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 麦当劳

  很多人都以为,那是雷军人生最辉煌的一天。灰头土脸的孤儿院一下子来了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电视台、报社的记者一大堆,那气派,雷军小学的、体校的校长都得台下坐着,教育局、民政局、体育局、卫生局的局长们簇拥着市长大人一起出席。院长的脸笑得都痉挛了,雷军却没怎么笑,他已经长大了,大到了开始受不了别人没完没了地消费他苦难。

  前几天的报纸,曝光了雷军的家世背景,父亲生意失败,携母双双自杀的报道,被描述的无比详尽。虽然雷军不是明星,也算不上是名人,但这样的新闻依旧能够博得读者的眼球。于是各种媒体一哄而上,不出一天,雷军的名字被叫响了。

  当年的亲历者纷纷出来爆料,无论立场如何,事到如今所有的人都很善良,一致对雷军表达了无限的同情,只是这份同情是否能让雷军消受,没人管。

  那几天,雷军彻夜难眠,从未有过的难受,说不清道不明。刚到孤儿院的时候,体内淤积的暴力因子,好像又回来了,让他抓狂。只不过十几年以后,他长大了,学会了控制情绪,虽然跟他的同龄人还被称为孩子,但雷军知道自己已经长大了,已经有了一颗成熟的心。

  一个孤苦无依的人有今天的一切,是没有资格要求别人尊重和体谅的。做不到一直微笑,就尽量做个有礼貌,识好歹的人吧!雷军把难受深深埋藏起来,让所有关注他的,帮助他的,都能淋漓尽致地彰显自己慈悲和善良。

  生日会开了整整一上午,这个讲话那个讲话,雷军一句也没听进去,他认真地凝视着前方,其实眼前一片涣散。

  回忆终于到尾声了,小童星郭凯森推着T市最著名的糕点店捐赠的蛋糕上场,为小寿星唱生日歌。

  小童星的歌声一点儿都不动听,一首简单的生日歌都唱得走调了。但效果却出奇得好,因为郭凯森感动得哭了,泪眼朦胧的样子煞是凄婉,让在场所有的人同情心大发,一曲高亢的“爱的奉献”响彻云霄,好多人都留下了激动的热泪。

  那一刻,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雷军,如果雷军也流泪了,该是多么的完美。可雷军实在是哭不出来,表情呆板木讷,用他自己的话说就像个傻逼。那一刻,没人知道他心里是如何地翻江倒海,那一刻,他突然特别特别地恨抛下他的爸爸妈妈。

  雷军钻了牛角尖,他想是不是不管自己如何努力,别人还是会认为,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大家施舍给他的呢?他如同乞丐一样的人生,在爸爸妈妈决绝离世之后,就注定了,改不了了!

  这个想法越来越清晰,清晰的让人悲观。一向自觉看得开的小孩,竟然想自暴自弃了。

  郭凯森到现在都琢磨不透,那天哥哥为什么突然对他冷淡了,甚至可以说是讨厌他,一付多看一眼都嫌烦的样子。说好了晚上两个人一块去麦当劳的,连个理由都懒得编,直接跟他说不想去,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是雷军第一次跟郭凯森闹脾气,好像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回到宿舍,雷军鞋都没脱就倒在了床上,脑子乱得一塌糊涂,心里不舒服,想跟人打架。只是这一天是休息日,同学们都不在,雷军憋了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泄。

  郭凯森就是这个时候走进来的。他拿着麦当劳的外卖袋子,有巨无霸,薯条,奶昔还有苹果派,都是他们俩共同的喜爱。

  就算看出来雷军不开心,郭凯森也完全没有往心里去。虽然他小小年纪最大的本领就是看人脸色,可这个本领从来不用跟雷军使。此时此刻,郭凯森是开心的,他想雷军也应该开心。不管不顾地凑到雷军的床前,腾出一只手轻轻推着雷军的背,微笑挂在他俊俏的脸上,一对惹人怜爱的小梨涡甚是好看。

  “哥哥,起来起来,闻见味儿了没?你知道吗,我今天真的狠了呢!买了大杯的奶昔,香草的,你每次都喝不够,今天……”

  郭凯森话都没说完,雷军腾地从床上跳起来,一伸手,就把他手里的奶昔打翻在地,瞪着眼,大喊:“谁让你进来的!滚!快滚!”

  郭凯森吓傻了。保持着拿奶昔的样子,呆站着得有十几秒,然后才低头看自己被奶昔弄脏了的衣服和鞋,大概有半分钟那么长,他才想起来哭,嚎啕大哭。

  哭声一响,雷军就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可偏偏怕郭凯森哭。一哭,他就心疼。

  不过今天就算心疼,他还是烦躁,所以他不想道歉,也不想安慰。看不了小孩可怜的样子,受不了小孩哭得如此伤心,雷军只好咕咚一声又躺下了,翻身冲着墙,拉上被子,闷声闷气地说:“走吧,赶紧走吧,我困了,想睡觉。”

  哭声延续了好久,里面的委屈和悲伤让雷军好几次都想拉开被子,但他忍住了。不知怎么的,就在这一分一秒消失的时间里,烦躁的情绪竟慢慢的走了,雷军的心变得平静了,可以正常的想事情了。

  为什么要烦躁?为什么要心生怨恨?自己没有父母,又不是别人的错,不管别人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自己都是受益的那个。比起孤儿院的其他小朋友,自己还不是最幸运的那个!一个人连一颗感恩的心都没有,就不能算是个好人!

  房间突然安静了,郭凯森的哭声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小孩可能已经走了。雷军深深叹了口气,还是没动。

  郭凯森跟他一样,是孤儿院里的幸运儿。虽然他现在还在孤儿院里生活,但他会挣钱了,还有了些小名气,地位自然不一样。比起其他同龄的孩子来,他有尊严,更有自由,可他也一样的不快乐,因为他跟雷军一样,他想要的,是他此生都不可能得到的。这就是他们的命啊,注定了,没法改。

  郭凯森自从知道雷军入伍的消息后,别提多开心了,简直比雷军本人都开心。他虽然年纪小,但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他用超出他年龄的世故体会着雷军的幸福:

  “铁饭碗,哥哥,这叫铁饭碗!你这辈子都不用愁了!”

  每当这个时候,雷军眼里的郭凯森就变得特别可爱,长大以后,雷军常常形容这样说话的郭凯森就是个小娘们儿,那个时候他还不会这个词儿,但是觉得那样的弟弟特别好玩儿,很可爱,小孩说大人话,一副假正经的模样。

  雷军躺不住了,他想要去找郭凯森,跟他道歉,哄他开心。于是他慢慢的掀开被子,扭头看向外面,才发现郭凯森并没有离开。他蹲在地上,拿着一块抹布,把撒得到处都是的奶昔一点一点的擦干净。

  郭凯森背对着雷军,不知道他在看他。伸手拿起摔得有点瘪的纸杯,使劲地晃了晃,犹豫了一下,使劲仰着头,把剩下的奶昔往嘴里倒。

  “别喝了,都脏了,我再给你买一杯吧!”

  雷军突然说话,把郭凯森下了一跳,一个哆嗦,撒了不少奶昔在脸上,他慌忙伸出舌头把嘴边舔干净:“还有挺多的呢,不能浪费。”

  郭凯森转过身子对着雷军,哭过的小脸脏脏的,身上又溅到了那么多的奶昔,样子很是可怜。

  雷军都不敢看他了,心一扎一扎地疼,他真是要多后悔有多后悔。郭凯森倒是不计前嫌,一手拿着纸杯,一手拿着脏抹布,小心翼翼地说:“我去水房洗抹布。哥哥,你是不是难受了?哪难受啊?现在还难受吗?”

  雷军腾地从床上跳下来,一把拿过郭凯森手里的抹布:“抹布怎么能弄干净啊?我去水房拿拖把吧!你先洗洗手,然后拿一套我的衣服,去澡堂子洗个澡。跑着去,还有半小时就该关门了。”

  郭凯森还是有些担心,伸出脏兮兮地小手准备摸摸雷军的脑门,被雷军不客气地扒拉下去了。

  “这是打算把这些脏东西都抹我脑袋上吗?真行!别这磨叽了,快点!行了,还是我给你找衣服去吧!回头你这脏手再弄得哪哪都是……”

  ……

  洗得干干净净的郭凯森穿着雷军的衣服,坐在小桌旁幸福地吃着巨无霸。一个小时之前的委屈早已经烟消云散了。

  “哥,以后咱俩都挣钱了,就天天吃麦当劳。我其实也特别爱吃麦香鱼,就是太小了,一个不够吃,两个都有点不够,呵呵呵!我现在觉得肯德基的辣鸡腿堡也挺好吃的,哥,我现在都不怎么怕辣了,真的。”

  雷军没搭腔,拿起桌上的餐巾纸,替郭凯森擦干净嘴角的番茄酱,然后又拿起苹果派,拨开包装递给他。

  郭凯森咽下最后一口汉堡,伸手接过苹果派,小口小口地咬着,煞是享受。

  “我第一次吃这个的时候,上来就咬了一大口,差点把我给烫死,可是我也没吐出来,就算烫了一个大泡出来,还是觉出来味了,好吃,真的好吃。不过就是要慢慢吃,小口小口的吃。”

  一个小小的苹果派,生生让郭凯森吃出了幸福感,不但让他自己陶醉其中,也感染了雷军。就算命运不济,可我们的生活一样也有阳光,一样也能开心自在啊!

三 麦当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