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有很多他的事,她是不清楚的

  那个易素芳对儿子一直虎视眈眈,别是要出什么幺蛾子吧?

但是刚刚的情景让她一下子醒悟了,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雷老爷子已经是八十岁的人了,身体不可能一直硬朗下去,也开始走下坡路了,也是,自己都是五十多了,何况是公爹呢?

从婆婆嘴里,灵夕有了简单的认识,刚一见面那会儿,对于易素芳,她也和秦静丽是一个想法,现在看来,真的是自己多心了。

“小夕,天阳这孩子倔,你平常帮妈劝着点儿,啊?爷爷的身体真的不如从前了,禁不住打击和刺激了。”秦静丽心里不免担心。

“我知道了,妈。”嘴上这么说,灵夕心里可没谱,那男人强势霸道,会听她的?毕竟两人并不是因为感情才结的婚。

又聊了几句,秦静丽才走。

灵夕打了个哈欠,赶了一天的路,这时已经很累了,倒在床上,没一会儿,灵夕就睡了过去。

书房里,烟雾缭绕,很少抽烟的雷天阳,此时就跟个烟篓子一样,烟灰缸里,已经有了不少烟蒂。

高大的身躯窝在皮椅内,脑子里,浮现出当年的一些画面。

“滚!怎么死的不是你!”

“孽障!孽障!”

“居然敢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给我滚!”

......

雷天阳眼睛猩红,原本还燃着的香烟,被他一点点攥在手心里,仿佛那不是他自己的手。烟末顺着手滑到了地上,雷天阳靠在椅背上,仰头,闭上了眼,脸上带着无尽的苦楚,转眼五年多了,可是那些痛,好像丝毫没有减退过......

灵夕是被冻醒,她爱踢被子,迷迷糊糊的摸过被子盖上,下意识的伸手摸向旁边,没有人,借着小夜灯昏暗的光,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灵夕起身出了卧室。走到书房门口,一道光从门缝里透出来,门没有关。轻轻推门进去,灵夕皱眉,好重的烟味儿。

书房内,灵夕环视一周,发现雷天阳侧脸伏在桌子上,眼睛红红的,神情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

灵夕走过去,有所感觉,雷天阳缓缓的坐直,看着她。

“已经很晚了,去睡吧。”声音轻柔,就像山涧清亮亮的泉水,浇在雷天阳心上,那心好像不再干裂的疼了。

雷天阳盯着灵夕。

灵夕敷上他的大手,将自己的小手塞进大手中,轻轻的拉了拉,原以为要使多大劲儿呢,结果一拉,男人就跟着起来了,顺势,灵夕拉着他往外走,男人乖乖的跟在后面。灵夕拉着他一直走回他们的卧室。

“一身的烟味儿,去洗洗吧。”灵夕说着,给男人解扣子脱外套,男人看着她,很配合,任她摆布。

“去啊?”脱了外套,男人依然没动地儿,灵夕催他,见男人还是没反应,灵夕干脆拉着他,将他送进了浴室。

“快洗吧。”灵夕回身出来,伸手关门,却看见男人还是不动,灵夕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男人心里肯定是有心事,也知道他此时的心情很不好,但是她也不知要说些什么,毕竟她还不了解他,有很多他的事,她是不清楚的。

第六十五章 有很多他的事,她是不清楚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