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九 相册

  最后一道菜上过了,这场酒席终于到了落幕的时分。

  林丰给唐主任和雷军盛了汤。

  “明天我就回去了。这次能看见你,军军,还能跟你一起吃一顿饭,我很高兴。在这儿特别要谢谢唐主任,谢谢您!”

  “客气了,林局长。我这个人虽然也算是个官,但却没有当官该有的性情。说白了,不是很有涵养。这次您来,我说了些不该说的,您多原谅。这杯酒,算是我给你陪个不是。”

  唐主任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雷军和林丰都站了起来。雷军眼圈都红了,叫了声校长,就说不下去了。

  唐主任示意林丰坐下,然后爱抚的摸摸雷军的头,拉着他也坐下。

  “跟这个孩子认识二十多年了。他有多好,多出色,你不会知道。我不爱说什么缘分之类的话,我就相信我对他有多好,那是因为他也这么对我。前年我去欧洲,回程的时候,飞机突发故障,特别危险。空姐给我们发了纸笔,让留遗言。一张纸,我写给了三个人。老婆,闺女,还有雷子。”

  唐主任真的激动了,声音都有些颤了。

  “这张纸我还留着,他师娘,他姐都看过。我写的是,雷子,校长走了,你要好好生活,替我照顾你师娘,还有你姐——我之所以这么做,因为我知道如果我真的走了,他会特别难受;我托付他的事他一定会做到。”

  唐主任的话,让雷军的眼眶湿了。他不敢抬头。

  “林局长,你为什么突然来,又有什么目的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想说,开始的时候,我很反感你,就算劝了雷子来见你,我还是很反感你。不过聊了这么半天,我改变看法了。虽然我不能确定你是什么人,但我希望你是个好人,我希望你能真心实意的对雷子好,因为你们是血亲,应该珍惜的。”

  没有犹豫,林丰郑重地点点头,然后举起酒杯。

  “校长,我想跟军军一样叫您校长,我跟军军一样,把您当成长辈。您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但我知道您是什么人——好人,善良的人。这杯酒我敬你!我干了,您随意。”

  林丰喝干了杯中酒,又倒了一杯。

  “军军,咱哥俩喝一个!你今天认不认我不重要,只是请你不要叫我林局长。我比你大,你叫我一声林丰哥,总行吧?”

  又是一阵沉默。雷军看了看唐主任,老人慈爱的看着他,让他心里那么的踏实。于是他缓缓的站起身,举起酒杯一饮而尽:“好的,林丰哥。谢谢你来看我,请我吃饭。我先干为敬。”

  林丰也干了。就在酒喉咙的一刹那,一向沉稳的他,竟然一个控制不住,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擦擦夺眶而出的泪水,林丰笑着说:“来日方长,咱们好好相处。军军,我相信总一天,你会叫我一声哥的。”

  说完林丰从旁边的书包里,拿了一个包的很严实的相册出来,郑重地递了过去。

  “这两本相册是奶奶,也就是你外婆的遗物。从姑姑的满月照,一直到她当妈妈,所有的相片,一张不落。奶奶死前留给我的。我现在交给你。”

  接过林丰递过来的相册,雷军使劲控制着自己,却还是迫不及待地打开了它。一页一页的翻看,记忆突然就被衔接上了,妈妈,还有爸爸,还有自己,一时间雷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曾经平安喜乐的生活……

  平静一下打破了。雷军终于绷不住了。雷军失态了。

  ……

  那天晚上,林丰送雷军回的家。在客厅坐了整宿。默默地看着雷军卧室里露出的点点灯光,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在他最需要亲人关心呵护的时候,没有人站出来。如今他有了挡风遮雨的能力,他们还来做什么?

  想起离开家的那个夜晚。

  林森去了他们家,给了他一张卡,让他交给雷军。林丰没拿。就算他没见过雷军,不知道他是怎样的品性,但他知道他不会看得起他们所给的补偿。

  林森也没强求。看见林丰桌子上的相册,就翻看起来。他看得特别慢,看了大概一个多小时。看得洪梅都害怕了,拿了硝酸甘油在旁边候着。

  林森表现很好,有些激动,却没有歇斯底里。掉了眼泪,也没嚎啕大哭。只是不断的跟洪梅说:“你姑姑很漂亮,真的很漂亮。比电影明星还漂亮。红颜薄命啊!我不配当她的哥哥,真的。你奶奶到死不理我,是对的。”

  洪梅亲自把林森送回家,还不断叮嘱婆婆如果有什么不对,先打120,再给他们打电话。

  回到家,洪梅赶着帮林丰整理行装。收拾的时候,忍不住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其实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呀。我还是挺心疼他的,真的。阿丰,不管别人如何,我们就放过他吧。”

  ……

  天已经大亮了。林丰要走了。

  走之前,林丰去厨房给雷军熬了粥,煎了蛋,炸了馒头。犹豫半天,还是要去敲卧室的门。

  手还没撂下,门开了。雷军红肿着眼睛,低着头。

  “司机已经来了,我要走了。有粥,有馒头。吃了再睡。”

  雷军没说话,却轻轻点了点头。

  林丰想了一下,还是放下手里的包,用力拥抱了雷军。雷军没有回应,也没躲闪。

  这个拥抱很长,松开手的时候,林丰不知为什么有些尴尬。

  “走了,保重!”

  转身走到大门口,就在扭开门的刹那,雷军沙哑的声音传进了林丰的耳朵。

  “林丰哥,一路顺风!”

  林丰没有回头,只是潇洒的摆了摆手。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在心口游荡,让他忍不住又落泪了。

  郭凯森在片场的时候,就知道了林丰要来的事。直到林丰离开后,三天他才回来。不知怎的,他竟然莫名的紧张,看到家还是原来的样子,雷军也还是原来的样子,好像才放松了一下。

  捧着林丰带来的两本相册,郭凯森看了无数遍。

  “靠,妈妈真漂亮,无比漂亮。我比较像妈妈。”

  念叨了十几遍以后,雷军终于忍不住了。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相册。

  “你烦不烦啊?还能不能说点别的?你是夸我妈呢?还是在夸你自己呢?”

  郭凯森身手敏捷,把相册又抢了回去。

  “一块儿夸。你别嫉妒,你长得像爸爸,也挺精神的,很man。”

  郭凯森又一次打开相册,继续看。

  雷军一脸的无奈。知道自己拿他没办法,就想要回卧室待会儿,却被郭凯森一把拉住。

  “干嘛去,我有事跟你商量。坐下。”

  “能有什么事?说吧。”

  “自从跟了潇哥,我收入越来越稳定,不但有片酬拿,还行情看涨。说这些呢,就是要告诉你,咱们得给爸妈和爷爷奶奶修修坟了。爸妈墓碑上的相片太次了,如今有了,正好换了。我刚才选了三张,你看看那个好,咱们就用哪个行吗?”

  郭凯森的话让雷军心里暖暖的。

  “行,听你的,选哪个你做主,你觉得哪个好就用哪个。”

  “好。那咱们别拖着了,阴历7月15之前,咱把这事办了。”

  “行。”

  “碑咱们选最好的。钱我出三分之二,你出三分之一。因为买地修坟的时候,我还没工作,你一人出的。现在修碑本来应该我全出的,我怕你折理,就让你也出点。”

  “我三分之二,你三分之一。”

  “不行!就得按我说的来!雷军,你是不是不把我当一家人,是不是因为我不是他们生的,就不许我孝敬他们?”

  郭凯森突然就急了,脸红脖子粗的嚷嚷。

  雷军被吓了一跳,连忙拉他坐下。

  “好好的急什么呀?你现在怎么这么神经病呢?无端端的乱发脾气。是不是你也来大姨妈啊?”

  “去你妈的,我来大姨夫!你说吧,行还是不行?”

  “行行行!听你的!看来这大姨夫比大姨妈还厉害,真他妈的没治了。”

  郭凯森撇了撇嘴,瞪了雷军一眼。然后抱着相册回了卧室。没有一分钟,又出来了。

  “林丰这个人怎么样?你还没跟我说呢。”

  雷军又是一愣。

  “还行吧。”

  “什么叫还行,具体说说。”

  郭凯森一屁股坐在了雷军旁边,随手还把电视给关了。

  “关电视干嘛,我正看着呢?”

  “这破剧有什么好看的。先说正事。林丰这个人怎么样?”

  雷军无奈的躺靠在沙发上。

  “说什么呀?他的事我都跟你说了。”

  “你说的是你们见面的过程。我要问的是你对他的评价。”

  雷军拿起旁边的靠垫,狠狠给了郭凯森一下子。

  “真是越来越烦人!评价,我没有评价,也不想评价行不行!”

  郭凯森忽闪着好看的眼睛,凝视着雷军好久。

  “好吧。”两个字好像想了好久才能说出来。说完郭凯森站起来又回了卧室。

  一晚上的不知所谓,一晚上的瞎折腾,看着郭凯森的背影,一时间,雷军好像懂了。

  站起来走到郭凯森卧室的门口,门没关,人趴在床上,手里还是拿着那本相册。

  雷军走过去,坐在他的身边,轻轻拍了拍他。

  “又胡思乱想了是不是?”

三十九 相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