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十一 瞒不住了

  合约当天就签了。签完立时首批代言费40万就打给了他。郭凯森一分钟都没耽误,马上就把消息告诉了梅晓洁。

  “姐,别的不说,这回经济上咱更有底气了。还有前些日子我问跟我哥以前一块踢球的人了,他们都说,就我哥在俱乐部的那点事儿,屁也不算,把他也给弄进去,检察院纯属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还有个更好的消息,我哥的一个哥们说的,最近大旗这个案子有新动作了,头前拘进去的人,有几个要放了。他们都估计百分之百应该有我哥。”

  就算看不见,郭凯森依然能从声音中感受到,梅晓洁的眼睛瞬时闪烁的光芒。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可真是好消息!你说呼延礼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呢?我们要不要给他打个电话呢?”

  “不要打电话,这样的事电话里说不好。我明天一早就去所里找他,得了消息马上就去你们单位找你。”

  “一定啊!我最近请假请得太多了,再请假可能请不下来了。”

  “你放心,今天晚上睡个好觉吧,姐,咱们终于胜利在望了!”

  放下电话,郭凯森开了车就回家了。到了楼下,在美团定了外卖,手机上看着花花绿绿的挺好看,拿到手才知道要多难吃有多难吃。

  郭凯森吃了一半就再也吃不下去了,看着铁定要糟践的食物,郭凯森忍不住自言自语:

  “哥,你要是再不回来,我就得饿死了。天天吃外卖,这叫人过得日子吗?”

  嘟嘟囔囔的把剩下的饭菜装回袋子,犹豫着是送到冰箱还是直接扔了,电话响了。

  连忙放下手中的袋子,拿起电话,一看大哥两个字,郭凯森一阵紧张。

  这是林丰打来的电话。

  林丰从英国回来,联系雷军就联系不上,问郭凯森,郭凯森提前编好了瞎话,说雷军出差了,丢了手机,想着也没什么事,就想等回来的时候再买个新的。

  “大哥,H市不行,手机比我们这儿贵。哥想换个plus,回来买比较合适。”

  放下电话,林丰将信将疑,可没过多久,郭凯森就用雷军的微信号给林丰发了信息,这让林丰多少安心了一些。

  林丰在英国给雷军和郭凯森一人买了一件Burberry的经典款的风衣,洪梅转天就给他们寄了过去。洪梅为这特意还给他们俩都发了微信说,两块小鲜肉一定要穿上让嫂子开开眼,记着发照片。

  结果只收到了雷军的微信,只发了郭凯森的照片,说嫂子爱看鲜肉,自己够咸不够鲜,就不照。不过衣服很很合身,谢谢兄嫂云云……

  当时洪梅还跟林丰笑了好一阵,说雷军的幽默能力有所提高,也感叹名牌衣服就是好,看着普普通通,穿上跟淘宝的高仿还是有天壤之别的。

  后来都忙,就又有些日子没联系。不过每周舞彩人生洪梅都看,看完都会给郭凯森发微信。本来就喜欢郭凯森的林爱悦更是爱死了他,每次都要抢着跟小舅舅通话,当下就定好了,等决赛的时候,一定要去现场给小舅舅加油,爸爸妈妈要是没时间,就让奶奶带着去。

  每次都在旁边的奶奶当时就表示可以,明确表态自己也是郭凯森的粉丝。只是没良心的小姑娘不会理舅舅,而奶奶都要问,军军好不好?累不累?腰怎么样了?

   这么一来二去的,又过了些日子,林丰和洪梅都觉得有问题了。打电话总是关机,微信也不能及时回复,这不是雷军做事的风格啊!

  林丰心里搁不下事,立刻打电话给郭凯森,不容他说话,就把自己的疑问说了,直接让他解释。

  接电话的时候,郭凯森正在排练,一听林丰说话,就有些傻眼,想编新词儿,又想不起来。

  也是他命好,林丰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正是他跟米菲菲合舞的时候。跳得不怎么顺,Kimi就心情不好,看见他打电话,就跟他嚷嚷:

  “怎么回事郭凯森!你跳得很好了吗?不需要练了是吗!”

   Kim的声音很大,林丰听见了:“耽误你工作了?”

  郭凯森赶紧就坡下驴:“对不起啊,大哥,正排练,不能接电话。那个什么,没事的,回头我让哥哥给你回啊,其实什么事都没有——对不起,Kimi,我马上啊——大哥我撂了,这些日子都乱套了,就这样啊!”

  郭凯森匆忙收了线,林丰更是觉得疑惑。想了想,又给雷军打电话,还是关机。最后,他决定要亲自飞一趟T市,亲自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只是当个官,就是身不由己,本想转天就走,结果又被工作拖住了。一来二去又是好几天过去了,还是洪梅脑子灵活,提醒他说:

  “你不是认识一个姓什么的体委主任,就是军军的老校长吗?有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啊?军军有什么事,他一准知道的。”

  林丰差点没让自己把自己给气死。真是的,怎么还忘了这个茬!于是,电话就打过去了。于是就什么都知道了!

  此时郭凯森并不知道林丰知道了情况,还想着怎么应付林丰,磨磨蹭蹭地接过电话,只说了了一句大哥,就被林丰截住了,然后劈头盖脸数落了他一个够,把郭凯森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大概说了得有十分钟吧,听到洪梅在那边说了好几次算了算了,林丰才叹了口气,说:“我也懒得再说什么了!你和军军就是一对儿小混蛋!等我到了再得楞你们。你嫂子刚给我订了机票,明天第一班,你能到机场接我吗?”

  “能,能!肯定能!”

  放下林丰的电话,郭凯森算算时间,大哥虽然是首班飞机,但就算准点也得快11点才到。9:30从家里出发就来得及。

  睡到8点整,又赖了会儿床,心想林丰来的是时候。一来自己正好能有两天空儿能陪陪他,二来,明天去见律师的时候,带着他一起过去,肯定能把事了解得比自己透。

  在郭凯森的心里,林丰怎么说都是个有点级别的官儿了,办事水平高自是不用说,没准还能找到有用的关系,就算雷军一时半刻还出不来,通过关系让他们能见个面也是好的啊!

  掐指算来,节目录了多久,自己就有多久没见到雷军了,郭凯森担心的事多了去了,最大的担心就是雷军的身体,雷军进去之前一直感冒,会不会加重了呢?要是转成肺炎可怎么办呢?腰怎么样了呢?疼得时候,给不给他药吃?

  一想到这些,郭凯森的脑袋就疼,也躺不住了,直奔洗手间冲了个冷水澡。随便吃了几块饼,9:30准时下楼,刚到停车场,呼延礼的助理小鲍停下车跑了过来。

  “郭先生,您跟我走一趟吧,呼延律师安排您跟雷军见一面。”

  郭凯森先是一愣,然后就开始傻乐。只是光顾得高兴了,完全没有在意小鲍脸上焦急的表情。

  “真的呀!太好了!鲍律师,跟您商量一下,我大哥,我们亲的大表哥知道这事,专程从N市赶过来的,咱把他也接上,让他也见见我哥,行吗?”

  郭凯森的兴高采烈在小鲍看来实在是心酸。

  雷军的病情上周开始,逐步稳定了。脱离了呼吸机以后,气管插管也拔了。虽然还不能进食,但可以喝点水,清醒的时候,还能说几句话。

  这让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气。尤其是检察院方面,更是觉得庆幸。折腾到这个份上,人能活下来,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其他问题可以慢慢来,如果命没了,那这事情真就搞大了,在如今这个互联网的时代,想象以前一样捂住些丑事,可不是那么容易了。再说,当事人的代理律师还是没人愿意惹的呼延礼呢!

  主管的检察官跟检察长商量了一下,亲自去看了雷军。一见人,也是倒吸了口凉气,心里不住的骂主审的两个人。

  呼延礼正巧也到了。检察官冠冕堂皇地说了些面子上的话,让雷军好好养着,坚强战胜疾病什么的。

  呼延礼听着就烦,想一边躲着去。雷军对穿着制服的人,有些恨,又有些恐惧,看见呼延礼想走,忍不住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襟。

  呼延礼先是一愣,低头看看雷军可怜巴巴的样子,就明白了:“没事的,不怕的,我不走。你好好养病,其他的事不用多想。”

  检察官立刻接过话茬,尽量和颜悦色地说:“呼律说得对,不用多想,一切身体好了再说。就算以后不能再动了,也没什么啊!你看好多瘫了的人,还依旧能再创辉煌呢!你还很年轻,肯定没问题。”

  雷军知道自己因为伤病反应很迟钝,可瘫了这两个字他还是听明白了。心就这么被猛揪了一下,他看着呼延礼,断断续续的问:

  “下肢没有感觉……我的腰有旧伤……那晚就不行了,小便失禁了。呼延律师,我瘫了,是吗?”

  说话的时候雷军很镇定,但呼延礼还是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绝望。

  呼延礼狠狠瞪了检察官一眼。

七十一 瞒不住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