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嫁给我

  “雷天阳,某军某团营长。”雷天阳习惯性的伸出手。

灵夕不自然的一笑,也伸出手,两手隔桌相握。

柔软细滑的小手,让雷天阳觉得就像丝绸一样,他生怕握不住,不禁用了力度。

‘嘶’灵夕小声的吸气声,提醒了他,雷天阳不好意思的放开,但是脸上,依然是没有任何表情。

“雷营长,你找我是有什么事?”灵夕直奔主题,不卑不亢,似乎对雷天阳自身所散发的气场,丝毫不受影响。

这小丫头不像其他人那样怕他!这个认知让雷天阳心里和舒坦。

处于军人雷厉风行的风格,雷天阳也直奔主题,“嫁给我。”

话音一落,灵夕庆幸自己还没喝到咖啡,否则肯定要喷了。

灵夕笑笑,“雷营长,您在说笑吗?”这第一次见面就求婚,这男人的确是个军人吗?灵夕不禁怀疑,男人脑子没病吧?

看着灵夕的眼神,雷天阳似乎看出她的意思了,小丫头居然觉得自己有病?雷天阳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压了压心里的火气,一再劝慰自己,眼前这个人,不是他手下的兵,一定要动之以理晓之以情,千万不能发火。

“悦悦是我的女儿。”雷天阳尽量耐心的跟她说。

灵夕还是不明白,厚厚镜框后面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雷天阳,似乎在说,然后呢?

雷天阳也看着她,她不记得悦悦了?

看出雷天阳眼里的疑问,灵夕才注意到那个名字,悦悦?悦悦!灵夕脑子闪了一下。

“雷淑涵?小名悦悦?”

雷天阳点点头,“灵小姐,我就直说了吧,我就是为了悦悦才向你求婚的。对于悦悦,我想你也有些了解吧?”

灵夕点点头,脑子显出那个让人心疼的孩子,才三岁多,却不怎么会说话,还得了异食癖,异食癖是由各种内外致病因素引起的一种意向障碍,那天她在公园里,第一次见悦悦时,就看见过她发病。

那孩子尖叫着,一个劲儿的往自己嘴里塞泥土,陪在孩子身边的两个老人,怎么也制止不住,还是她多管闲事了一把,哄住了那孩子。

通过跟老人交谈,灵夕知道了小悦悦不禁有异食癖,还进入了人生第一个‘反抗期’。这个阶段的孩子往往让父母觉得特别有主意,好发脾气。如果父母此时能够认识到孩子寻求自我权利的需要,根据特定的情况给予孩子适当的自由,同时制定明确而合理的行为规则,那么反抗期就会顺利结束,孩子的自我意识与独立能力顺利发展,亲子关系也进入新的格局。如果在这个时候,父母仍然时时事事控制,而不给予儿童自主活动的机会或者因为害怕孩子发脾气而放任儿童的行为,都可能导致儿童行为发展的异常。

灵夕是幼师专业,在学校时也学过这些。

以后的一段时间,她经常在公园里碰见那个孩子和她的爷爷奶奶,几次相处下来,她们彼此就混熟了,小悦悦特别喜欢跟她玩儿,也似乎格外的听灵夕的话,与灵夕在一起,小悦悦没有再犯过病,并且还有想要正常说话的趋势。

第四章 嫁给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