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33 怜悯(二)

    海然浑身一颤,猛然抬头却看到低头查看着她伤势的顾熠笙。还挂在眼睑的泪水划落,最后滴进他的黑发中,沁凉传遍全身,他抬头对上她面无生气的脸。

  “你来干什么?”她腾地一声站起来,宛若一只受惊的刺猬。

  他就站在她面前,什么也没说。

  只是想要治好她流血的伤口,想要替她把乱发理顺,想要抚平她紧蹙的眉心,她在自己面前永远都这么狼狈需要人照顾。

  顾熠笙从口袋里抽出纸巾,替她擦干渗出来的血迹,却被她用力推开。

  “海然…”他的声音喑涩得吓人:“别闹了,你的脚还在流血……”

   她看着眼前的顾熠笙,心底却有说不出的可笑,最后她还真是讽刺着开口:“顾先生,我妹妹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我没功夫和你在这儿拉拉扯扯。所以,请你离开!”

  这样的绝决,正如五年前那个雨天他对她说的那些话。

  顾熠笙在心底轻叹了声,他只是来看她一眼,确保她平安无恙了他才能安心。提起行李箱,他的整张脸被疲倦所笼罩,整个人有点恍惚。

  此刻,病房大门却被推开了,护士取下口罩对海然道:“你是海灵的家属?”

  “我是她的姐姐。”她揪着双手颤颤地回答。

  “医院里的O型血浆已经没有库存了,还得从另外一个区调运过来。可病人状况不好,加上失血严重,恐怕挺不过来,需要紧急输血,你是O型血吗?”护士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海然吓得险些昏厥过去,双眼莫名一阵刺痛。

  她摇头,泪水哗哗直流,双腿瘫软在地上:“不是O型血不可以输吗?护士小姐,你一定要救救她,求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妹妹……”

  “不是我们不救她,O型血浆库存本就稀少,这…小姐你倒是先起来说话啊……”护士被海然的模样惊吓到了,她像疯了似的只知道哭喊。

  “医生,求你们一定要救救她,我就只有她一个亲人了……”瘦削的身子却爆发出不寻常的力气,她紧紧抓住护士的衣角,眼里悲伤又绝望。

  这样绝望地目光、悲凄地声音正如一把盐,洒在顾熠笙的伤口上。

  “我是O型血。”

  走廊里突然静了下来,护士看了顾熠笙一眼才道:“跟我来。”

  海然如失了魂魄一般,抬头却只看见一个黑色身影越渐越远。她蜷缩起双腿,把整张脸放在膝盖上,眼前忽明忽暗又酸涩得难受。

  走廊里被夜风灌进来,她穿着短袖和九分裤坐在冰凉地地板上瑟瑟发抖。脑子里面浑浑噩噩的,只要一闭上眼就被一片血腥包裹住。

  她的记忆里,剩下的竟全是痛苦。

  高二暑假的那个晚上,海然在谢雨珂家里做完了作业,看天色暗了便要回家了。谢雨珂留她吃了晚饭再走,却被她推辞了。

  自从爸爸出了事,她就很少出门,留妈妈一个人在家里她心里总是很难受。谢雨珂的家就在自己家对面,因为很近她才答应她过来做作业。

  掏出钥匙准备开门,大门却被海灵猛地推开。

  海然措手不防,后背狠狠撞在水泥墙上,海灵指着她,咬牙切齿大骂:“海然,你还是人吗?让你在家里陪妈妈,你滚哪里去了,你现在还回来做什么,你怎么不去死!”

chapter33 怜悯(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