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五十二 翻篇了

  洪梅迟迟不说话,让郭凯森误会了。见爱悦走远了,赶紧解释到:“嫂子,您不了解我哥。是,小时候,我哥挺恨他们的,有时候说起来,简直把他们当成杀我爸妈的凶手一样。可后来就不这么想了,尤其跟大哥联系上以后,已经都想开了。说实话,这二老其实挺……挺对不起我哥的,挺不……不善良的。可是都这么多年了,都过去了,还揪着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有什么意义!嫂子,我哥这个人看着挺cool,其实心眼儿特别软。他不会对老人说些不该说的话,他就想安慰安慰她,因为……因为悦悦爷爷走得太突然了,奶奶太可怜了。嫂子,我说得是真话,你要是不信,我们不见也行,只要老人好,怎么都行的。”

  洪梅语塞,唯有一声叹息。

  “唉,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森森啊!你让嫂子无言以对了。反了,全都反了。你想的是不对的——好吧,这个主我做了。我带你们去见我婆婆。”

  和舅妈见面的场面,雷军这辈子也不想有第二次了。耄耋老人拉着他泣不成声,不停地说着对不起,还替逝去的人说对不起。雷军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求助的眼神投给郭凯森,哪想这家伙光顾自己哭了,根本就不看自己。雷军只怪自己不会隔空点穴,不然就直接把他给点死。

  还是洪梅顾着大局,她看出了雷军的尴尬,也害怕这么激动对老人的身体会有更大的伤害,在雷军不知所措的时候,洪梅说:

  “妈,您别这样。军军跟咱是一家人,见外的话您别说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您好好养身体,替爸好好疼他。”

  洪梅的话说到了老人的心坎里,舅妈擦擦眼泪,一把拉住雷军的手。

  “是,是,你嫂子说得是,军军,这是你的家,这以后就是你的家,好不好?还有森森。森森,你也要把这里当家,好不好?”

  郭凯森早就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如今听舅妈这么说,直接就点头了。

  “好!您病好了就让大哥带您去T市,我开车带您出去玩。”

  舅妈激动得又哭了,泪眼朦胧的看着兄弟俩。

  “好!好!不用你开车的,我不喜欢玩,到时候我去给你和你军军哥做饭,舅妈做饭很香的,比你们大哥好很多的。好不好啊,军军?”

  雷军心好乱。他不知道应该怎么答。好在有那个还没有被自己“点”死的东西跟着打岔。

  “您会比大哥做饭好很多啊?那得多好啊!大哥就已经惊为天人了,那您就得……就得是天外飞仙了吧!”

  所有的人都笑了,一直笼罩在病房里压抑的气氛一下子消散了。林丰忍不住拍拍郭凯森的头,爱抚地说:

  “我一直奇怪你怎么能和林爱悦好成那样,现在算是懂了,因为你们都是……都是什么……什么几次元来着?”

  郭凯森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二、三次吧,我二。她三。”

  周围的人又都笑了。雷军轻轻给了他一掌。

  “你就二吧,这辈子你只能二了——那个什么……”

  雷军把脸转向舅妈。

  “您好好保重身体,明天一早的飞机,我和森森就回去了。以后……以后我们有时间还会来看您,您……您有时间……欢迎您到T市来。”

  虽然没有象郭凯森那样,亲亲热热的叫一声舅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林家的人除了感动,还能怎样呢?

  临行前的那个晚上,林丰和雷军聊了小半宿。林丰给他讲了很多事。林森和林悦小时候的事,林悦出事以后的林森的事,还有最近的事。

  林丰完全袒露心扉,跟雷军说了自己曾经对父亲的鄙视,怜悯和同情,也说了父亲死后自己的懊悔。

  “逝者已矣,该带走的也要不回来了。这个世界上永远没有卖后悔药的,所以对于生者,既然活着就要好好的活,有质量的活。我们不选择忘却,也不能对以往纠缠不休,很多包袱该放下的只能放下。那天我背着人哭了好久,然后就没再掉眼泪。不是不难过,不是没有过后悔,但我选择结束,真的,一切从现在起翻篇了,起码我翻篇了。”

  雷军一直特别认真的听林丰说话,想了想说:“你说得对,哥。我跟你学,翻篇!”

  转天林丰抽不出时间送两个弟弟。起了个大早,给他们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看着一桌子的美食,郭凯森的眼睛都瞪圆了。

  “大哥,你确定这是早餐么?确实这么多东西就咱们家几个人吃吗?乾隆的早点也没这么大的排场吧?”

  大家都笑了。

  洪梅说:“你大哥对他看中的人,最浪漫的表达就是做饭。他刚追我的时候,我三个月胖了10斤。”

  郭凯森笑了,雷军也笑了,然后实实在在的说:“哥,你以后可千万别这样,吃不了都浪费了。再说,我们也不是女孩,不用这么浪漫。”

  除了雷军,其他几个人都笑得不行。郭凯森边笑边指着雷军说:“你怎么这么会说话呢?”

  雷军有些不好意思。

  “哥,嫂子我不会说话,你们别在意。我就是觉得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当年追嫂子的时候,嫂子不还是外人呢嘛,成了一家人以后,哥肯定不这么给嫂子做了。”

  这句话让大伙笑得更厉害了。洪梅眼泪都笑来了。

  “军军你可真是说到点子上了,没错,除了年节,我们可吃不上阿丰做得饭了,呵呵呵。”

  林丰也笑得不行。

  “军军你也太实在了。刚才的话其实只说一半就完美了,后半段属于画蛇添足。”

  雷军更加不好意思了,正想继续“画蛇添足”,林爱悦从卧室出来了,拉着郭凯森的手不舍得放。

  “小叔叔,一会儿我跟妈妈去送你们。小叔叔,你真的要回去吗?要不然让叔叔先回去,你再玩一会儿行吗?”

  雷军佯装失望的看着林爱悦。

  “悦悦,你不喜欢我吗?为什么我要先回去,他就可以再玩一会儿?”

  林爱悦慌了,有些紧张的看看雷军又看看郭凯森。

  “喜欢叔叔的,可是叔叔是老师,不能迟到的。”

  孩子的稚语让大人忍俊不禁,不经意间,林丰回首望见了父亲的遗像,恍然间他觉得那张严肃的脸上仿佛也有了笑意,瞬时他的眼睛有些模糊:虽然生时没有感受到这份失去的亲情,如果泉下有知,父亲,你是不是很欣慰了呢?

  从N市回来,雷军和郭凯森都忙了起来。尤其是郭凯森,更是忙得脚不沾地。

  电影完成以后,公司高层对这个老实巴交的孩子印象更好了,又有这么多的前辈为他说好话,演艺部一下子给他安排了不少工作,连助理都为他安排了。大有捧红他的意思。

  郭凯森又知足又感恩,第一时间就给远在外地的拍戏的李潇和琪姐打电话,像个孩子一样,告诉他们自己的情况。让他们放心,自己会好好把握机会,不给大人丢脸。

  放下郭凯森的电话,李潇很是感慨。自己确实帮过这孩子,但也就是力所能及,他就能这么的感恩,大事小事都要以自己为先,看来人和人的品性真的差很多呢!别说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了,就是礼尚往来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呢。

  出道以来,李潇一直觉得自己太过幸运,从新人到如日中天,好像都没经历什么波折,几乎算得上是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般的顺利。

  李潇是个知足的人,看多了周围人挣扎的艰辛,会常常提醒自己要懂得珍惜,要感恩,要善待周围的人。因为这样,他也收获了更多的爱。就算有过伤害与背叛,李潇也能看得开——这世界上的所有的好也不能都让你一个人得了呢!比起老天给予你的,这些又算什么呢?知足吧!再细细想来,如今所有的伤害,真的都是自找的呢!

  这些日子,李潇过得不安生,Mike又开始作妖了。接郭凯森电话前几分钟,琪姐刚从他屋里摔门出去。为了Mike,这个琪姐嘴里的臭妖精,他们已经打过不知多少次了,琪姐的心也不知被伤过多少次了。

  李潇一入行就是琪姐带着,十几年看似弹指一挥间,可她给予他的关爱真是数也数不清啊。在他们彼此的心里,这份感情早已如亲人般深厚了。

  当初跟Mike好上,琪姐就坚决反对。她一开始就知道李潇的性取向,因此对他的关照比对一般的艺人更仔细一些。虽然她对同性恋的问题并不在意,但作为公众人物,一个刚出道的艺人来说,这个问题很致命,处理不好,会一下子就把前途葬送了。

  琪姐当时已经是很有些名气的经纪人了,手下的艺人当红的就好几个,对一个新人这么照顾,招惹了不少闲话,就连老牛吃嫩草那么恶心的话都有人说,可她一点都不在乎。她就是看重李潇。除了艺术天赋,还有不一般的人格魅力,以她多年来的经验,她断定他一定会红。

五十二 翻篇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