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三 垂危

  郭凯森的神经濒临崩溃了,不管不顾的喊着:“大哥,你磨蹭什么啊!快点出来啊!”

  林丰听到了郭凯森的喊声,再一看他失态的样子,心陡然一紧。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如果不是传送带上的行李已经陆续出来了,林丰肯定拔腿就跑出来了。

  慌慌张张的提着行李跑了出来,林丰一句寒暄都来不及说,把郭凯森一把拉了过来。

  “怎么了?军军怎么了?”

  要不是顾忌着周围还有那么多的人,郭凯森一定会哭出来的。如果不是被林丰这么死死抓着,他都要站不住了。

  “大哥,咱们快走吧,哥哥……我哥哥……”

  郭凯森实在是说不下去,也说不出口,眼泪就这么含在眼里,随时都要跑出来的样子。

  林丰的头都要炸了,平时的矜持已经荡然无存:“怎么回事呀!是不是又有什么事瞒着我啊!说!快说!”

  小鲍赶忙上前。

  “您是大哥啊!我是律师事务所的小鲍。那个咱们别耽误时间了,检察院的人还有我们老板,都在医院等着我们呢。具体的情况我们路上说好吗?”

  林丰这才注意到郭凯森旁边的人,他快速让自己冷静下来,客气的跟小鲍握手致意:“你好鲍律师,谢谢你来接我,你说得是,咱们走着说。”

  路上小鲍把情况的来龙去脉比较详细的跟林丰和郭凯森说了一遍。到了医院的时候,林丰还能保持基本的仪态,可郭凯森就几乎下不了车了。

  一下子接收了这么多的信息,他受不了。生命垂危这个词,就像一个魔咒,把他弄得快窒息了。

  一路上他一直在哭,就像小时候那样,哭得人家都心烦。小鲍忍不住说他:

  “郭先生,你这样可不行。你得坚强啊,哭能解决问题吗?”

  林丰倒是没说他,但也没劝他,也没管他,只说了一句:“小鲍,能开得再快点吗?”

  如果雷军死了,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在意他那么多了。什么哭了笑了,难受了,高兴了,那又关他们什么事呢?他还叫郭凯森,不过不是现在的郭凯森,是二十多年前,那个只有名字,被人扔在医院里的郭凯森了。

  孤孤单单一个人了。真的要孤孤单单一个人了。

  虽然让人讨厌,郭凯森还是忍不住要哭。

  记得自己小时候写过一篇作文,还获了奖,登在了T市晚报上。那时候雷军已经去踢职业队了。

  作文的名字叫《有你就有春天》,写的是雷军。

  作文的内容郭凯森记不住了,肯定也好不到那里去,大概就是说雷军多好多好,自己多么离不开他云云,好像那阵子看《还珠格格》看的,迷上了琼瑶,作文里就用了好多排比句,说了好多酸话。

  郭凯森第一时间把获奖的作文寄给了雷军。雷军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好好的嘲笑了他一番,说他写得不好,娘们气,特别酸,特别恶心什么的,把他气得直骂他傻逼。

  前几天郭凯森收拾雷军柜子的时候,却发现了这张报纸。放在衣柜的角落,用一个拉边袋装着。

  报纸保存的很好,平平整整的。郭凯森好奇拿出来看,看见标题下面,雷军用钢笔写的字,“有你就有春天,我也这么想。”

  他是他的春天,他也是他的春天。如今他要是走了,那春天呢?

  车子直接开进了医院内部的停车场,检察院的工作人员过来接他们。林丰表情严肃,只是礼貌的点点头,并没有接受他们的握手。郭凯森更是没有跟人寒暄的精神了,他只想见雷军。

  一行人沉默的上了楼,直接到了医院的小会议室。

  呼延礼从里面出来,一看见林丰,愣了。

  “阿丰?你……你是雷军的表哥?”

  林丰也愣了。

  “三哥,你?来干嘛?”

  “我是雷军的代理律师啊!怎么会这么巧!小妹好吗?叔叔去世的时候,我不在国内,也没去吊唁。一直说找个时间看看阿姨的,结果就一直忙。本来这个月在N市有个会,正好能看看你们,就出了这档子事了。咱们居然这样见了面,真是!唉,真是!”

  林丰讶异之余只有摇头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这俩孩子自作主张不跟我说,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军军的事。刚才鲍律师在车上把情况跟我说了,真是太令人发指了!军军的情况很不好,是吗?”

  “很不好。你们得有心理准备。不过也别太悲观,雷军的身体素质还是很不错的,如果有强烈的求生欲望,活下来不是不可能。”

  “我们不准备,我哥没事。”

  始终站在旁边的郭凯森,突然开口了,一双哭红的眼睛里既充满恐惧,也充满了要抓住最后希望的勇气。

  林丰的眼圈红了。他冲着郭凯森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对呼延礼说:“我们就去看看他吧。三哥,什么事要交待,要我们注意吗?”

  就像呼延礼预见的,有林丰在场,局面自然会控制得很好,不管情况多么难堪,林丰都会顾全大局的。

  “你们先进去跟检察院的人见个面。让你们跟雷军见面这事,从法律上讲,不是那么合规矩的,但为了救人,检方也真是特事特办了。雷军的案子,接下来我们要跟他们理论的地方很多,但今天这件事,我们还是要领情的,日后不能拿出来说的,你能明白吧,阿丰?还有小郭,你明白吗?”

  林丰认真地点点头。

  “我明白。今天的目的就是救人,其他的都不会提。以后的事,我听三哥安排。看见你,我心里就踏实了——森森,刚才三哥的话,你都听明白了吧?”

  郭凯森认真地看着他们两人,郑重地点点头。其实他什么都没听明白,他也不想明白。他就是想赶快见到雷军,其他的他一点都不关心。

  说话间,检察院的人从会议室里出来了,不由分手就跟林丰和郭凯森握手。

  林丰还是很冷淡,但却很客气。

  “让各位费心了。你们看我现在能不能就去见见雷军呀!”

  “好!好!我们这就去!这就去!”

  饶是做了最充分的心理准备,进了ICU,站在雷军的病床前,林丰还是受不了了。先不说那些刺眼的各种插管,就光是那塌陷的双颊,苍白没有光泽的面色,落在外面伤痕累累的,细弱的好似一攥就折的手腕,就已经让人心疼到不行了。

  呼吸机发出呼呼的声音,因为昏迷的时间太长了,眼球过于干燥,护士用凡士林的纱布盖住了雷军的双眼。嘴巴因为含着气管导管,还被用了牙垫,就这么一直张着,时不时有口水流出。苍白无色的嘴唇干得已经裂开了,仔细看看,有血丝渗出。为了减轻气管导管对咽喉部的压迫,雷军平躺着,头微微向后仰,让人看着很是不舒服。

  一下子进来了4、5个人,护士有些不耐烦,把呼延礼拉到一边小声说:“怎么这么多人啊!出去几个,两个人两个人进来。还有啊,病人的心脏功能特别不好,不要刺激他,知道吗?那样会造成猝死知道吗?”

  呼延礼点点头,拉着检察院的两个人出去了。临走之前,拍了拍一直掉眼泪的林丰:“就半个小时,控制一下啊!赶紧跟他说说话。要么昏迷不醒,醒过来就完全不配合治疗。这样撑不了多少日子。”

  林丰咬咬牙,擦了擦眼泪:“知道了,三哥,你放心吧。”

  屋子里又静了下来。呼吸机的声音更响了。林丰轻轻走到床边,才发现,本以为会哭得不能自己的郭凯森,从进来到现在,竟然一滴眼泪都没掉。

  此时此刻,郭凯森正趴在雷军的床边,一边用手小心翼翼的拿掉放在雷军眼睛上的纱布,一边小声的叨咕着。

  “怎么还把眼睛给蒙上了呢?跟戴眼罩一样是吧,你还真讲究呢。不过我还是得给你摘了,太难看了。哥,你太瘦了,比我还瘦了,等你病好点了,可得好好吃饭,你不能太瘦,瘦了嫌老。”

  拿掉了眼睛上的纱布,郭凯森又开始看着雷军的嘴发愁。

  “这个破管子什么时候才能摘啊,这么支在你嘴里得多难受啊!连水都不能喝是不是?嘴唇干得都拔裂了。一会儿我下楼给你买个润唇膏,买没味儿的,保证不让你恶心。”

  站在一边的林丰也俯下了身,摸摸雷军的脸,颤抖的叫了声军军,就又哽咽了。

  郭凯森看了看林丰,接着跟雷军说:

  “大哥来了,专程从N市过来看你的。你说有多巧吧,他今天来,就赶上呼延律师安排来看你。大哥命真好,两个多月了,我天天盼着能见见你,结果他一来就赶上了。”

  林丰一阵苦笑。郭凯森没看见,他始终保持着跟雷军脸对着脸呆着,除了雷军,他什么也看不见。

  这是一个非常难受的姿势,雷军躺着,浑身插满了管子,还有各种导线,郭凯森不能碰他,就这么半悬空着身子,半天都不多动一下。

  “大哥来的事,你可别怪我。你不让告诉大哥,我就真的没说。你知道跟大哥大嫂说瞎话有多难吗!他们俩都那么聪明,我又那么笨,真的用了洪荒之力了,结果还是被他们看出了破绽。大哥问了校长,校长什么都说了。结果大哥就跟我急了,把我说了一大顿,你不信让大哥自己说。大哥,你说是不是。”

七十三 垂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