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34 怜悯(三)

    海然被她骂得懵然,愣愣看着海灵泪水横流的脸,“妈妈…怎么了?”

  “怎么了?”海灵冷冷一笑,指着屋子里恨恨开口:“她死了!海然,你高兴了,你满意了,妈妈她死了!”

  ‘啪’地一声,打过海灵的掌心渐渐生疼,院子里回荡着海灵的声音,“海然,我恨你!是他,这一切都是他!我恨你们!”

  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惊动了楼里的邻居也惊动了住在对面的谢雨珂。

  她的母亲死了,她怎么会高兴?

  海然跌跌撞撞推开门口的海灵,一滩血从客厅汨汨流出。她站在血泊里,看到母亲安静地躺在沙发上,鲜血一滴一滴从手腕划落,溅起一朵花。

  地板上、沙发上,墙上都是鲜红一片。

  仿佛是被谁扼住喉咙,喘不过气来。海然慌慌张张地从书包里拿出手帕想要绑住母亲流血的手腕,却碰触到她冰凉地指尖吓得浑身一颤。

  她摇头,泪水从眼眶里滚出来,打在地上血泊里。

  那陌生的温度,仿佛不是来自母亲的掌心。

  她捂住发抖的双唇,泪如珍珠一颗一颗滴打在母亲的手心,那是曾经无数次唠叨自己的妈妈,那是不辞辛苦将她抚育长大的妈妈,那是她在世上最亲最爱的人,那是一辈子都不会离开她的人!

  “妈……”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开口的。

  可躺在沙发上的人,再也不会睁开看她一眼,海然不敢相信,这一切像是一场噩梦,也许现在是梦醒的时候了。

  现在,她除了知道流泪还是流泪。

  海灵站在门框边,冷眼注视着痛哭流涕地海然,心底的恨意越积越深。她清楚地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个叫做顾熠笙的男生造成的!

  八月末的月在天边渐渐圆润,带着暑气的热风一过空气中弥漫着荷花清香。她们曾经多少欢笑,多少年少被时光逐渐掩埋。而她,同时埋葬了一段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也许,是梦、是真实,多年后回忆起来却依旧还有心痛的感觉。

  第二天醒来时,海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

  谢雨珂趴在床沿边睡着了,身上还披着白大褂。她轻声掀开被子,却还是惊醒了谢雨珂,“然然,你醒了?”

  “海灵呢?她怎么样了?”

  “海灵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我问过主治医师了,她已经平安度过危险期,接下来只需好好静养就会好起来,你也别太担心了。”谢雨珂的声音柔和却不失坚定,“你昨夜怎么昏倒在走廊上,还好有查房的医生发现了你……”

  脑中断断续续跳出一些画面,她记得护士告诉自己海灵需要输血,后来她一直哭闹,最后自己又好像失去了知觉。

  “小雨,我想去看看海灵。”

  谢雨珂搀着她下楼,海灵就住在四楼最左边的单人病房里。

  她伸手推开微敞的房门,悄无声息走到床边,熟睡中的海灵瘦得不成样子。脸颊两边颧骨也逐渐凸显,眼窝深陷,许是失血过多,连嘴唇的颜色也几乎和惨白的脸色混在一起了。

  左手腕上被消毒纱布裹住,她不敢想象那个伤口到底有多深。

  看着病床上的海灵,泪光在眼眶中打转,她的妹妹竟憔悴成这般模样,而她还懵然不知。

  她们争吵仿佛还是昨天的事儿,一转眼她就躺在病床上了。

  “然然,别哭了,范医生说你的眼睛留下了后遗症,当心越来越严重。”谢雨珂扶住她轻颤的身躯,低声劝慰道。

  海然默默无言,只是替海灵掖好了被角,安静退了出去。

  病房的走道里,偶尔经过一两个出门的病人推着吊瓶,脸色蜡黄眼神涣散。她伸手扶住了墙壁停住了步子,心底却突然浮现出那个黑色背影。

  “小雨…你知道给海灵输血的人是谁吗?”她颤着嗓子开口。

  谢雨珂心里一惊,神色闪过一丝慌乱却用微笑掩饰过去,“这个我倒没听说,好像是医院从血库里调过来的……”

  “是么?我记忆里隐约有个黑影,看不见脸……”

  “你太累了,然然。”谢雨珂和她来到玻璃窗前,医院广场上来来往往的人匆忙擦肩,门诊部那边更是人潮拥挤,那些伤悲和绝望正如午后阳光一点一滴榨干灵魂。

chapter34 怜悯(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