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十一 敞开心扉

  已是夜深人静,梅晓洁的声音显得如此清亮,平白地让雷军的心一揪一揪的疼。好半天,雷军说:“我不会安慰人,就想听你说说话。”

  对面沉静了好一会儿,久的让雷军有些紧张,再一次想拿起手机说话的时候,梅晓洁的声音过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我这个人你了解,不像好多女孩那么感性。发生了的事想着怎么解决就是了,想多了也没用。走到这步,我也没有什么可怨,都是自己的选择,承担就是了。只是……只是如今有了孩子,还有……还有父母……就觉得有压力,觉得对不起他们……”

  一段话戛然而止,隐约的,雷军仿佛听到了抽泣的声音。二话不说,雷军直接拨通了她的电话。

  “千万别给自己压力,好多事不是谁能控制得了的,调整好心情,比什么都重要。”

  梅晓洁的声音风轻云淡,但雷军还是从中听出了不同:

  “是啊,我也是这么跟自己说的。我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所以不会去想什么对错。一段婚姻,出现问题,错的肯定不是一方。总之都过去了,那个人已经不是我在乎的了,我也不会为他睡不着。”

  “这就对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没嘛了不起的。有孩子,有家,就不算苦。我这么说你不会不爱听吧。”

  梅晓洁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你的意思。从始至终我没自怨自艾过,我只是觉得老人孩子挺可怜的,真的,尤其是老人。我爸,还有姥姥,承受的压力比我还大,还时刻怕我想不开,总是哄着我,逗我开心。我以前曾经那样对他们,可如今……雷军,我现在这样,算不算是报应?是不是我不懂珍惜的报应?”

  “胡说八道!什么报应!你这么好的人,就值得人珍惜。不懂珍惜你的人就是傻逼!”

  雷军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出口成脏,可话出了口,也没法再收回。只能尴尬的笑笑:

  “对不起啊,这也太不文明了哈。”

  电话那边的梅晓洁突然笑出了声:

  “呵呵,说得好!解气!我早就想说这俩字了!谢谢你!”

  雷军先是一愣,然后也笑了:“就一傻逼,就是他妈的欠骂!”

  说了傻逼以后,哈哈大笑了一阵,离婚的话题就打住了。天南地北的瞎聊,雷军还主动讲了好几个巨冷的笑话,让梅晓洁哭笑不得,说幽默感实在是他的弱项,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随便展示于人。

  雷军想了想,认真的说:“好,我记住了。”

  梅晓洁放声大笑:“这个很幽默!”

  直到两个人的电话都热得有些烫了,信号都开始不稳了,这段愉快的通话才走到尾声。

  梅晓洁说:“撂了吧,信号不好了。哎呦,天都快亮了,耽误你休息了。”

  “嗯。你也睡会儿吧。我们有空再聊——对了,晓洁,那个——如果睡不着就给我打电话,不要轻易的——安眠药会上瘾。其实有时候物理治疗很管事的,有时间的话到我兼职的大旗俱乐部来,跟晓华一块来。我找个特别棒的健身教练给你,身体棒了,睡眠质量一下子就跟着上去了,真的,你信我。”

  梅晓洁的视线一下子模糊了:“嗯。撂吧!byebye!”

  放下电话,梅晓洁痛快的哭了。哭了好久,一直哭到睡着。

  放下电话,雷军更睡不着了。索性坐在阳台上抽烟,抽到东方大亮,直接换了运动衣,轻轻关了门,出去跑步了。

  ……

  大门咔哒一响,郭凯森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磨磨蹭蹭的下床,走到阳台上,看着满满一烟灰缸的烟头,忍不住叹气。

  雷军跟自己是一样的人啊!虽然他遇见的她,跟自己的那个她不一样,他们承受的煎熬也不一样,但都是煎熬,而且都是自找的。

  “一对儿贱货!”郭凯森一边收拾阳台,一边自言自语“你比我还贱,关你屁事,抽这么多烟,怎么不抽死你呢!”

  恶狠狠地把烟蒂倒进纸篓,又去卫生间把烟缸刷干净,郭凯森干劲儿十足地把屋子彻底打扫了一遍。等雷军浑身是汗的跑步回来,吃惊地发现屋子已经收拾得焕然一新。

  洗手间里传来郭凯森的声音:“你等会儿啊,我马上就洗完。我想吃早茶了,咱吃早茶去啊!还有我的那条Lee的牛仔裤放哪儿了?我想穿了,你给我找找!”

  雷军看了看手里提的早点,什么都没说,直接把它们放进厨房,就去卧室给郭凯森找裤子去了。

  因为周末的关系,虽然已经快八点了,吃早茶的地方还是很清静。

  看着郭凯森实在馋的要命,雷军破例还是让他吃了鲜虾肠粉、烧麦、虾饺和叉烧包,不过鱼片粥还是坚持没要,必须喝白粥,要不然就把烧麦和虾饺去了。

  郭凯森拗不过他,只能答应。不过又不解恨地添了凤爪、牛杂、排骨,又白灼了菜心,还点了蛋挞、榴莲酥、马蹄糕才罢手。

  吃东西方面,雷军从来都宠他,要不是因为吃药忌口,郭凯森就是再点个十样八样的他都不会有意见。

  看着郭凯森为了口吃跟他赌气,雷军忍不住的想笑:“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呢,你就是一小孩,心智不全。”

  看着服务员拿着单子走了,郭凯森也很得意:“快一年都没吃过早茶,好容易吃一次就得吃够本!吃完一轮我肯定还能再吃一轮,我就要把你这个臭财迷吃破产!”

  雷军乐着伸手给了他一个脖留,还没说话,就有一个声音传来过来:“好家伙,吃个早茶就能把人吃破产,你还真是个吃货呢!”

  两人同时望过去,琪姐正笑吟吟的站在一边。

  雷军和郭凯森都站了起来,客气地请琪姐坐。

  “姐,你怎么这么早?又有应酬?”

  郭凯森利索地给琪姐烫了个杯子,雷军连忙给琪姐倒上杯茶。

  琪姐客气了一下,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闺女从美国回来,倒时差呢,大早晨的睡不着觉,闹着吃早茶,一家子都宠着,人家刚开市我们就来了。这就准备撤了,回去我还得补一觉。”

  雷军和郭凯森都乐了。雷军又给琪姐倒了杯茶:“琪姐您女儿在美国上学?自己吗?”

  “嗯,要说小丫头也挺棒的,16岁就去了,他爸爸忙,我也忙,加在一起我们就陪她一个月。6年了,都是一个人独立生活。今年就开始读研了,我还真挺觉得骄傲的。”

  雷军的眼睛瞪得老大:“琪姐,您,您女儿都22 了呀?您……您太年轻了。”

  琪姐笑得眼睛都没了:“姐这早可没白起。雷子你也太会夸人了!我都过50了,森森他们背地都叫我奶奶了!”

  郭凯森佯装委屈:“才没有,姐净瞎说。你是咱公司有名的冻龄美女。”

  远处包房里陆续有人出来,琪姐看了一眼:“真会哄姐开心。我们家的人开始撤退了,不跟你们聊了,好好吃——对了,森森管着点嘴啊!你哥不怕你把他吃破产,就怕你回头再生病!”

  琪姐站起来走了,郭凯森跟着把她送到了门口,还跟她的家人寒暄了几句才回来。

  他们要的东西已经陆续上桌了,郭凯森要不再废话,甩开腮帮子开始大吃。

  雷军一夜没睡,真的没什么胃口,坐在那不停地喝茶,同时监看着郭凯森,帮他管着嘴。

  一阵的大快朵颐,郭凯森要歇歇了。

  雷军把有些凉的水倒掉,然后换上热茶端给他。

  郭凯森一口口的喝着,突然说:“梅姐离婚了,你也不要有想法。你们俩不合适。”

  雷军的手猛地一抖,并没有说话。

  “夜里上厕所的时候,听见你和她通电话了。”

  沉默。

  雷军夹了个虾饺,不知其味地嚼着,半天才说:“随便聊天,没说什么。知道她有事,是朋友,关心一下呗。”

  雷军不说话,郭凯森也没说话,过了半天,郭凯森给他夹了一块凤爪。

  “吃——你不愿意听,我也得说。你跟她不止是朋友,这个时候,这个事儿,你不要多掺和。还有,当初是她有眼无珠不要你的,现在也别想。好马不吃回头草对不对?以前她就不配你,现在更不配。反正我不愿意你找她,我是你弟,你要尊重我的意见,”

  郭凯森小脸绷得挺紧,一本正经的。可不知为什么,雷军觉得怎么这么好笑呢?

  终于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郭凯森生气地放下筷子:“不许笑,我是认真的。”

  “神经病!吃多了撑的吧!谁是草谁是马?告诉你,晓洁什么人我最清楚。说句到家的话,以她的性格,就是天下男的死绝了,就是她心里觉得我跟她巨合适,她都不会跟我。她好面儿。面儿比命值钱!这也是我特别喜欢她的地方。”

  郭凯森一阵唏嘘:“那就叫有缘无份了呗。正好,你就跟她做朋友吧,要不就当个男闺蜜,反正你就是她儿子的干爹,这辈子也就别转正了。”

三十一 敞开心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