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六 暴脾气

  陪着雷军呆了小半天,郭凯森一直絮絮叨叨的说,把这段时间发生的事都跟他说了。舞彩人生的事,代言的事更是说得仔仔细细的。饶是声音很小很小,也是说得嗓子都哑了。

  林丰和呼延礼来接他,郭凯森又贴在雷军的耳边跟他说了几句话,特别嘱咐他要听大夫护士的话:“明天我一来先问问人家护士老师,你表现好不好,如果不好的话,我就给你好看。我打你,不,我……我亲你,恶心不死你,信不信!”

  郭凯森一边说,一边笑,林丰惊奇地发现,雷军也笑了。

  “笑了,军军笑了。森森,军军笑了啊!三哥,你看见了吗?”

  呼延礼直点头。

  “笑了,我看到了。小郭,你比医生还棒。”

  郭凯森摸摸雷军的头。

  “我先走了,哥哥,byebye了啊——哥下午笑了三回,这是第三回。哭了两回。”

  郭凯森的腿都蹲麻了,乍一走道,还真有点费劲。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走着,一直到出了门,还是一步三回头:“我哥最坚强了,他没事的,肯定没事。”

  呼延礼亲自开车把郭凯森和林丰送回家。

  车停在楼门口,郭凯森一下车,一个影子就蹿了出来,对着他一通嚷嚷:“郭凯森,你什么人啊!打电话不接,发微信也不回,是不是想把我急死啊!不是说好了你去完律师那就去我那吗?怎么说话不算话?你……”

  昏暗的灯光下,所有的人都看清了梅晓洁气急败坏的嘴脸,没人觉得丑陋,只会觉得心疼。

  郭凯森伸手拉过梅晓洁的手:“对不起,对不起姐,我……我……我……”

  “你个屁呀!有事你去不了,你告诉我啊!我去找律师问不是一样吗?这几天我天天做噩梦,梦见他……他……算了,我不愿意跟你说——行了,看见你我也就放心了,知道你没事就行。噢,乾乾姥姥给你包了饺子,三鲜的,还有茴香的,还有四喜丸子,都冻好了,回去赶紧放冰箱里吧。我先走了。”

  梅晓洁把手里袋子往郭凯森的手里递。

  “不是,姐,那什么,我……”

  此时的郭凯森突然有些发懵,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梅晓洁说今天发生的事。他真的很懊恼,看见雷军,他什么都忘了,起码应该问问林丰和呼延礼,这件事可不可以告诉梅晓洁。

  他一边拦着梅晓洁不让她走,一边求救般的回头去看林丰。林丰领会了他的意思,向梅晓洁伸出了手。

  “是晓洁啊。我看过你的照片,军军也常跟我们说起你,我是林丰,军军的哥哥。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谢谢。”

  梅晓洁着实被吓了一跳。刚才自己光顾着跟郭凯森着急了,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居然还站在两个人,其中一个是呼延礼律师,而另一个,就是要跟自己握手的,叫林丰的这个人。

  梅晓洁那叫一个尴尬!居然是在这样的情景下,跟雷军的亲人见得第一面,要不是尚存一丝理智,梅晓洁真的要转身跑掉了。

  梅晓洁红着脸伸出了手。

  “那个……林大哥……林大哥,你好!我……我……对不起啊,我……还有胡,呼延律师,抱歉了。”

  本来就是不善言谈的梅晓洁,一句整话都说不出。同时也在心里把郭凯森骂了个遍。

  “死东西,你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让我在雷军的哥哥面前出洋相,我给你好看。”

  看出了梅晓洁的尴尬,林丰赶紧解释。

  “今天真的特别不好意思,这事怪我了。森森一早去接我,然后我们又一起去医院看军军,一直折腾到现在。事出突然,我们考虑不周,在这种特殊时期,等待消息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林丰把雷军在医院的事说了出来,郭凯森顿觉松了口气。这事骗谁都行,就是不能骗梅晓洁。因为以后让她知道了,这仇可就结大了!就她那个倔脾气,一辈子不理郭凯森都有可能啊!

  可让郭凯森没想到的是,林丰的话一说完,梅晓洁的脸刷地就变色,本来还跟林丰拘着面子呢,这下也不客气了。

  “你……您说什么?医院?雷军怎么了?怎么会在医院?出事了吗?”

  梅晓洁语气急促,一把拉住一边的郭凯森。

  “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雷军病了是不是?去医院这么大的事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让我也去看看他?你心里怎么想的?我是他女朋友,未婚妻!你凭什么不告诉我,啊!”

  梅晓洁几乎是气急败坏了!去他妈什么矜持!要是不还留着一丝清明,她肯定会说,郭凯森,你就是个王八蛋!

  郭凯森吓住了,他知道梅晓洁是真的气死了。对于她郭凯森的感情是在不断变化的,这次她和雷军旧情复炽,刚开始的时候,郭凯森的支持也是有些保留的,在他内心的深处,多少会觉得这个又倔又普通的女孩,配不上自己的哥哥,只是对比自己的初恋,他体会到了一个自尊自爱的女人的动人之处。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多,郭凯森开始认同雷军的坚持了,他不但接受她,也开始喜欢她,喜欢她自然,不装,喜欢她宠辱不惊,喜欢她平平淡淡。

  雷军出事这段时间,郭凯森真的把她当亲人了。如果没有梅晓洁始终如一的跟他一起面对所有的灾难,他哪有能力独自应付这么多的困难,她和雷军一样,是郭凯森离不开的人啊!

  看着梅晓洁气愤的怒斥着自己,郭凯森有委屈,更多还是对她的歉意和心疼。

  “姐,别,别生气,我……我……错了,错了行吗?给你道歉,给你道歉啊!”

  郭凯森想伸手梅晓洁,却被怒火中烧的她打掉了手。

  “你没错!我才错了!不应该相信你!他有事,难受的就是你一个,对吧!你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我天天失眠,就算吃了安眠药睡了,也不好受,因为会做噩梦,梦见他被人欺负,被人打,血流满面……”

  这么好面子的梅晓洁说到这里,忍不住哽咽,接着就豁出去了,哭出了声:“我从来不说,是因为不想把压力转给别人,是不是因为这样,你就觉得我没心没肺,觉得我不惦着他,是吗?”

  郭凯森傻傻的站在那里,除了跟着梅晓洁一块儿掉眼泪,他还能说什么呢?

  呼延礼和林丰都呆住了,还是呼延礼转的快,赶忙给郭凯森解围:“晓洁啊,今天这件事,主要责任在我,是我考虑不周。你别难过了,冷静冷静,咱们别在这儿呆着了,咱们上楼,上楼好不好?”

  呼延礼的话让梅晓洁稳住了心神,擦擦眼泪,声音平静了很多:“对不起了,呼延律师,林大哥。我在这儿等了快两个小时了,再不回家家里人就该着急了。刚才失态了,请你们原谅。我就不上楼了,你们忙了一天也累了,我先走了。郭凯森,以后有什么事,希望你能告诉我一声。你是知道的,我和雷军已经准备登记领证了,所以他的事我觉得我应该,也有权利知道。”

  梅晓洁还是那个从不拖泥带水的性子,转身就上了自己的车,随即发动引擎就走了。

  车都开出去了,郭凯森才醒过味,追着车一直跑到小区的门口,不住嘴的喊:“姐,你别生气,对不起!我错了!你慢点开!你到家给我打电话啊!”

  回到楼上,郭凯森失魂落魄。打开梅晓洁带给他环保袋,装得整整齐齐的冻好的饺子,还有好几个漂漂亮亮的大丸子。

  郭凯森差点又哭了。背着身子,忍了又忍,哑着嗓子说:

  “大哥,呼延律师,咱们煮点饺子吃吧。乾乾姥姥包的三鲜饺子。”

  ……

  洪梅第二天下午就到T市了。呼延礼亲自去机场接她到医院。

  林丰和郭凯森都在。应家属的要求,检察院请医院院长召集了各科的主任医生给雷军做了会诊,现在有好多问题要跟他们俩交待。

  雷军从前一天晚上开始,情况有所好转,高烧逐渐退了,一直稳定在38度左右,但还生命体征并没有根本的好转,并没有脱离危险期。

  各科医生从各自的角度谈了很多,说得林丰和郭凯森都懵了。不过听话听音,专业的听不懂,别的意思还是能明白。那就是病人问题太多,综合治理很难,如果病情再有发展,肯定也就是没救了。

  一席话把林丰和郭凯森说得心里拔凉拔凉的,郭凯森更是没了魂,站起来想坐下,坐下又要站起来,弄得林丰心烦意乱,瞪了他好几眼。

  郭凯森哪里还顾得上别人什么眼神儿呀,心里翻来覆去的念叨着,雷军,你要是有个好歹,我算是完了,梅姐也够呛了。我们俩都够呛了。你要是敢有个好歹,雷军,我饶不了你!

  医生们差不多快讲完的时候,洪梅来了。她拦住了准备离开的各位主任,看了他们手里的材料,转身就跟呼延礼说:“三哥,你带我去院长室。”

七十六 暴脾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