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十三 胁迫

  这个意外发现让赵伟成一下子不平静了。对于林丰的身份开始他还不敢确定,毕竟只是见过照片,而且他也实在想不到这个人会和雷军有什么联系。

  不过他听见开车的司机清清楚楚的叫了一声林局长,匆忙间,林丰还说了一句N市的方言。本就不是什么秘密,赵伟成很快就知道了事情的原委。

  赵伟成想了又想,觉得这个事实可以利用一下的,一个连柳如松都拿不下来的项目如果自己拿下了,他还会叫自己废物吗?他想了个计划。很不要脸,但他从来都觉得要脸这件事非常的无聊。

  电话打给了雷军,雷军这样反应,赵伟成没意外。他会再打给梅晓洁,他约她出来谈,谈关于孩子的事。

  离婚协议里说得很明白,赵乾达归梅晓洁,赵伟成每月有两次探望时间,一次一天。这件事梅晓洁曾经很纠结,曾经以不要抚养费为条件,要求赵伟成放弃,未果。如今,赵伟成要在探望时间上做文章。

  本来要约个酒店什么的,可梅晓洁说没必要,就你们公司楼下的小花园吧。

  赵伟成提前3分钟就下楼了,梅晓洁已经到了。

  “对不起,对不起!下来晚了,让你久等了,咱们……”

  “什么事?你说吧。”

  梅晓洁实在懒得说些没用的客套。

  赵伟成笑笑。

  “知道你就是这么个脾气,喜欢直来直往。好,既然这样,我也就不绕弯子了。我想要增加探望孩子的时间,每周二次。具体说就是周末在我那里过。周六上午接,周日下午送回。”

  梅晓洁冷笑。

  “离婚快一年了,你一次都没见过孩子。突然有这样的要求,真的很有些意思呢。既然都说了不绕弯子,就直说吧,到底想干什么?拿孩子当幌子,太可笑了。”

  饶是赵伟成没脸没皮,遇见总是这样一针见血的人,还是会感到很郁闷的。

  到了这个地步,郁闷这个情绪也实在是无关紧要了。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赵伟成简明扼要的把诉求说了。

  很简单,请梅晓洁拜托雷军给林丰打个电话,没有任何复杂的要求,就是牵个线,后面的工作他保证不会再麻烦雷军。如果梅晓洁不管,那么他就请律师下律师函,打官司,争取赵乾达的抚养权。

  他说话的时候,梅晓洁一直瞪大眼睛凝视着他。等他说完话,梅晓洁半天都还在愣神。

  “我也知道这样做你会很生气,不过既然我能这么做,就不想多解释。所以晓洁,我……”

  “你下律师函吧。”

  “什么?”

  “我等着你的律师函,咱们法院见。”

  梅晓洁决然转身,几乎是一路小跑的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赵伟成的脸上表情也是无奈。

  这一天,梅晓洁该干什么干什么,没人知道她内心是怎样的翻江倒海。

  下班直接去了父母家。乾乾这些天有些感冒,姥姥一下子有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小病大养,一个星期都不送他去幼儿园了。

  见到梅晓洁,小孩奔了过去,给了她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就拉着她去看和姥爷一起联手盖的大楼。

  这么多的玩具,乾乾最爱的就是雷军给他买的乐高。孩子聪明,而且动手能力强,现在能摆弄出的花样,连梅晓洁都感到吃惊了。

  站在小朋友的作品前,姥姥比孩子还骄傲:“这孩子真随他姥爷,爱琢磨事,还手巧。你看看,我们才3岁啊,谁家3岁的孩子有这本事!”

  “山睡山个月,姥姥!山睡山个月!”

  “赶紧把舌头捋直了!山睡!”

  梅晓华在一边欺负小孩。

  姥姥话都不说,直接上巴掌。

  “滚!山睡怎么了!你这么大的时候还不如我们说的好呢!”

  有姥姥撑腰,赵乾达可来劲了,哈巴着小短腿,从书柜上拿了一本卡通读物,煞有介事的高声朗读。

  小孩一边念,姥姥一边跟着又使劲儿又做表情,姥爷笑得大嘴都快贴到耳朵了,梅晓华虽然还在调侃,但却一脸的自豪。

  此情此景,让梅晓洁心如刀割。她好恨自己,恨自己任性妄为,恨自己不懂得珍惜,恨自己遇人不淑。

  吃了饭,她帮着梅母收拾好厨房就准备离开。却被梅母叫住了。

  “这几天住家里吧,要是非得回去住,就让晓华陪你住些日子。反正最近他实习,也不用住校。”

  梅晓洁一愣。

  “下午赵伟成来电话了,我们什么都知道了。”

  梅晓洁觉得热血一下子涌到头顶。

  抬眼看看梅母,梅母一脸平静。

  “根本就不算个事。你爸也好,我也好,就算是普通百姓,没什么大本事,但也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孩子挨欺负。你爸跟他说了,想怎么着我们都奉陪。不就是打官司吗?谁怕谁啊?”

  梅晓洁浑身发抖,她快站不住了。她要找个怀抱。这个她嫌弃了二十年的怀抱,原来就是她要找的依靠。

  紧紧的抱着梅母:“对不起啊,妈,对不起。”

  ……

  梅晓洁还是回自己那里住了。梅晓华象小尾巴一样的跟了过来。

  回到家,俩人各干各的,倒也相安无事。后来梅晓华在网上看到一套游戏装备,限量版的。磨着她必须给买:

  “就当预支生日礼物了,梅晓洁,我都这么可怜了,这么低三下四了,你要是再不给我买,还是不是人啊!”

  玩游戏这件事,梅晓华是被父母严管的。在这方面花钱更是受到严格控制。所以如果有需求,只能去磨梅晓洁。不出大格,梅晓洁基本上都能满足他。今天这套有些出格,所以梅晓华觉得自己的多花点力气。

  梅晓洁知道他的套路,所以也有一定之规。梅晓华到了考研的冲刺阶段,所有玩乐必须做减法。就算这套装备在格子里,她也不会给他买。

  眼见自己的装备得之无望,梅晓华悲愤得不行。

  “好吧,你就狠吧!你就跟他们俩穿一条裤子欺负我吧。不给买是吧,那我回头借高利贷去,要不就卖肾去。到时候你们可别后悔!”

  梅晓洁切了一盘水果,插了一块放进梅晓华的嘴。

  “卖肾啊?行,别卖身就行!”

  梅晓华恶狠狠地嚼着嘴里的苹果,准备反击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雷哥,找我有事?”

  “我找你姐。打了好几电话她都不接,发微信她也不回。你是不是跟她在一起?知道她在哪儿了吗?”

  “她就在家呢,我就在她家呢,你等会哈——梅晓洁,你怎么回事,为嘛不接雷哥电话——雷哥,我叫她过来接哈。”

  听见梅晓华喊,梅晓洁已经匆忙过来了,手里还拿着手机。

  “没电了。我都没发现没电了。都是你,回来就跟我闹,我都没发现我手机没电了。”

  梅晓洁一边接过梅晓华的电话一边嘚啵。

  “喂,雷军,对不起啊,手机没电了,我也没注意。找我有事?”

  “我说呢。找了你一个多小时了。有事。我现在在你们家楼下呢,你下来一下行吗?”

  “行,你等会,我这就下去。”

  ……

  楼下的小花园里。

  梅晓洁激动地的脸都涨红了。

  “雷军,你怎么能这样呢?别的先不说,这种不要脸贱人就不能姑息!”

  雷军想了想。

  “我真的不是姑息他。他算什么东西。我这么做,其实更多的是为了……为了乾乾。大人的事伤害到孩子,无论怎么样,都有罪。这个人真的很贱!唉,借这个机会跟他算个清楚吧,他这样不配给孩子当爹,一点不配。”

  梅晓洁一直没掉的眼泪一下子都流出来了。

  “我真是快要疯了,真的,雷军,我快疯了。他跟我说完这事以后,我转身就走了。走了一半我又后悔了,我先我应该抽他,我手里要是有刀,我应该捅他!离婚的事我真不是有多怪他,他是不是先有了第三者我也并不那么在意,因为对于婚姻,我自己也做得不好。家散了,不是一个人的责任。但他今天的所作所为,我不能原谅,一点都不能原谅!”

  小花园的灯光甚是昏暗,雷军只听得到梅晓洁的抽泣,却看不清她痛苦的表情。但这样也足以让他心如刀割。好几次都想抱抱她,但却忍下了。

  “为了一己私利,他利用亲情,利用自己的亲骨肉。威胁我也就罢了,他还威胁我父母,甚至威胁你,人渣!名副其实的人渣!我梅晓洁怎么就这么有眼无珠,怎么就这么倒霉!摊上这样的烂人!贱人!”

  雷军忍了又忍,只是伸手,拍了拍梅晓洁的肩。

  “不哭了,不哭了哈!不值得,真的不值得。说来也怨我,他来找我,我答应了就没事了。知道他这个人混蛋,干嘛还较劲。一个电话,又没多难,打了就完了。结果折腾了你,还让叔叔阿姨跟着闹心。”

  梅晓洁用力擤了擤鼻子。

  “看你说的。给你找这么大的事,怎么还怨你了呢。雷军,我跟你说,这件事你不用理会,真的,千万不用理会。你和林丰什么关系,我知道。就算是跟这个贱人无关的事,就算是天大的事,我都不能让你去打这个电话。”

四十三 胁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