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四 长大

  看见雷军愣愣地盯着自己看,郭凯森突然不好意思了。说好了是给哥哥过生日,自己才狠了买了这么多好吃的,结果哥哥就吃了一个巨无霸,好吃的都进了自己的肚子。薯条,剩下的奶昔,自己统统包圆了,第二个苹果派也快吃完了,实在太过分了吧!

  醒过味的郭凯森二话不说,立刻把剩下的苹果派生生从自己的嘴里抢出来,一把塞进了雷军的嘴里。

  雷军没防备,差点给噎到,红着脸边咳嗽边想往外吐,可却被郭凯森的小手堵住了嘴:

  “没事没事,哥哥你快咽了,这么好吃的东西吐了可不行。”

  眼看着郭凯森这个小财迷居然能这样做,雷军也真是醉了。那一瞬间,他是真想抬腿把小东西给踹南头去!

  满嘴的苹果派还是被雷军吐了出来,郭凯森万分沮丧:

  “其实你一使劲就咽下去了,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怎么还能吐了呢?唉,归齐你也没吃着。你等着,我出去再买一个吧。”

  郭凯森边说边真的就往外走。雷军被呛得至此还停不住地咳嗽,可看着小孩穿着长过膝的大T恤,晃晃悠悠地边嘚啵边往外走的傻样子,根本也生不了气,一把拉住他的手,忍不住笑着说:

  “你这个臭财迷!你就是人家说的那种要钱不要命的神经病!还咽了,能咽吗?你没看见我都快噎死了啊!是不是噎死我你才高兴啊!行了,哪儿都别去了,我都不爱吃甜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郭凯森让雷军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一边抬手提了提有些挂不住的裤子,一边说:

  “谁知道你还这么娇气呢?吃个派也能噎着。要是我在大块儿的东西到嘴里也不能噎着。不过,这也不能算本事哈,呵呵!哥,我在吃上怎么就这么有本事呢?怎么就这么馋呢?要不咱们老师总说我是个吃嘛嘛没够,干嘛嘛不行的吃货呢!”

  郭凯森自嘲地笑了起来,雷军也被逗乐了,忍不住捏捏郭凯森的脸,白净的小脸蛋立刻留下了两个明显的红印。

  “以后中国要是跟外国一样,有吃东西的比赛了,你就赶紧参加,准能得第一!”

  郭凯森边笑便扒拉开雷军的手,同时夸张地叫了起来:“哎呦!快把你的臭爪子拿开!怎么这么使劲,疼死我了!”

  雷军知道他瞎咋呼,作势继续捏了他胳膊两下,笑着说:“装什么装,根本没使劲儿,疼个屁啊!”

  郭凯森佯装愤怒,借机伸手打了雷军好几巴掌,还踢了他两脚:“你怎么知道我不疼?你是运动员,比一般人有劲儿你不知道吗?臭哥哥,就会欺负人,打死你!踢死你!”

  郭凯森手脚并用,气势很大,可那小细胳膊小细腿发出的力量对于雷军来说,真的就跟挠痒痒一样。他躲也不躲地乐呵呵地由着他踢打了一阵,才拉住他的小手:

  “长本事了是不是?还敢跟我动手了!再打我信不信我挠你痒痒肉?”

  雷军的话音刚落,郭凯森立刻觉得浑身痒痒起来,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一双手早早地从雷军身上跑回原位,忙不迭地说着软话:“啊?千万别!我服了!服了还不行吗?”

  望着站在自己对面的小孩,雷军心里说不出的感慨。这些年如果没有这个柔软的小孩,一直陪在自己的身边,那些孤独悲伤的日子,会不会还要更长些,更难熬些呢?答案是肯定的。郭凯森用尽他所有的光和热,陪伴这雷军度过了人生最黑暗的日子,让本来已经冰冷的生活有了温度。

  伸手把郭凯森搂到怀里,雷军的心里荡漾着不舍:“进了职业队,我以后肯定不能总回来了,你要好好上学,好好拍戏。别管咱们几岁,没有家长,就不是小孩,什么都得靠自己。森森,想要早点熬出来,你得要学会跟别人搞好关系,那样有了好机会人家才会想着你,懂不懂?”

  仰头看着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的雷军,郭凯森感动得又想掉眼泪了。

  正常人家出来的孩子,一两岁的事应该都记不得,因为那个时候,除了幸福的呵护,没什么特别的信号刺激他们的大脑。但郭凯森不一样,他忘不了被遗弃的恐惧,那种悲伤此生此世不会忘怀。

  每当这个时候,郭凯森都会庆幸,幸亏遇见了雷军,如果没有他,自己很难走出恐惧的世界,更不会有现在的生活。即便如此,他依旧比一般的孩子活得要小心,他懂得看别人的脸色,懂得进退,目的都是要让别人就算不喜欢自己,也不要讨厌他。

  雷军就要走了,以后一年都不一定能见上一面,一想这些,郭凯森心就疼。他们是孤儿,他们比同龄的孩子早熟,懂事,可他们也是孩子,他们最害怕的,一样是孤独,他们最难以承受的,一样是跟亲人的分离。

  看着郭凯森泛红的眼眶,雷军用手点了点他的头:“以前我就跟你说过,不许总哭。男孩子长大了就是男人,男人就是大老爷们,大老爷们哭就得让人笑话,懂吗?”

  郭凯森咬了咬嘴唇:“谁哭了?我早就不爱哭了。”

  小孩逞强的样子让人疼惜,雷军弹了弹他的鼻子:“行,你了不起了哈!森森,哥哥真的熬出来了,你也快熬出来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踢球,多挣钱,等你上了中学,我就把你从孤儿院里接出来,到时候我供你上中学,上大学。回头咱们买房子,那咱们就真的有家了!”

  一直逞强的小孩还是忍不住了,郭凯森大滴大滴的眼泪涌出眼眶:“我跟你一块儿攒钱,咱们买房子,咱俩就是一个家。”

  ……

  失眠真的不好受。

  雷军深深叹了口气,摸黑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烟来,然后下床趿拉着鞋,走到了阳台。

  点上烟,深吸一口,混着初春仍有些寒意的空气,雷军忍不住咳嗽起来。

  四周一片静谧,咳嗽声显得有些震耳欲聋。雷军像是被这声音吓倒,捂着嘴,努力控制着。

  这房子的隔音不好,这么大的动静会把郭凯森吵醒吧?雷军下意识地转头看看,漆黑一片,于是他又安心地抽了第二口。

  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买了房子,有了家。虽然房子是二手房,但入住的时候,雷军和郭凯森还是很高兴的。那时候,雷军刚从职业队下来,工作也还没有落实。

  其实雷军的职业之路走得并不顺畅,一是身体条件虽然不错,可进队没多久就负了伤,差一点被退了回来,二是没有过硬的人脉关系,好容易要踢上主力了,就赶上了部队精简撤编,雷军的条件不是最差的,可也不是最好的,队里左右权衡,很快他就被权衡出来了,成了社会闲散人员。

  本来雷军所在的俱乐部财力就弱,再加上又没当上几天主力,所以虽然那阵子正是中国足球开始烧钱的阶段,可雷军却还真是没挣着钱。不过毕竟是从部队下来的,人事在编,专业回地方,国家能给安置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工作,加上这些年的储蓄,买套房子,置个家的能力还是有的。

  那个时候,郭凯森高中毕业。曾经的小毛头,如今已经是身高185的靓仔了。毕竟从小有过不少的演艺经验,考艺术类院校的打算早就定下来了。

  雷军对郭凯森考学这件事,一百个支持,出钱出力,势在必得的架势让郭凯森都有压力了。

  对于进一步深造这件事,郭凯森其实一点都不热衷。这些年总是出去拍戏参加活动,耽误了不少功课,考普通大学自然是不可能,但是不是上艺术类的院校,郭凯森也有自己的想法。

  好歹也在这个圈子混了些年,里面的道道也知道一些。上艺术院校不但要拼实力还得拼财力啊!花大把的银子之后,也不过是跟他现在一样拍戏挣钱。郭凯森知道自己虽然不是什么明星,不过也算有些人脉,找个活干挣钱养活自己还是不用愁的。至于大红大紫这件事,郭凯森看得透透的,运气!那是绝对得看运气的事!

  说起运气,郭凯森忍不住偷笑,生下来就让爹妈给扔了,没病没灾的,却连个收养的人都没有的小孩,哪还有什么运气!

  所以雷军热心地张罗郭凯森考学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结果就让雷军给骂了一顿,说他消极,满身的负能量,说什么人得努力,机会是个有准备的人的。说什么天上掉馅饼都得掉在一直张着嘴的人嘴里啊!

  雷军一本正经地说,郭凯森一本正经的听,可心里已经翻了无数个大白眼:傻逼,怎么这么傻逼!就算你资质一般,可比你资质差的都让各大俱乐部挑走了,挣大钱去了,而你呢?只能当退伍军人,只能去小学教体育,还是合同制的,一个月3000块,这是为什么?

四 长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