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纪东岩

  失落,犹若一地残花落叶,还没来得及收拾,一只手臂便懒洋洋地搭在了素叶的肩膀上,紧跟着一道揶揄嗓音落下,“亲爱的,怎么一副含酸捻醋的模样儿?”

  意外出现的人和动静着实吓了她一跳,条件反射回头,对上了一双男人邪魅狂狷的眸,他正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她,不,更确切来说,他更像是打量着一头猎物,连同他的眸光都迸发着觊觎的光亮。

  这男人……

  “我不认识你,别瞎套近乎。”素叶毫不客气地拍掉了他的“狼爪”。

  男人刚要哀嚎——

  “东岩,你小子走得还真快。”丁司承几个快步上前,伸手拍了男子肩膀一下,林要要在他旁边一脸甜蜜地腻着。

  “跟你在一个机舱里共处了六七个小时,下了机第一件事就是赶紧活动筋骨。”被叫做东岩的男人活动了下胳膊腿儿,又转头冲着素叶挤挤眼睛,“是不是亲爱的?”

  丁司承诧异地看着他们两个,“你们认识?”

  “当然。”

  “不认识。”

  两人异口同声。

  丁司承和林要要都懵了。

  “这位先生,你的人生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你见到个女人就叫亲爱的?”素叶皱眉,她一向不喜欢这种看上去很纨绔子弟类型的男人。

  “你不会真忘了吧?我这辈子可忘不了你,前几天是你一脚把我从蹦极台上踹下来的。”男人故作无辜惊叫。

  素叶蓦地想起,下意识看向林要要,林要要这才认出他就是那个相亲男,跟素叶两个大眼瞪小眼,一脸的尴尬。

  “行了,亲爱的你也不用那么内疚,咱俩来日方长。”男人抬腕看了一眼,“司承,我要赶回公司开会,改日再聚。”

  “好。”丁司承点点头。

  男人重新看向素叶,笑了笑,倏然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素叶一惊,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听他爽朗大笑转身离开。

  丁司承一愣,下意识皱皱眉头。

  “司承,你什么时候跟这样的痞子成了朋友?”素叶转头,冷静盯着丁司承。

  丁司承马上做举手投降状,“天地良心,他可不是什么痞子。”

  “他谁啊?”林要要也被那男人的举动吓得够呛。

  “纪东岩,纪氏集团大少爷,纪氏亚洲区总经理。”丁司承缓缓曝出刚刚男子的身家。

  ————————————我是分割线小妞儿——————————————

  “你的情况有没有好转?”干净清新的治疗室,有明艳的阳光从窗棱散下,这是丁司承出国之前的私人心理诊疗室,三人从机场直接回到了这里。

  素叶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回国后倒是不经常听到那个声音和音乐了,不过有那么几次还是凌晨一点醒过来,哦,有一次不是……”她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丁司承。

  丁司承即是她学业上的导师又是工作上的导师,念大学的时候丁司承是学校高薪外聘专家,那个时候她最爱听他讲课,国外进修的那几年,丁司承也恰巧在国外开了心理咨询机构,这样一来,她便有充分的条件在他的机构中实习,接触个案。

  每个心理咨询师都要有名导师,因为心理咨询师也是人,在疏导别人的同时自己也需要情绪疏通。丁司承,在她眼里即是成功的心理分析师又是出色优秀的男人,三十二岁的他正值事业亨通,再加上举手投足温文尔雅,自然而然成了炙手可热的高品质男人。

  素叶的迟疑自然逃不过丁司承的眼睛,“那一次是什么时候?”

  “是……”是那天早晨她在年柏彦床上醒来的时候,当她听到那句“快逃”和音乐声惊醒时天气已亮了,就那么一次不是在凌晨一点钟醒过来。“偶尔有那么一天,我惊醒的时候竟然天已经亮了。”她自然不可能跟丁司承实话实说。

  她对丁司承的感觉很复杂,有喜欢也有崇拜,这么多年她是在他的帮助下不断成长,没有丁司承就没有她素叶的今天,她依赖他继而也爱慕他,可是……

  丁司承喜欢的人是林要要。

  那一年林要要飞到国外找她玩,丁司承与林要要一见钟情,虽说一直两地相隔,但两人的感情始终未变。

  林要要是她最好的朋友,就算她素叶爱惨了这个男人也绝不可能说出口;丁司承是她最好的导师,就算她再心生爱慕,当他和林要要确定了恋爱关系后她也便敬而远之,这也是她一毕业就回国的原因。

  丁司承听闻她的话后皱紧眉头,“小叶,你没跟我说实话。”

纪东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