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五 渊源

  洪梅出生的时候,小哥洪武都已经10岁了,四个哥哥看着自己水嫩嫩的小妹妹一点点变得那么漂亮,那么聪明,每个人心里的那份爱,都毫无保留的给了她。

  从小到大,洪梅真的是全军区大院最受宠的孩子了。一直到上小学,洪梅只要不想走道,马上就有人过来或背或抱。大院的小孩都野,就算女孩动手打架也是常事。可从来没人敢动洪梅一下,谁也不是傻子啊,那天天跟在后面的四个哥哥,可都不是吃素的呀!

  洪梅就这么在蜜罐里长大了。或许就是要印证穷养儿子富养女是真理,被宠大的洪梅就长成了一个几乎没有缺点的人。

  上学成绩好,人缘也好,聪明又好学,性情温和,品性善良,让她简直就是没敌人。上大学,出国留学,步步走得踏踏实实。

   四个哥哥也都不一般,各个都是人生赢家。兄弟间的情谊,对小妹的疼爱从来没有变过。

  当初洪梅跟林丰谈恋爱,要过得第一关就是四个哥哥的考验。开始还真有反对的,三哥呼延礼就不怎么乐意。

  面上的理由是,个子有点矮,跟小妹站在一起不好看。私下跟兄弟们说的却是嫌他太会说话,过于精明。

  呼延礼那时候已经在做律师事务所了,见多了形形色色各类人,他自诩看人很准。当时他的意见,还多少影响了洪梅和林丰的关系。

  最终俩人还是在一起了。可因为有这么档子事,林丰跟三哥就不如跟其他几个哥哥好。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让呼延礼对林丰真的刮目相看了,两人也成了很好的朋友。

  那次呼延礼到N市周边的卫星城办个案子,结果让被告一方叫人给绑了。当时情况还挺危险,大哥打电话给洪梅,让她马上想办法找人。赶巧洪梅在外地出差,听了信儿就给林丰打电话,说得时候,急得直哭。

  林丰一边安慰老婆,一边积极想办法。报警的同时,还找了几个跟自己一块长大的哥们先警察一步去跟绑匪交涉。

  那次呼延礼发现这个妹夫确实能言善辩,但更重要的是勇敢讲义气。那几个绑匪都是亡命徒,要不是林丰先警察一步拖住他们,呼延礼是不是能囫囵个的回来,可还真是不好说呢!

  在最后跟绑匪搏斗的时候,林丰还受了伤。可就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以后不管在什么场合,呼延礼就没听林再提起过一次。这更让呼延礼觉得很是意外。

  从那以后,呼延礼就知道,小妹还是很有眼光的,能力当然没话说,品性更是百里挑一。

  ……

  看着林丰把饭都吃了,呼延礼又给他倒了杯热茶。

  “刚才跟小妹打电话,听她大概说了你这个弟弟的事,这孩子这辈子,真是惨。”

  林丰觉得自己这一天,除了叹气,也做不了别的了。

  “昨晚上知道这是以后,梅梅还说呢,让我到了给你打电话,看看能不能帮着给弄弄呢!结果……唉!三哥,我都乱了,真的,全乱套了。怎么搞成这样,怎么能这样啊!这是条人命啊,他们知道不知道啊!”

  呼延礼没说话,跟服务员要了个烟缸,拿烟,点了,先递给林丰,接着又点上一支。

  早已戒烟的林丰没犹豫,接过来就抽。呼延礼又给林丰把杯子里的茶倒掉,换了热的。

  “事已至此,咱们就往前看吧。该怎么办,我心里有数,你不用管。目前的当务之急,就是救人,其他的稍后再说。一会儿你见了他们,关于案子的事,尽量不要说,他们说,你也以不了解情况为借口,不要接茬,好不好?”

  一向做事果断有主意的林丰完全变了一个人,内心对呼延礼的依赖一点都不想隐瞒:“好,我听你的,三哥。”

  “作为雷军的家属,你就在治病上提要求,尽可能提。目前这个情况,为了能让雷军活命,他们会放得尺度很大。让亲人陪伴这个事,这次就让他们给定死了,这对雷军的恢复很有用。”

  “是。军军需要有人陪,太需要了。你也知道我姑姑他们是怎么走的,我就是想说这个事不能再发生了。他现在这么厌世绝望,说到底,是因为看不到希望啊!如果有亲人在身边陪着他,开导他,我敢保证,他肯定会一点点想开的。”

  “好,那一会儿我们就重点说这个事。还有就是以你的官员身份,作为家属,很多事倒不太容易办。很多话你说不了,很多要求你也不好提,他们抽冷子以组织的名义提些要求,你更不能反驳。所以刚才我和小妹通电话的时候跟她说了,让她把手里的事放放,赶紧过来。她的身份,有些应该据理力争的事,她比你要方便很多。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目前在雷军的治疗方面,检方还是很重视的,但医院方面绝对没有拿出最好的资源来。这点我们也能理解,病人不过是个犯罪嫌疑人,人家负责给保命就得了,至于更进一步的治疗,是不会尽心的。小妹是医学专家,她来了自然能发现这些事,更主要是能知道后面该怎么办。有她来盯着,谁也大不了马虎眼。”

  林丰感激得看着呼延礼,一个劲儿地点头。

  “谢谢三哥。”

  “跟我客气什么!你弟弟不就是我弟弟——还要再喝点茶吗?不喝了咱们就走?”

  ……

  在呼延礼的帮助下,林丰跟检察院的人谈得很顺利。其间,检察院的人对林丰的背景有了了解,说到一半的时候,检察长亲自打来的了电话。

  一直陪着他们的办公室主任举着电话给林丰,林丰看看呼延礼,呼延礼点点头,他才接。

  应付这样的局面,林丰当然是很有经验的。不卑不亢,不喜不悲,有礼却又很疏离的回应着检察长,很客气却又坚决地决绝了见面的要求。站在一边陪着的检察院的人,看守所的人心里都暗暗的说,这次才叫遇见大麻烦了呢!

  放下电话以后,大家又谈了一会儿,检察院方面基本答应了林丰提出的要求,同意亲属到医院陪伴,但他们提出要林丰签一个保密协议,林丰想了想,没答应。

  “这样做是不是符合法律规定,我作为公民不是很懂。我还是要跟呼延律师商量一下。如果这个协议跟陪伴雷军的事是紧密相关的,也就是说不签协议,就不能陪伴,我们就不陪伴了。作为公民我相信法律,雷军的事法律会给我们一个公平公道的。”

  眼看林丰有些变脸,检察院的人也有些慌。到了这个时候,谁也不愿意在节外生枝,可在场的又有谁愿意背这个锅啊!到时候真的出了麻烦,丢官丢职可就太不值当了。

  呼延礼和林丰都明白他们的心思了。既然林丰话说得硬,软话就要呼延礼说了。于是他当着检察院人的面,跟林丰解释了签这个协议的意思:“这事阿丰你想得复杂了,说白了这就是个君子协定。现在咱们大家其实大方向是一致的,想得也是同一件事,能让雷军早日康复。就按他们的意思办吧,协议呢,让郭凯森签。你虽然是雷军的亲属,但这件案子的委托人是郭凯森,他签比较符合手续。还有,你在这边也呆不了太久,有些事还是继续委托小郭办比较好些——主任,协议让郭凯森签行不行?”

  话说到这个份上,检方的人巴不得赶紧弄了,忙不迭地表示同意。同时也一直跟林丰做解释。

  林丰自然懂得呼延礼的意思,不但没有继续跟检方的人纠缠,还特别真心实意的跟他们致歉:“我虽然是公务员,但法律上的很多事真的不懂,以后应该加强学习才行。各位别介意。如果说得过分了,还请你们原谅。”

  高风亮节这样的姿态,身处官场的人从来都是最会做的。林丰话虽然客气,但对手心里明白,人家那不过是做做姿态,这件事不可能那么轻易就了了,那可是一条人命啊!

  都折腾完了,天都有些黑了。

  “咱们再去ICU看一眼,然后接上郭凯森一块儿回去。你就住我那吧。正好你三嫂从美国回来了,让她给你做点合口的。”

  林丰摇摇头,眼睛里的悲伤盖也盖不住。

  “不去了,我住军军家,正好跟森森聊聊——三哥,如果今天没有我,我说的这个我,是当局长的我,还有你,当然不止你呼延礼律师这个头衔,还有呼延家的背景,当然还有洪家的背景,单就是军军、森森这么俩孩子,死了或是残了,就没人在乎了,是不是?”

  呼延礼看了看他,眼中划过一丝嘲讽。

  “这样的蠢话,说来干嘛!你是外太空来的吗?——走吧,再去看看他,然后接上郭凯森!我听小鲍说,中午给他买的饭,他也没吃。”

  林丰自嘲地笑了:“真是的,说这么蠢的话!什么都他妈的是假的,只要他没事,我只要他没事!走吧,再去看看他。”

七十五 渊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