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36 怜悯(五)

    海然摸索着墙壁站起来,眼前模模糊糊,勉强能看清脚下的路。她一手撑着墙,一步一步走得如此艰难又小心翼翼。

  顾熠笙站在电梯门口,手里还提着那晚来时的行李箱。

  他面色苍白憔悴,目光追随着那抹瘦小到可以忽略的身影。没错,那是海然,他朝思暮想的女人,她的生活也正如他五年前期望的那样,支离破碎。

  是的,他成功的让她跌进地狱,同时自己也跌入了万劫不复。

  走出医院大门时,林淮漾的车就停在路边。他开门下车替他把行李箱放好,又系上安全带扭头对顾熠笙笑道:“看你这样子都还没恢复,怎么出院了?”

  “事务所还有事等着处理,我是一天也闲不下来。”他无奈开口,打开车窗想让自己清醒点。

  林淮漾也不忘戏谑他,“谁让你当初选了这条路,待遇不怎么样,工作又累。还是学校好啊,瞧我这一天闲得……”

  “你确实是闲得过分了!”顾熠笙睨了他一眼又扭过头看窗外。

  “你就羡慕嫉妒恨吧!对了,今天还回事务所吗?”

  “我打算明天回去,怎么,你有事?”他挑眉,问道。

  林淮漾耸耸肩,加快了速度,笑着说:“今晚要不要出来喝几杯,我见你面色憔悴又形容枯槁,想必是不少烦心事堆在心里。”

  顾熠笙低声笑了,他和林淮漾相觑一眼后又笑起来。

  “也罢,这段时间一直忙工作我俩也没好好聚聚。”他叹出了声,心里好似轻松了不少。

  海然收拾了遗落在病房里的衣物,才下楼到大厅替海灵办了出院手续。后来,医生才告诉她,病人的费用早已经付清了。

  下了公交车,放眼一看发现天色还早,西边晚霞还不曾露面。

  海然决定去菜市场逛逛,家里也没剩什么菜了。菜市场在小区后面,绕过居民房就是,当初选择这个房子时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

  她看了一眼手机,才刚好五点,这个时候菜市场里最热闹,凑在一起打牌的人们都准备买菜回家做饭了,也正是这个时候的菜价或许会便宜些。

  一边走着一边望着,看到那边正在买猪肉,海然突然想吃狮子头了。就买了半斤五花肉,还有一块钱的小葱,家里正好还剩了一些生粉。她几乎快走遍了整个菜市场,最后只买了一斤木耳菜和几个小番茄,拎在手里还是沉甸甸的。

  回家时黄昏逼近,天边被暮色所笼罩,这一切都被太阳余晖镀上一层金灿灿地黄。

  街道渐渐安静下来,她独自一人走在路上身后的影子被余晖拉得老长,泛黄的画面一幕幕漂浮于脑海,脚下的路、眼前的景也开始模糊。

  海然停下步子,紧闭上眼,一阵酸痛袭来。

  歇了好一会儿再睁开眼,虽还是有一丝不清晰却能看清脚下的路。她加快了脚步,回家就滴了医生开来的眼药水,这两天昏了头都忘记滴药水了。

  谢雨珂敲门时,海然正好做了两个大丸子。

  “然然,今晚我可是到你这儿混饭来着,有没有我的份啊?”谢雨珂踱着步子来到厨房里,看到她刚刚做好的大丸子,惊讶道:“呀,今儿可是有口福了,正好俩,你一个我一个!你知道吗,我爸爸做狮子头特难吃!”

  看着谢雨珂焦虑的小脸,她嗤的一声笑说,“我可是要上谢叔叔那儿告你一状!”

  “小样儿!”谢雨珂白了她一眼,继续切葱花,“我爸早就不吃这一套了,你说了也没辙!”

  海然作势关了火,“那我不给你做狮子头了。”

  这边谢大夫早就举双手,摇白旗了,“哎哟,可别!我错了,海大厨,我真错了!这样吧,让小的给你打打杂怎么样?”

  说罢还眨巴着眼睛,一脸期盼望着海然。

  她伸手戳了戳谢雨珂的脑袋,啐了一口,“瞧你这没骨头的样儿,就吃的也能把你糊弄成这副模样,真是德性!”

  谢雨珂嘿嘿一笑:“那还得看谁做的。”

  姐妹俩吵嘴后又说笑,屋子里被饭香弥漫。最后,她又炒了个番茄鸡蛋,煮了个木耳菜汤,就算是晚餐了。

chapter36 怜悯(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