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二 社会人

  太阳一点点的从房间里退出,郭凯森看着雷军的背影,看着追着他的最后一缕阳光,内心的的绝望悄悄的给温暖让出了点位置,让本来钝疼的心,开始有了感知。刚才在眼眶里转来转去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

  回到屋里的雷军,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郭凯森的心结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开的,肯定还有得是办法折腾自己呢,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跳的坑,就算有人拉,首先还是要自己想上来,不然就算到了地儿,他还得再跳一次。

  有功夫就帮他干点实际的事儿吧,雷军从米菲菲那回来就一直想着这些事,给米菲菲租的公寓满打满算用了不到3个月,可当初合同签的是一年,钱又提前付了,如今想让人家退全款是不可能了,但郭凯森如今这么个情况,如果能多退些钱,真还能解解燃眉之急呢!这事要想弄得漂亮,还得求朴哥。当初这个房东就是朴哥介绍的,如今还是得用朴哥的面子给傻小子多挽回些损失。

  认识雷军的人都知道他不爱说话,更不爱求人,如今朴哥两天里接雷军两个电话,他就知道这事对他来说真是个大事。所以也就二话不说地应承下来。

  朴哥和雷军认识的很偶然,很戏剧化。一场小车祸,本来无责的朴哥被人讹了。

  那个时候朴哥因为伤人罪被判了一年缓刑,处在缓刑阶段,犯了错有可能还得回去吃牢饭,所以他自然也就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对方非说是自己的责任,看看彼此的车也没大碍,想想也就是千八百的意思,朴哥也就认头了,哪想对方就是个职业碰瓷的,从蛛丝马迹中看出朴哥不敢惹事的意思了,立刻就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五万。

  朴哥不是拿不起钱,可这窝囊气真的咽不下去。要不是尚存一丝理智,这架是打定了。

  一来二去110来了,对方一口咬定责任都在朴哥,还说他威胁恐吓自己,甚至动手打人。

  朴哥长得就是社会人的样儿,就算使劲收敛也像个反派,这样的局面下甚是吃亏。眼看着对方睁着眼睛说瞎话,朴哥又急又气,想为自己证明,可没证没据,警察也不信啊。

  雷军的朋友去外地开会,临走的时候把车钥匙放在了他那里,让他在他回来的时候去机场接他一趟。这天正好回来,雷军下了班没吃饭就往机场赶,结果就赶上了这么件事。

  从来都不爱管闲事的他,本来一直坐在车里等着双方赶紧解决,自己好能赶紧过去,可一个小剐蹭折腾到警察来,还没解决,雷军有些沉不住气了,下车去看个究竟。

  眼看着那个人无理取闹,朴哥脸红脖子粗的有理说不清,雷军心里的正义感油然而生,就在朴哥上天无门的时候,雷军挤过去跟警察说:“这事根本就是他讹人。我一直开着行车记录仪呢,您可以调出来看,这哥们就是一碰瓷的,人家大哥什么也没干,我给他作证。”

  雷军开了头,看热闹的里也有几个仗义的替朴哥说话。警察看了雷军车上的行车记录仪,事情很快就圆满解决了,被雷军定性为碰瓷的那位,不但没拿着钱,还赔了朴哥两千块。碰瓷的气坏了,警察前脚走,他就吓唬雷军:“你这个傻逼等着,哪天我找人恁死你!”

  雷军一阵冷笑,一边往自己车上走,一边说:“记住了,我叫雷军,在实验小学上班,有本事就来,老子等你!”

  朴哥眼看着雷军的车开走了,才想起来还没跟人家说声谢谢。不过他记住了这哥们刚才倍儿帅的说自己叫雷军,在实验小学上班,于是第二天就到那里找他了。

  不过当时朴哥心里还是有些打鼓的,虽然来这里找他,可细琢磨下来,他觉得这家伙不可能这么有种,还有看他当时说话那样,朴哥也觉得这跟老师的形象差距还是很大的。直到看见雷军从教学楼里出来,朴哥才相信原来这个人说得竟然是真的。

  看见朴哥,雷军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想起这位是昨天自己帮过的仁兄:

  “怎么,碰瓷的又找你麻烦了?昨天我开的车是我哥们的,你要是要行车记录,等我下班去给你拿行吗?”

  学校里的雷军跟昨天朴哥见到了雷军不太一样,这让朴哥有些转不磨来:“你是老师?真的是老师?”

  雷军点点头:“对,体育老师。你是不是要昨天的行车记录?能等到我下班在去拿吗?要不我给我哥们打个电话,你……”

  朴哥这才真正回过神:

  “什么呀!我是来请你吃饭的!谢谢你啊,哥们!几点下班?我等你——别不给朴哥面子啊!”

  雷军也笑了,痛快地点了点头。

  以后的日子,雷军跟朴哥走的不远不近,开始朴哥还有些小别扭,觉得这哥们挺傲,不好处,可后来有人托他给孩子办上学的事,他又去找雷军,雷军一句废话没有,就给办了。

  慢慢的,朴哥了解了雷军的性格,就愈发的欣赏和喜欢这个哥们了。看着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其实是个热肠子,凡是力所能及的事,你只要开口,他永远都是全力以赴。

  一晃俩人认识快两年了,雷军从来没麻烦过朴哥,这几天却为了郭凯森找了朴哥一次又一次。朴哥通过雷军早就认识了郭凯森,也知道这哥俩之间的特殊关系,对雷军所托之事特别的上心。

  既然是混道上的,自然对某些圈子很是熟悉,滨城最大的夜店,他也是有几股的,跟大小经纪公司都很熟,谁都得给谁点面子不是!

  从雷军托他给郭凯森租房那天起,朴哥就跟雷军说了不止一次,赶紧让你们家森森跟小米断了,那就是个吃人的婊子,是傻小子没能力摆弄的料。

  雷军一脸的苦笑:“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他要是明白孩子,能招惹这样的人吗?”

  于是有了一就有了二,又有了三,朴哥也问过雷军:“怎么着,要不要我找人治治这婊子,给你弟出口气?”

  雷军叹气摇头:“一码归一码,她不是东西,可说归齐,一切也是我弟自己作的。不惹事了,过去就完了。吃一堑长一智吧,损失点钱不算嘛!”

  朴哥知道雷军跟他们这些社会人不一样,规矩正派又有体面的工作,不愿意招惹那么多是非。所以也就不强求,把他所托之事办利索了,也就算是尽了朋友之谊了。

  ……

  朴哥有朴哥的本事,在雷军看来很难的事,朴哥一个电话就搞定了。来回不到半个小时,朴哥的电话又过来了,告诉雷军现在就把卡号打给房东,人家扣租三个月的租金,后面的钱立马给他们打卡里。

  雷军千恩万谢:“哥,多亏你面子大!这事我们真是做得不地道,让人家吃亏了。这么着,哥你替我攒个局儿,我得好好谢谢人家!”

  朴哥大大咧咧地应承了。撂下电话雷军从屋里出去,叫着郭凯森拿银行卡,赶紧把号给房东发过去,结果却发现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正要给他打个电话,微信就过来了:

  “哥,我去公司办点事,晚上不回来吃了,甭等我了。”

  雷军拿着手机愣了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想了想发了个语音给他,告诉他朴哥帮忙解决了大事,让他尽快给房东发个卡号过去。

  这个时候,郭凯森刚进公司的大门,刚给雷军发了个OK,就和刚从片场回来的毛老师走了个对头。

  郭凯森的事毛老师都清楚,当初得知他跟米菲菲搞在一起,毛老师就预料到小孩必然会被伤个体无完肤,结果自然是不出所料。戴了这么大个绿帽子不说,还惹出个大麻烦。公司最近高层变动比较大,本来这事跟他一个小艺人不相干,可他就这么不长眼,偏偏在新boss上台伊始搞动作,被就地正法也就在所难免了。

  郭凯森知道自己在劫难逃,这次被公司叫来谈话,自觉肯定没好果子吃,见着毛老师,也就把自己的想法都说了,他对未来的期望值不高,只要公司不追究他违约,开除他就算是放他,给他生路了。

  看着郭凯森憔悴不堪的倒霉样,再配上那份委委屈屈的表情,毛老师心疼了。新boss早年间跟他共过事,在他没发达的时候,毛老师尽心尽力帮过他,彼此算是有些情分,如今他愿意用这份情义帮帮郭凯森。

  于是毛老师让郭凯森去休息室等他,他直接去找大boss谈。事情进展的异常顺利,对于这么个可有可无的小角色,大boss也不想为难。毛老师既然开口求情,他也乐得给他个人情。不过毕竟自己发话要严惩,教训还是要给的,弄个小惩大诫吧,演员是不能干了,正好签了大明星李潇,公司得给他配个助理,就让郭凯森去伺候得了。

十二 社会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