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伞下的男人

  大雨冲刷了京城的热闹,雨雾席卷了夜色,夜阑偶尔的电闪雷鸣将这座城的浮华洗净,只留下一串串霓虹朦胧的光影,这样的天气,长安街一如既往地堵成了长龙,红艳的尾灯与闪电交相辉映,极为壮观。

  联众心理坐落在繁华办公区三里屯SOHO19层,与三里屯Village、酒吧街隔街相望,占据了小资格调的天时地利的便宜,是一家中外合资的权威心理机构,除了接重要的个案外,机构还担负心理行为研究和实验的任务,能在这里入职的心理师学术背景都不容小觑,所以天时和地利都具备的高级职场,人和自然是少不了的。

  晚九点半,三里屯的夜生活被大雨逼得销声匿迹了很多,在不断闪耀的各类广告屏幕的装点下倒是显得端庄了不少。联众的工作人员还在加班,并没有因为窗外的那场大雨而影响工作热忱,只是这个案子有些棘手。

  “王萍曾因患有严重抑郁症在我们机构治疗了一年多的时间,上个月已得到康复通知,昨晚十点五十九分意外坠楼身亡,警方已对王萍的丈夫展开调查,王萍的丈夫却一口咬定王萍是因为心理疾病而导致跳楼身亡,为此警方希望我们配合调查。”站在幻灯前介绍个案的是联众心理权威心理医生何明,穿着一丝不苟,嗓音略显随意,但眉宇间明显有些严肃。

  “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我们联众不利,警方也说了,现场没有打斗的痕迹,王萍自杀的可能性很大,很显然,如今所有的矛头全都指在我们头上。”开口说话的是擅于催眠治疗的方蓓蕾,精致的妆容,态度较为激动,前不久已成为美国临床催眠治疗学会会员。

  在座的除了这两位外还有七八位职业心理治疗师,其中一位是联众心理的所长、权威心理学教授丁启鹏。闻言方蓓蕾的话后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块,两鬓发丝在窗外电闪雷鸣的映照下更为斑白,他看了一眼时间,缓缓道,“我们再等一下素医生,说不准她会有不同看法。”

  “那位刚刚回国的女博士?”方蓓蕾轻笑中带着一丝高傲,“丁所长,王萍这个个案是我和何医生一直跟进的,发生了意外连我们都没找出原因,那位素医生连情况都不了解,就算来了也不过人云亦云。”

  所长张了张嘴巴刚要开口解释,身边的一位治疗师也跟着帮腔开口,“所长,我们实在不明白您为什么要外聘个组长回来,那个素叶个人资料少得可怜,长得是圆是方我们都没见过,再加上她只有28岁,哪会有那么多的经验?”

  其他人也开始众说纷纭。

  所长丁启鹏始终安静地看着他们,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里所有的治疗师哪一个不想去争组长的职位?他就是不想打破了平衡才特意外聘高层。待几人七嘴八舌平息后,他伸手做了安抚大家情绪的动作,“素叶的临床经验也许没你们那么多,但她的观点很独特,早几年我已经注意到她的硕士论文,是位不可多得的人才。”

  何明皱皱眉头,“就算她再有能耐也不过纸上谈兵,拿王萍的案子来说,连警方都开始认定她是自杀的了,所有人几乎都认定了王萍是自杀,全都站在了一边,难道她还能找出异议的证据来,我就不信——”

  “所有人站在一边不一定都是好事,比如他们都站在船的一边。”一道嗓音横空打断何明的言论,干脆利落,连同高跟鞋的声音也丝毫不见拖泥带水。“王萍不是自杀,疑点在她丈夫身上。”

  所有人惊了一下,朝着会议室门口看过去——极为干练冷艳的女人,剪裁得体的职业装丝毫掩盖不住女人妖娆身姿,简短职业裙将她整个身段衬托得更加完美,修长双腿不见一丝赘肉,如皓月的光泽。她的身后就是落地窗,大颗大颗的雨点砸在上面形成了雨雾,她就如雨夜中人鱼,美丽惑人。她手里拿了把伞,有几缕长卷发被雨水微微打湿,却更平添罂.粟性感的滋味。

  男同事们全都咽了下口水。

  丁启鹏先反应了过来,赶忙上前打了个招呼,对着大家郑重宣布,“这位就是素叶素医生,联众心理的外聘组长。”

  话音落下后有人先带头鼓了掌,渐渐地,掌声加大。

  素叶静静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又看了看幻灯播放的照片,径直走到会议桌前,伸手直接关掉了幻灯片,所有人面面相觑。

  “我接到丁教授的电话,之所以赶过来只想说明一下几点。”她的嗓音如窗外的雨,清冽却有力度,“首先,王萍已经康复,在回国的路上我已经看过所里所有的个案资料,包括她的。在她接受最后一次的心理治疗时提及她所做的梦,她的梦是明朗的自由的,从她的梦中内容完全可以看出她已经恢复了正常的逻辑思维,不再呈现被抑郁困扰的状态;其次,建议你们将目光落在王萍丈夫的心理行为上,他常年陪同患者,心理是不是已经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我也可以理解成王萍在面对丈夫时丝毫没想过反抗,王萍他杀的可能性也很大;最后——”

  她的语速很快,逻辑思维却十分缜密,说到这儿的时候稍稍停顿了一下,将目光准确无误地落在了方蓓蕾和何明身上,冷静的嗓音多了一丝严肃,“王萍真的要是自杀,我建议两位可以提前退休了,连王萍是否真的康复都要去质疑,那么我自然也要质疑两位医生的专业性。”

  何明很是尴尬,方蓓蕾一脸通红倏然起身,刚要回嘴丁启鹏马上打住了架势,“素医生,你是怀疑王萍的丈夫有心理问题?”

  “这是王萍丈夫在升职时做的心理评估报告,等你们看完了不妨交给警方,王萍是自杀还是他杀这是由警方来决定的,我能决定的只有王萍丈夫的心理状况。”素叶将一份报告从挎包里拿出来,放在了会议桌上,从开口说话到将报告放在桌上几乎一气呵成,果断干练。

  其他人倒吸了一口气,他们均没料到这个空降兵竟然做了这么多的功夫,就连方蓓蕾也愣住了,好半天才拿过报告坐了下来。

  丁启鹏也似乎松了一口气,脸上的笑容增多,显得雍容福气了很多,他真真儿是没看错人,刚要夸上几句岂料素叶冲着他又开口了,“丁教授,一周后才是我就职的日子,今天算是临时加班,还有,因为暂时没在这里办公,我的车子只能停在地面停车场并且自己掏钱。”紧跟着她抽过旁边的一张纸条,在上面优美地划过一串数字递到他手里,“这是我的银行账户,加班费外加停车费明天一并打到这个账户。”

  “啊?”丁启鹏怕是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这种事。

  “哦还有,我这个人没加班的习惯。”素叶走到门口后又想起了这点,冲着丁启鹏补充了一句,身后是大片雨雾中串起的霓虹,她在其中美得亦真亦假。

  直到高跟鞋声彻底消失了,不知谁冒出了一句:太帅了,真有个性……

  ——————————华丽丽分割线———————————

  素叶下到一楼的时候,外面的雨更大了,雷声大作伴着在大理石地面上炸开的水花,跟上帝灭世一样恢弘磅礴。又是一道闪电的光影映了过来,将一楼24小时不间断播放各类新闻的液晶屏照的透亮,不可避免地,素叶跟着这条光亮看清楚了屏幕上新闻的内容。

  还是有关精石集团上市的新闻。

  新闻的声音很小,又或者被轰隆隆的雷声掩盖。素叶在屏幕前站了很久,直到听见“精石上市集团总经理年柏彦”这一串的字样后柳眉蹙紧。

  之前她只关注精石集团却忽略了年柏彦这个名字,他究竟什么来头?精石集团成功上市是否跟这个人有关?

  素叶的心很乱,焦躁烦闷,不知是因为精石集团,还是因为年柏彦这个陌生的名字,又或者仅仅是因为今夜的雨太大了,扰乱了她的心神?

  深吸了一口气,有雨腥味儿直接窜进了她的胸腔,呛得她咳了几声,使劲攥了攥雨伞后转身走出了办公楼,透过雨雾,她看见她那辆火红色的吉普车被雨水冲刷得更加干净,像是一团烈焰在跟滂沱的大雨抗争到底。

  素叶只顾着冲向自己的吉普,压根没留意不远处正在停靠的商务车,暗调的黑,近乎与这雨夜融为一体。

  车子停稳后,车门打开,司机先行下了车,撑起一把黑色雨伞,很恭敬地拉开了后车门。先是迈下来黑色西装裤修长的腿,而后是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健硕骨骼昂藏在春季薄款大衣中,笔挺流畅尽显尊贵。黑色雨伞遮住了他的脸颊,却依稀可见他方正有型的下巴。

  “还有女孩子开这车呢,这年头这款的吉普可不多见了。”司机眼尖看到不远处的红色吉普,下意识感叹了句。

  男人顺势看了一眼过去,雨刷扫过又配合了一道闪电,将挡风玻璃映得透亮,车里女人那张绝美冷艳的脸丝毫不差地落进了他的眼。

  雨点在黑伞上面敲打出动人的旋律,淅淅沥沥犹若催眠。

  他站在伞下,微微眯了眯眼,深眸始终盯着女人的脸颊没有移开。

  “年总?”司机见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吉普车的方向,略感惊讶地唤道。

  男人这才收回目光,不疾不徐,“进去吧。”

  “是,年总。”

伞下的男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