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上帝安慰奖

  从丁司承那出来后,素叶便漫无目的地走着。

  赶时间是假的。

  与人有约也是假的。

  落荒而逃才是真的。

  夜色遮住了她的神情,鞋子触地的声音寂寥孤独。素叶向来喜欢独来独往,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了一个人的旅行,只是这次毫无目的的独行倒有些伤感了。

  直到脚踝骨累到酸痛,她的脚步才停了下来,不由哑然失笑,她竟徒步走到了东直门内大街。

  这里素来热闹,到了晚上也不例外。

  不远处的喷泉随着爵士乐的节奏摇摆起舞,大片大片的水光被高高伫立的来福士霓虹灯映得如烟火般鲜亮,有欢声笑语的歌舞声,这里一入夜几乎是娱乐的天堂。

  素叶忍不住走近喷泉,轻轻仰面,她的脸颊有那么一瞬分外宁静,看着一串串腾起的喷泉,交织着五光十色,有水汽喷溅到了她的脸颊,在这渐渐进入酷暑的夜晚倒平添了一丝凉快,这一刻她竟感觉不到孤独了。

  有嬉闹声跌入了耳朵,是几个脚踩单排滑轮鞋的年轻人,他们相互赛着劲儿飚技,其中一个孩子似乎是新手,一时掌控不了方向冲着素叶这边就飚了过来,等素叶反应过来的时候已是来不及,瞪大双眼,两只脚像是被钉在地上似的一动不能动。

  千钧一发之际,她只觉得有一只手臂倏然强行将她搂了过去,紧跟着一只大手挡在了她的面前,水光与灯光交织成了美仑的华彩,映得这只大手骨节格外分明,那个失了方向的男孩儿也被这只大手顺势扯到了一边,一个扭转使这个男孩儿也免于被撞的可能,男孩儿滑轮鞋一转,冲着这边打了个抱歉手势又飙远了。

  一切发生得太快,短短几秒钟而已。素叶跌进了一尊结实宽厚的怀里,呼吸之间是淡淡的甘冽木质气息,好闻到了熟悉,她从余惊中反应过来,蓦地抬头,就这么不经意地与男人过度深邃的眸光相撞一起,如此近距离,男人脸颊英挺线条更立体清晰。

  “没事吧?”男人先开了口,低醇的声音伴着周遭曼妙的爵士乐异常好听,如从森林中抚落的清风,淡淡凉凉地落于她的头顶脸颊,令人身心愉悦。

  也可能,是因为有了音乐的点缀,他的嗓音才听上去不那么严肃。

  “没事。”多么熟悉的桥段,在那晚两人看片子时她看到吐也曾发生过这么一幕,她似乎与这尊胸膛有了不解之缘,却还是无法摆脱这道低沉嗓音的蛊惑,意识也跟着昏昏沉沉的,轻声脱口逸出了句,又顿了顿神情转为由衷,“谢谢你,年先生。”

  拍电视剧啊?还是上帝实在看不惯她一个人自艾自怜,竟能让她在这么个偌大的北京城与这个男人相遇,还如此地“英雄救美”式,看来上天对她还算不薄,最起码能在她情绪低落的时候给个安慰奖。

  “你一个人闲逛。”年柏彦没马上放开她,低头凝着她的脸,这一刻的嗓音听上去有些柔和,像是句问话,却又透着太多肯定。

  从叶家出来,他原本是打算回公司,经过东直门等红灯的时候隐约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那道影子很寂寥,四周都是夜色笼罩下的喧嚣,只有她无声无息地那么安静,静静地四处张望,静静地漫无目的地走着。

  她的影子太多静谧,太多思绪袅袅,似乎与这都市夜生活格格不入,可又那么轻而易举地吸引了别人的目光,自然,也包括他的。

  

上帝安慰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