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七 洪梅教授

  别说林丰了,就是从小看着洪梅长大的呼延礼都没见过,原来洪梅还能这么霸气。

  到了院长室,洪梅根本就没客套,把几位科主任检查结果往院长的桌子上一放,就开始给他分析,在雷军的治疗上,他们一共存在多少问题,有理有力,院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不是贵院的专业水平有问题,那就是医德出了问题。病人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你们抢救上的失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您可以否定我的看法,也可以找人论证,这些都是后话,我现在的要求是,马上转院。虽然我还没有看到病人,但我敢判断,在这样的医疗环境下,他只有死路一条。”

  院长被洪梅说得真的很下不来台,从专业上,又没办法辩驳,心里恨的要命,但面子上还有做出涵养十足的样子。

  “这位女士,我能理解您作为家属的心情。关于您的分析,我们会慎重对待,这点请您放心。您看这样好不好,您提出的转院的要求,我一会儿跟班子的同志们商量商量,也要听听检方,还有警方的意见,毕竟病人的身份特殊,他的事我可做不了主,是不是?”

  洪梅一阵冷笑:“我来找您,虽然话说得不好听,但本意是想顾全你们医院的颜面。你既然这么说,那好,我现在按照程序去找检方和警方的人——呼延律师,麻烦您带个路吧。”

  洪梅说完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回来了,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名片放在了院长的桌子上。

  “这是我的名片。名片上的所有职位您可以上网去Google,或者到相关部门查询。我不止是病人、犯罪嫌疑人的家属,我还是洪教授。”

  出了院长室的大门,洪梅怒气难消:“算个什么东西!医院,治病救人的地方,还摆官架子!三哥,我刚刚说的没有假的,必须马上转院,在这么折腾下去,就是真有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军军了。”

  呼延礼拍拍洪梅的肩:“我就知道有你在,这孩子才能真的有救。得嘞,我保证晚饭之前让军军把院转了。去哪儿?医大附院好吗?”

  天还没黑,雷军就转到医大附属医院了。

  有洪梅在旁边盯着,整个过程做得规范又很迅速,雷军没有受什么罪。病人到了医大附院,相关科室的主任专家也都到了。

  林丰先所有人一步就到了医院,作为家属,跟院长还有各位专家客气再三,拜托再三。

  洪梅几个小时前就已经把雷军的所有检查报告,治疗情况报告,以及自己的诊断情况说明都传给了附院院长,也是她的学长黎辉。黎辉看了报告,也是忍不住唏嘘,一是觉得检方真得是有够残忍,另是对同行医治的草率感到遗憾。私下里忍不住跟呼延礼说:“这要不是洪梅来的及时,就算活了下来,也就是个行尸走肉啊!这么年轻,就全都废了啊!”

  呼延礼更是感慨:“黎兄啊,干你们这行,还有我们这行的,都是见惯生死的人了,很多时候,这世上最值钱最不值钱的都是人命。雷军命歹,但不是最差的呀,他要不是有这么个哥哥,死了或残了,又能怎么样?最多拉出个把人受个处分,拿出几十万块钱赔偿金。一条命啊!几十万块钱,连个学区房的厕所都不如。再说医院,更没有任何责任了。什么都说要凭良心,如果这社会,一切都到了凭良心办事,这事可就真难办了。”

  黎辉没再说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了。

  当初洪梅回国,那么多医院都抢着要她,可她偏偏要去教书,就连她的导师都不能理解。

  大家都认为,洪梅放弃做临床,是为了林丰。毕竟临床工作还是更辛苦一些,结了婚,有了孩子,把重心转移到家庭,也是可以理解的。

  直到有一次一起开会,黎辉才真的了解了洪梅的想法。

  “我从小的家庭环境,比一般人优越很多。对普通百姓的日子不是特别了解。这次回来,我也到医院工作了一段,我真的受不了。想了又想,我当不了所谓的圣母白莲花,也没能力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帮助那些真的需要帮助的人,那就只能选择逃避了。虽然学校也非圣洁之地,我也不是什么高尚之人,只是我希望自己能生活的单纯一些,眼不见心不烦吧。”

  黎辉那次说了什么,他自己也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如今看着洪梅发来的一堆东西,内心也是会唏嘘,唉,这就是社会的现状,生活在其中,很多时候,都是不容你选择的呀!

  一直忙到晚上八点,才算都安置妥当。

  因为雷军的特殊身份,要办的手续也比旁人要麻烦很多。检察院和看守所都派了专人,也是跟着忙前忙后的跑。

  林丰心里很是感激。提前让小鲍帮忙定了酒店,说什么也要请大家吃了饭才行。

  大伙看得出林丰很真诚,就没推辞,收拾了一下,都跟着走了。

  郭凯森没去,他离不开雷军,有时间能跟哥哥呆一会儿,他都不愿意放弃。

  洪梅也没去。雷军刚刚转院过来,她想再多观察一会儿。

  雷军今天的表象,显得比昨天还要差一些,一直昏迷着,对外界没有一点反应。郭凯森跟他说什么他都没有一丝反应。

  见郭凯森害怕得厉害,洪梅跟他解释,因为转院,提前给他的药物中加了些镇静剂,所以现在这样的反应还是正常的。其他体征变化不大,暂时不会有危险。今天专家们已经做了会诊,明天开始就会做进一步详细检查,治疗手段也会跟上的。

  洪梅的解释让郭凯森安心了不少。俩人又在ICU呆了一阵子,洪梅跟值班的医生交待了一下,就带着郭凯森离开了。

  呼延礼知道洪梅的个性,从来不爱住别人的家里。提前给她了酒店。从医院出来,俩人都懒得再去林丰他们吃饭的地方应酬了,郭凯森就说:“嫂子,我送您直接去酒店吧。”

  洪梅答应了。到了停车场,走近自己的车,郭凯森一眼就看见梅晓洁正站在自己的车边上了。

  梅晓洁昨天回了自己家。跟父母打了电话,报了平安。越想越委屈,一个人在屋里哭了够。

  哭完了,才发现郭凯森给她打了好几个电话,发了微信。再三再四跟她解释,因为是涉及法律程序的问题,他不敢跟她说,怕因此给雷军再带去什么麻烦。他恳请梅晓洁息怒,请梅晓洁务必相信他,他当然知道她是他哥哥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以后会注意的云云。

  此时的梅晓洁冷静了许多。她知道自己冤枉了郭凯森,可她还是很生他的气。

  这次跟雷军再续前缘,当年心中的那根刺应该说已经没有了,跟郭凯森的关系也很好了,但通过今天,梅晓洁觉得,自己对这个小兔子精,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恨意,抑或是妒意!

  这个念头一经闪现,梅晓洁心里暗暗骂了自己好几次。她知道这是错的,她不该这样对待郭凯森。她不舒服雷军和他之间的关系,说白了,大概就是女人的占有欲吧。

  梅晓洁最讨厌关于媳妇和妈掉到河里先救谁的这个伪命题,觉得特别矫情。如今,把郭凯森当成了假想敌,估计也是犯了贱人矫情的毛病了吧。

  说到底,还是太放不下雷军了。经过了这么多年,反反复复的,原来他才是自己的真命天子,才是那个这辈子都不能放下的人。

  想给郭凯森回个信息,琢磨了一会儿又觉得放不下身段,一会儿又觉得不好意思。可她又太惦着雷军了!光顾着跟郭凯森吵架了,雷军到底怎么了?得了什么病?自己什么都没问!

  冲动是魔鬼,这句话简直就是真理啊!想到这儿,梅晓洁自责得简直想撞墙了。

  想来想去还是得给郭凯森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可一看时间,都已经过了12点了。这样打过去多少有些不合适吧。

  但不打又实在是不踏实,最后,还是发了个信息,说如果没睡觉的话,让郭凯森给自己回个电话。

  郭凯森倒是没睡觉,他一直在客厅跟林丰商量关于照顾雷军的事呢,电话没在手边,等到他看见梅晓洁的微信的时候,都快两点了。

  郭凯森犹豫了半天,想想还是觉得不应该打。这个时间打过去,梅晓洁这一宿也就别睡了。

  他哪里知道,这个电话没打,梅晓洁一样是一夜没睡。

  胡思乱想了很多,往好处想,郭凯森睡了,那就证明雷军没有什么大事,往坏处想,郭凯森不想回她的电话,怕她深究雷军的情况,雷军病得很重,他不想让她知道;往好处想,他不想她着急,往坏处想,那就是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管雷军的事……

  想啊想啊!想到天都亮了,想得产生了幻象:雷军笑呵呵的站在她面前:别躺着了,不是说好了今天去登记吗?户口簿呢?是不是还在叔叔阿姨那里啊!

  腾地就惊醒了,看看表,快七点了,再不起来就迟到了。

  梅晓洁看看一直放在枕边的手机,心里一阵乱。没有电话,连个信息也没发。

  不能在想了,再想就得疯了。梅晓洁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早饭也没吃,就上班去了。

  

七十七 洪梅教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