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 拉近距离

  朴哥的话让赵伟成的眼睛一亮,雷军的补充更让他的血瞬时都流得快了起来:“钱多的扎手了是吧!你们家的夜店最近确实火得不行了——朴哥是feeling的老板,去过吧?咱这儿最火的夜总会,今年在开发区又新开了新店,据说更爆。”

  朴哥大大咧咧地摆摆手:“我可不是老板,就是个股东,投了点钱。赵儿,以后去玩提我,哥请客啊。”

  赵伟成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一定一定。朴哥你太豪气了,喝一个呗!”

  朴哥没推辞,拿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站了起来:“你俩慢慢喝,我那边还有朋友。那个谁,赵儿,回头咱俩联系,哥确实有业务要找你帮忙。”

  朴哥就像一阵风,来得快去的也急,他走了以后,雷军和赵伟成又坐了好久。只是这次的主要议题都是围绕着朴哥展开的。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雷军心里不知怎的,对赵伟成有了不一样的认识。他知道自己无权评价一个人的好与坏,只是觉得他跟自己绝不是一路人。

  赵伟成真的叫梅晓洁来当的代驾。梅晓洁是带着乾儿一块来的。

  雷军第一次见乾儿,喜欢极了。小孩继承了父母的优点,白白的,胖嘟嘟的。男孩子说话说得晚,快两岁了说话还是磕磕绊绊的,越发显得可爱。

  雷军抱着乾儿简直放不下手,埋怨赵伟成和梅晓洁没跟他说带孩子过来,让他没有提前给宝贝准备礼物。

  赵伟成和梅晓洁一致表示根本不用,可雷军就是觉得不行。正巧这时乾儿好奇他脖子上项链,对那个小金佛很是喜欢,不停地摸来摸去,雷军想都没想立刻摘了下来,直接带在了乾儿的脖子上。乾儿高兴得直笑。

  梅晓洁立刻阻拦:“不行,这可不行,这礼物太贵重了。”说完,伸手就去乾儿的脖子上摘。

  也许真的跟这个项链有缘,乾儿看到妈妈的手伸过来,竟然一把抓住小金佛,摇头表示拒绝。

  梅晓洁有些急了,快速拉开孩子的手:“不许这样,把手拿开。”

  梅晓洁的动作有些急,弄疼了孩子,乾儿哭了。

  雷军的脸一下子沉了下来,抱着乾儿不高兴的说:“我这个当叔叔的给孩子个见面礼怎么了?赵哥,能不能给个面子。”

  梅晓洁一下子僵住了,她没想到雷军会这么说,而且还真的不高兴了。

  半天没说话的赵伟成赶忙打圆场:“叔叔给的,咱收着。乾儿跟叔叔有缘,喜欢叔叔的礼物,是不是?”

  乾儿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爸爸的话,反正看见妈妈不在摘他脖子上的金佛,就不再继续哭了,还毫不犹豫的在雷军的脸上亲了一下。

  雷军乐了,快速在宝贝的脸上也亲了一下。乾儿的小脸被他的胡子扎了一下,小孩的小手不客气地推开了他的脸:“不许,扎!”

  大伙都笑了。梅晓洁不知怎么,竟然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分手的时候,赵伟成和梅晓洁都说要送他,被雷军坚决拒绝了。不在一条道上,大黑天的,还带着孩子,跑来跑去的太辛苦。打开手机软件,快速打了辆顺风车就和他们分手了。

  一直看着雷军坐的车离开,梅晓洁和赵伟成夫妇才上车。开车的时候,坐在后面抱着孩子的赵伟成,不知是跟她说还是自言自语到:“这个人还真有能量,以前还真小看他了呢。”

  梅晓洁没说话。透过后视镜看着丈夫怀里的乾儿还在摆弄胸前的小金佛,内心涌起的万千滋味,恐怕此生无人能述了。

  见梅晓洁没拾茬,赵伟成又说:“今天我才真正了解这个雷军,水挺深,路子够广。就说今天这家酒楼吧,看着不起眼,内有乾坤呢。虽然没吃鲍参翅肚,但也都不是便宜货。说白了吧,这可不是他一个小学老师该来的地方。”

  梅晓洁没说话,专心开着车。她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雷军的水有多深,或许只有她能说得清吧。

  经过一段正在维修的路,路灯都没有。梅晓洁打开大灯,开得更加专注。

  赵伟成怀里的乾儿已经开始打盹了,脑袋紧靠着爸爸的胸膛,眯着眼睛煞是可爱。

  赵伟成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孩子的脸:“乾儿,赵乾达,姥爷说了,这名土是土,可是旺父母。真让姥爷说着了——晓洁,过些日子乾儿生日,请雷军来啊!他好像特别喜欢宝宝,真心的。”

  终于过了最不好走的一段路,一片坦途,路灯也恢复明亮。梅晓洁关上大灯:“行啊。不过得提前打好招呼,千万不能让人家再破费了。他这个人特别重礼数,到时候再象今天这样,送这么贵的礼给孩子就不合适了。”

  马上就到家了,怀里的乾儿也睡着了。赵伟成从梅晓洁的书包里拿了一条空调毯子给他盖上,换了个姿势让孩子躺得更舒服些:“臭小子着了——送礼的事你别想那么多,交朋友讲究有来有往嘛,将来他结婚,生孩子,咱们不也得回礼吗?难不成他这辈子不结婚,不生孩子吗?”

  梅晓洁想了想,点点头:“也是。这几次见面也没来得及问,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条件那么好,按理说不难找。”

  赵伟成一乐:“那你给搭个搭个呗!”

  梅晓洁用鼻子哼了一声:“我可没这个爱好。伸出五个手指头,所谓闺蜜总共两个半,比我当妈还早。指着我他得打一辈子光棍儿。”

  梅晓洁的话,让坐在后面的赵伟成笑出来声。

  此时雷军也回了家。

  这几天郭凯森忙,都没回家住,屋里黑黢黢的,没有生气。

  雷军先到洗手间洗了个澡,然后做了开水,沏了茶,悠闲地打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调着频道。

  这时候才发现调到静音的电话一直在闪,顺手拿过来先看了郭凯森发的微信。

  郭凯森就是告诉他,这两天忙得要命,潇哥要上部新戏,有好多的准备工作,公司安排住酒店了,就不回家了。结尾的时候又跟雷军撒娇,说要累死了,缺觉,想吃他做的蒸茄夹,肉多的那种,回家必须给他做,然后把米饭蒸硬一些才行。

  听着他又嬉皮笑脸没正形了,雷军笑着回了几句,无非也就是别犯懒,好好干活,找空儿就歇着,吃好饭之类的。

  回完他就继续看看其它的,也没什么要紧的事,都简单回了一两句,就准备放下电话了。就在这时,赵伟成的头像闪了。

  点开,是一段小视屏,乾儿憨态可掬的跟姥爷还有姥爷的大金毛玩。不到三分钟,把雷军笑得不行。

  还没来得及点赞,呼啦啦又上来一大堆相片。从婴儿到现在,雷军看得应接不暇。

  正看着,赵伟成的文字出现了:“乾儿17号生日,我和晓洁邀请你和小郭一起来。”

  雷军想也没想就回复了个OK,赵伟成迅速回了个笑脸就下线了。

  雷军拿着手机又看了一会儿,无聊间还把乾儿的视频发给了郭凯森,郭凯森半天才回:“大半夜拿着自己老情人的儿子嘚瑟,有病是吧!”

  雷军被他说得先是一愣,然后恼羞成怒地回了句:“去你妈的,王八蛋!”

  郭凯森马上回了若干大笑声,气得雷军立刻关了手机,然后又关了电视,喝了杯中茶进屋找周公聊天去了。

  转过一天,雷军忙得要命。因为过些日子,大旗俱乐部要组织个商业比赛,他是助理教练,大概还得客串一下后卫。

  这场比赛对于大旗来说挺重要的,关系到下半年的赞助,必须要赢,所以要雷军从今起,以后的每天必须要保证3个小时的随队训练。

  以雷军现在的状态,保证3个小时的训练,着实还是有难度的,抛开体能,毕竟还上着班呢,每天3个小时不是那么好空出来的。

  这次的差事油水很薄,这么麻烦的事雷军应该是推掉的。可大旗的老总王琦是当初雷军所在俱乐部的副总,就是他把雷军从体校招走的。如今他刚来大旗任职,需要这场胜利来证明自己,这个忙雷军又岂能不帮。于是他先是跟组里的几个老师打了招呼,又去找教务主任和校长,集中了一下自己的课时,跟相关的老师调了一周的课。

  雷军人缘好,大伙谁也不刁难,可平白无故给别人添了麻烦,雷军还是很介意。

  临了雷军把手里的工作尽量做利索,然后又请了几位跟他调课还有组里的三位老师吃了个饭,才算比较踏实地准备集中这一周的时间,好好应付大旗的事。

  这一天雷军手机都没怎么接,发了个朋友圈,告知大伙:今天忙!忙!忙!不是天塌下来的事不要找我!

  回了家,洗澡沏茶,舒舒服服的坐住了,打开静音的手机,发现朋友圈里自己那则告示后面,顶了不少留言。

  以没良心的郭凯森为代表的,说得全是嘲笑调侃,朴哥说他把自己弄的得跟*****似的,惹得一帮人更是没完没了地找乐,郭凯森总结说我哥没有当官的命,却有一颗当官的心;以赵伟成为代表的,说的都是关心爱护的话,要注意身体云云,寥寥数语,也挺感动人的。无论如何,有这么多关注自己的人,雷军还是挺高兴的。

二十 拉近距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