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8章 晚宴

    任父为任煊的归来办了一场盛大的晚宴,请了众多他商政界的老友,并带着任煊一一的拜访介绍。任父的此番行为惹来底下窃窃私语,众人猜测任父此举是对任煊接班任氏的一个暗示。

  任父也确实有此打算,他私下问过任煊,"煊,你玩够了也该收收心了。进公司先从项目经理做起如何?"

  "打住,老爸。"任煊撩了撩额发,"老爸,我早八百年就说过我对你那公司没兴趣。再说我这几年在国外学的是摄影,管理的事我一窍不通,你呀,还是找老哥吧。"

  "你!"任父虽然恨铁不成钢,但他一直以来都比较尊重任煊的选择,只瞪了他一眼就算完了。他一面想着来日方长,可慢慢说服任煊进公司。一面又盘算着如果任煊不肯接任公司,他就得从现在开始培养继任者了,任泽默是肯定不在他选择之内的。想起任泽默,任父的眉毛就微不可见地打了个皱。

  "算了,先饶了你。你秋伯伯来了,我带你去见一见。"

  秋父带着秋以人和漾歌走进宴会厅,秋以人手挽着漾歌,见任父跟任煊走过来,就俯在漾歌耳边逗她,"丫头你看,这才叫胖子也有春天。"

  原本脸色还怏怏的漾歌听到秋以人对任煊的调侃,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二哥,你太过分啦~~"漾歌对着秋以人咬着耳朵,眼睛亮晶晶地瞅着任煊,略带戏弄意味的眼神引起了任煊的注意。任煊脸上的笑容一滞,脸色有点发青,这两人八成是在"回忆"他以前是有多胖了。算了,谁让他以前确实是胖呢。任煊自小就是个体型墩实的小胖子,一直到出国后才瘦了下来。他摸了摸鼻子,跟着任父走过去,大大方方地跟秋父一行人打招呼。

  "秋伯伯,好久不见!"任煊咧着嘴,露出一排白灿灿的牙齿,笑容格外迷人,"还有二哥,漾漾,你们好呀。"

  秋父微笑地点了点头,"是有好几年没见着你了,都这么大了,也成熟稳重了。老任,你有福呀。"

  "哈哈,谢谢秋伯伯夸奖。"任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倒是秋伯伯您呀,这么多年没见,还是这么帅!"

  双方寒暄着往内厅走去,三个小辈有礼地陪在一边。

  任父看了眼漾歌,对任煊说,"你们三个年轻人别跟着我们两个老人家了。煊,你好好招呼以人跟漾歌。"

  就在这时,任泽默挽着莫瑾旖进来了。一时,满室热络的气氛有一瞬的冷凝。任煊的目光一扫,注意到了身旁的漾歌在看到任泽默的那一刻,表情从一开始的喜悦骤跌到僵硬。任煊瞬时了然,他笑着迎上前去,与任泽默热情相拥,"老哥,你总算来了!你弟我等得那叫一个望穿秋水呀~~"

  "煊,欢迎回来。"任泽默温和展笑,拍了拍任煊的背,放开了任煊。

  "诶,你带的这位美女是谁呀?不会是我未来嫂子吧?"任煊暧昧地撞了撞任泽默,向莫瑾旖伸手,"美女,我是你旁边这位帅哥的老弟,叫我任煊,或者Lion都可以。"

  "你好,叫我瑾旖就可以了。"莫瑾旖与任煊握了握手,掩嘴微笑,"泽默老提起你。"

  "老哥,嫂子真是漂亮哟~~"任煊拥着任泽默走向任父,"老爸,哥来了!"

  "爸,秋伯伯。"

  "任伯父。"

  "来了。"任父淡淡地点了点头,"煊,好好招待你哥。"他说完就背手跟秋父离开,不再多看任泽默一眼。

  周围议论声纷纷,有不少难听的私语不时窜入任泽默一行人的耳中,有人说任泽默果然不讨任父喜欢,不只现在在公司里没什么要职可做,私下里也这么不受待见。也有人说任泽默现在就是个空壳子少爷,自己也就没什么本事。各种私语不堪入耳,虽然有人也隐晦地提了任泽默上次拒婚是不知好歹,但碍于秋以人还在场,倒不敢把矛头指向漾歌。

  任泽默温然而立,脸上微笑依旧平和,他与身旁的莫瑾旖低声交谈,似乎各种诋毁的话语都与他无关。倒是漾歌,先忍不住了,她双拳紧握,眼神忿忿,若不是秋以人及时拉住她,她早就跳出来为任泽默抱不平了。漾歌狠狠地瞪了秋以人一眼,甩开他的手,眼神酸酸地在任泽默跟莫瑾旖身上溜了一圈,咬了咬嘴唇从宴会厅离开。

  秋以人无奈地苦笑,这丫头,真以为任泽默是陶泥捏的嘛,就这些闲言碎语他从小到大听得还少了?他推了推任煊,示意任煊跟去看看。

  秋以人笑着用眼扫了一圈,嚼舌根的人都慢慢地停了下来。他的目光若有所思地停在任泽默……身侧的莫瑾旖身上,嘴角微微上扬。

-------------

感觉上文的收藏数量好少,每日几千个阅读,收藏数却只有寥寥几个,转化率好低呀。

厚着脸皮跟大家喊一句“如果你喜欢这篇文,就请大胆地点收藏跟推荐吧,我会勤劳更新哒”

谢谢鸟~~~

第18章 晚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