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有关老屋的噩梦

  他的嗓音很嘶哑。

  乍一听就如同一把破旧的走了调的风琴,充塞在耳朵里是极度的不舒服。

  素叶的心没由来地“咯噔”一下,梁轩始终没移开双眼,一对瞳仁近乎被死灰般的白给填满,她看得极度清晰,是发自内心的惊恐和绝望。

  “年柏彦,要杀你?”观察了半晌后她问了句。

  梁轩的双眼倏然朝旁边撇了撇,又迅速转了回来重新落在素叶脸上,沙哑着嗓音道,“是,他、他要杀了我,他和我妻子要把我杀了。”

  素叶下意识抬眼看了不远处的镜子,镜子里只能映出她的一张素净脸颊,深吸一口气后沉吟了下,“既然他有心杀你,如果我现在就给你一把刀,你想去杀了他吗?”

  “我……”梁轩的瞳仁深处意外地闪过一丝迷离,很快,却被素叶敏感抓住。他似乎真的在思考,眉头蹙得紧紧的,大约两分多钟才喃喃道,“不……我要藏起来,我、我不能被他找到……不能。”

  “如果我给你一块木板,有了这块木板别人就不会看见你,你会把这块木板挡在你身体的哪个方向?”素叶顺着他的话毫无预警地问了句。

  梁轩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身后!我要挡在身后!”

  素叶闻言后沉默了,漂亮的柳叶眉蹙成严肃的弧线。

  “素医生,求你救救我吧,是你说的可以帮我!”梁轩的情绪倏然转为激动,挣扎着刚要坐起,却因身体上的疼痛而脸颊扭曲,他大口大口地呼着粗气,“我现在每天都在做噩梦,梦见年柏彦要杀我,梦见他俩把我推进水里,水里黑暗无比,我很冷也很害怕。水里还有一条狭长同样幽黑的通道,我……我只能顺着通道游过去,通道很窄,另一头却有一幢阴森布满荆棘的老屋子……”

  “你进去过那个屋子吗?”素叶盯着他的脸,一字一句问道。

  “我进去了……几乎每一天都会进去。”梁轩全身都在颤抖,原本就毫无血色的唇变得更加惨白。

  “屋子里有什么?”如果是每天都在做的噩梦,相信他已经记得十分清楚了。

  “有、有……一口棺材。”梁轩的牙齿因为紧张而上下碰撞,产生十分刺耳的摩擦声。“我看见我弟弟躺在棺材里,可是他竟长着翅膀飞走了,然后……然后我又看见了我的妻子,她、她和年柏彦待在一起,他们、他们拿着刀冲我砍过来……”说到这儿,他的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歇斯底里,“我受够了!受不了了!”

  素叶看着他重重叹了口气,神情愈加严肃。

  从看护病房出来的时候,窗外已日上三竿。春风拂面时沁着醉人花香,池旁拂柳低垂,看过去是大片的亮绿色,湛澄的天空如一方碧蓝琉璃,北京的春日总是美到了极致,亦短暂到了极致。

  这世上,最美的东西往往是最短暂的。

  素叶在见到年柏彦后始终没说一句话,直到两人上了车,年柏彦将其中一杯热腾腾的咖啡递到她手里的时候,浓郁的咖啡香塞满整个车厢,连同男人身上醇澈的气息一并揉碎滑落她的呼吸。

  他一句话没问,直接发动了车子。

  而素叶,在喝了一口咖啡后抬眼,若有所思地看着年柏彦的侧脸,从这个角度看上去他是极英俊的,完美刚毅的脸型无懈可击,可他微抿的薄唇及倨傲的下巴也能看出他的无情。

  “从看守病房出来到现在,我始终在想一个问题。”待车子滑入主干路后,素叶轻声开口,葱段般纤细手指在咖啡的暖意下终于恢复了一点点的暖。

  前方是红绿灯,年柏彦放缓了车速,直到车子挺稳后他转头看着她,目光一贯平静,耐着性子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素叶调整了下坐姿,又轻抿了一口咖啡,她的眸光亦变得平静,“有的人精神状况明明有问题,却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工作;有的人明明就是个正常人,却被关进精神病院里活生生被人当成是精神病。这样的情况不多见却也存在,年先生,你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有关老屋的噩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