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六 兄弟友恭

  气氛变得分外轻松,雷军也不好意思地笑了,顺势还推了郭凯森一把。

  “别胡说八道——我以后改,林丰哥,我好好说话。不过有个事,我说了你别不高兴。不过就算你不高兴我也得说。就是那个按摩器我要,但钱你要收。”

  林丰想了一下。

  “既然是朋友,咱们也别算计这么清楚。咱们礼尚往来,我走的时候,你给我买些T市的特产好不好?森森,这事交给你办,行不行?”

  郭凯森有些为难的看了看雷军,林丰借着酒劲儿给了他一巴掌。

  “干嘛看他,自己拿主意,告诉哥,行不行!”

  郭凯森一缩脖子,点点头。

  “行行行!我答应了。哥,咱听林丰哥的,来日方长呢!”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雷军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只能轻轻地点点头。

  那天晚上,他们过得非常愉快。

  林丰没有去住酒店。他睡在郭凯森的房间,郭凯森睡沙发。

  雷军腰不好,他知道自己就算争,那两个人也不会同意,所以干脆没去干那么矫情的事。

  天南地北的聊得热闹,睡觉的时候天都快亮了。临睡之前,林丰又到厨房快速做了一小锅西红柿鸡蛋面汤,热乎乎的,香得不行,两个人吃了一碗,还想吃第二碗。

  “一人一碗,多一点都不给。睡觉前吃得太饱,会做噩梦的。”

  林丰啼哩吐噜的吃完了自己的那一碗,雷军赶忙抢过去到去厨房刷干净碗。郭凯森就这么捂着肚皮坐着。

  “有两个哥哥真爽,我什么都不用干,张嘴吃就行了。”

  林丰拍了拍他的脑袋。

  “就这么定了,以后,你就等着吃。吃成一个小胖子。”

  郭凯森夸张的叫道:“那可不行!那我就得失业了呀!还有,要是成了个胖子,娶媳妇也娶不到俊的了。”

  林丰哈哈大笑,刚从厨房出来的雷军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那一夜三个人都睡得特别好。

  雷军又梦见妈妈了。

  这次倚在妈妈身边的还是郭凯森,不过是现在的样子,是长大以后,英俊潇洒的森森。

  一手拉着森森,一手拉着他。妈妈开心的样子,显得整个人更加的好看。

  自始至终,他们什么都没说,就这么牵着手一直走。旁边有花有水,美丽又安宁。

  后来走累了,他们就坐在河边休息,森森不知什么时候编了个花环,不由分说就给妈妈戴上了,妈妈笑着也没推辞。

  花上还带着晶莹的露水,阳光下象镶了钻石一样闪闪发光。

  雷军想说,妈妈好美。可不知为什么就是不好意思开口。

  就在这个时候,林丰过来了。他象外国人一样,拿起妈妈的手,轻轻的吻了了一下。

  妈妈笑了,轻轻摸摸林丰的头,然后把雷军和郭凯森的手放在了他的手上,轻声说:“你们好好的啊!”

  然后……

  又是恼人的铃声,又是在睁眼还是不睁眼中纠结,只是那份剥离不开的痛楚似乎好了很多。

  愤愤的睁开眼,林丰已经站在他的跟前了。

  “起来了。抓紧洗漱,吃早点。上午还得出去呢。”

  早餐很简单,鸡蛋火腿三明治和牛奶麦片粥。

  从起床到吃完早饭,到出门,三个大男人用了不过半个小时。

  郭凯森开车,一起去了北西庄陵园。

  林丰下午的飞机,所以不能耽误。

  昨天晚上,林丰知道雷军和郭凯森要给林悦修碑的事,林丰本想也出一份钱的,可话到嘴边却没说出来。

  他不想让雷军别扭,甚至为难。很多事,心里有就行了。他以后好好的疼雷军,尽力照顾他,就是对姑姑最大的孝心。

  不过林丰还是想跟着两个弟弟一块去一趟。三个人一起去跟长辈们打个招呼,想来长辈们也会很高兴吧。

  雷军没有拒绝,心里充满了感激。昨天晚上,当郭凯森说了要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修碑的时候,他就一直紧张,他害怕林丰说,算我一份吧。如果真的那样,他怎么办?

  肯定是拒绝的。可因此让林丰哥难堪,雷军还是很介意的。好在林丰想了想,只是说明天上午有时间,让他和森森陪他去给长辈们扫个墓而已。

  路过花店,林丰买了花篮,然后又到殡仪用品的商店买了好多物件,买了纸钱、元宝、各种冥币不说,还买了纸扎的衣服、楼房、汽车、手机等等。

  雷军和郭凯森吃惊的看着这一切。林丰特别坦然,让店员一样样的都搬进了汽车的后备箱,然后就催着郭凯森开车。

  车子启动了。郭凯森憋不住,有话必须说:“林丰哥,你这样的人怎么还这么迷信啊?买的东西是不是太那个……是吧。”

  雷军也说:“其实……就是我爷和我奶都不信这些的,我们每次就是烧点纸,然后买束花,林丰哥你……”

  林丰头转向了看着窗外。

  “我头一次买这些。从来没给我奶奶,就是你外婆,烧过这些。不过今天就想买了……或许是想给姑姑挣个面子吧。这么多年,她娘家的人都没有人管过她,还有她的孩子。还有就是,就是想……想找个心理平衡。如果人还有来生,如果还能重新活一回,我……唉,就是找个心理平衡吧。姑姑不会原谅的。就算原谅了,犯过的错,造成的恶果,也没法改变。”

  林丰的说话的时候,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一句一句的,更像说给自己听。

  雷军眼圈红了,郭凯森掉泪了。

  擦洗、摆供,烧香、烧纸,三个人轮番给四个长辈磕头行礼,都折腾完了,用了差不多两个小时。

  没人再哭。临走时,林丰突然又跪了下来,认真的亲了亲姑姑的脸。

  “姑姑,你放心。放心啊!”

  那雷军愣了,那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他忍不住的颤抖。他仿佛感觉到有一股力量拉着他的手,往林丰的手里送。

  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拉住了林丰。温暖的手掌让他不假思索的说“哥哥,等我和森森修好墓碑,就给你打电话,你要是不忙就过来啊!”

  林丰好像没听出雷军称呼上的变化,笑着点头:“好,我一定过来。多忙都过来——森森,我觉得还是用姑姑和姑父的那个结婚照,就是姑姑穿旗袍的那张更好。”

  “好的。哥,你说呢?”

  “行,就按大哥说的办吧。”

  “噢。”

  从那天开始,郭凯森叫雷军哥哥,叫林丰大哥。雷军也有了哥哥,这个人就是林丰。

  ……

  送走林丰没多久,郭凯森就正式当回了艺人,同时还接了新工作。拍一部小成本的电影,男二。公司还没找他,琪姐就告诉郭凯森了。这部戏虽然是小成本,但绝对是个潜力股。本子扎实,导演虽然名气不大,但功力不弱,说他是个冉冉升起的新星都不为过。公司已经把这部戏列入来年重点推介的片子,有意让它参加国际电影节,而且是竞赛单元。

  琪姐的话让郭凯森的嘴半天都闭不上,傻傻的看着琪姐,半天才开口。

  “这么肥的差,还有我的份儿呢?您和潇哥推的我吧?”

  “戏是余总投的,余总跟你潇哥关系多好啊,拿了本子立刻就给了他,想让他来男一。可他今年哪里还有档期,怎么都排不开的。不过他还是认真的看了本子,觉得那里面的男二特别有戏,适合你,立马就跟余总,咱们司徒总力荐你了。余总信任他,先答应的,司徒总当然也就给面子了。”

  郭凯森激动得都磕巴了。

  “我……我……姐,我命真好。您和潇哥,都是我的贵人。”

  琪姐笑着走了,她前脚离开,郭凯森马上把这个喜讯传给了雷军。这个天大的喜事,他要求雷军晚上要办个庆功宴,他想吃海底捞了,除了肥牛必须管够以外,最好上个龙虾。宾客就请梅晓华还有梅晓洁过来同贺,要是朴哥也在T市,就把他也请上。

  很快,雷军就给他回了信息。

  “嘚瑟!很了不起吗?海底捞定好了。忙就直接过去吧,七点整。”

  郭凯森得意洋洋地冲着电话屏幕一阵摇头晃脑:“就嘚瑟,就嘚瑟,老子要成大明星了。”傻了吧唧的蠢样子把自己都逗笑了。

  美了一阵子,郭凯森就忙着去办正事了。跟制片签完协议就赶着回家了。本以为这个时间雷军不在家,郭凯森直接掏钥匙开了门。一进屋就听见雷军在卧室打电话。

  “……是的,是的,他是童星。在T市还挺有名的。嗯,森森不但形象好,而且还聪明,在表演方面特别有天赋。不光我这么说,李潇你知道吗?对对,就是那个大明星,他也这么说。他特别看好森森,去中戏学习,还有演这部电影,都是他推荐的……行行,我跟他说。你放心吧,他知道努力的。回头我让他也给你打电话,你再嘱咐嘱咐他。晚上我们去吃海底捞。对,肯定吃龙虾。多贵都吃,呵呵呵!不打扰你了哥哥,你忙吧。好的好的,谢谢你,我一定转告。”

四十六 兄弟友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