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5章 植入

    医生的话,瞬间让唯蓝提高了警惕,她已经决定取消,还需要检查什么?这一点无疑就是唯蓝怀疑的,随之,她快速的跳下手术床,穿上平底鞋就往外跑。

  隔壁检查室的顾萧风取笑的看了一眼雷子戎后,又把视线对准了唯蓝诊断室的监视屏幕上;从屏幕上看到唯蓝被两名护士拦截住了,不能想象,唯蓝与护士门狡辩着。

  这时,顾萧风开话了,“如果唯蓝真的怀孕,那,看着这动手的架势,她要有什么三长两短,可别找我们医院的麻烦,我们是无辜的,”。屁话!唯蓝和护士拧巴在一起,吃亏受罪的还是唯蓝,今天的检查,无疑不是给唯蓝一个过程,而过程的结果就是告诉她把胚胎植入了她的子宫内。所谓生米煮成熟饭,阎夜估计就是这么想的。

  站在一旁的阎夜冷冷的扫了一眼顾萧风,就此,他转身出去。

  诊断室门口,唯蓝的双手死命的扒着门板,口里疯狂的叫喊着,“让我出去,我不检查,不需要检查;你们这是强迫,放开!”。

  “小姐,今天你就配合一下,我们只是检查,检查完之后,你可以离开这里,而我们也可以交差呀。求求你,躺到床上去吧!”。护士苦口相劝,同时,她的双臂也是紧紧的抓住唯蓝的胳膊;这样的场面,似乎就是把唯蓝当作商场里的小偷给抓住一样,一个想逃,另两个确实死死的按压着;天知道,这一刻,唯蓝有多恨阎夜;因为,她的话在这些公用场合,失去了任何控诉权。

  “检查什么?有什么好检查的,检查的是我,难道我自己还不清楚自己的身体?放开!”。唯蓝扭动着双臂,开始张牙舞爪的反抗着。

  “你别这样,听我们的劝,就配合一下下,”。护士的口气明显的没有底气,她们现在就像哄劝幼儿园里的小朋友一样,晕!唯蓝难道是在发神经,有这般不可理喻吗?如果,她真需要哄,以唯蓝的善良和秉性,她不会为难这里的护士的。可她现在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更需要向阎夜说明清楚。

  “放开!我叫你们放开,”。索性,唯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瞪视着护士们,这一刻她的肩膀上的外搭也滑落在地上了,头发更是糟乱的像被大风吹刮过,脸上的凶狠样彰显着她的暴怒和反击;这样的唯蓝既狼狈却也坚毅。

  “放开她,”。突然,阎夜的话音传入过来;随之,传入耳蜗的还有皮鞋踏在地砖上的塔塔声,此刻听到的唯蓝,感觉整个场景变得十分诡异;活像惊悚电影中,某个女人在被掠杀前镜头所指向杀人犯的脚下一样。这一切无可置否,让唯蓝汗毛直立,神经错乱。

  “是的,阎先生。”。护士们听话的松开了唯蓝的手臂,并退后几步站在诊室里。

  不过,这会儿她的手臂上明显有几处抓捏的红痕;当然,阎夜看的一清二楚,但他没有言语。

  唯蓝背对着阎夜,眼神凄凉而迷茫着,随之,她冷静的询问道:“还需要做检查吗?”。

  稍停片刻,阎夜上前两步后,他站在唯蓝的身后,也很冷静的说:“你说呢?合同上我们写的清清楚楚,如果没有这项检查,估计,最后你拿到不是一千万的支票,而是一千万的欠条,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十年,二十年,也许三十年,等你偿还了完违约金,到时候,我会放你离开。”。

  “你!”。瞬间,唯蓝转身直面的对视着阎夜。她忍无可忍的想捅死阎夜这个该死的男人。

  “我说过你的世界就是道德和人性的火葬场,除非我真的死了,否则就是给我你所有的钱财,我也不会留下;至于代孕,请你另寻她人;关于合同,你也可以向法院起诉;如果是我唯蓝违约在先,我就是砸锅卖铁,讨乞一生也会把欠下的违约金全部偿还给你;”。说完,唯蓝咬紧压根,狠劲儿的瞪了一眼阎夜后,便转身就走。

  然而,当她迈步离开之时,阎夜的大掌禁锢住了她的左手臂,同时,他随带一拉,把唯蓝带到了他的怀里,直接,阎夜打横抱起她;

  “手术室,”。阎夜厉声的命令着。

  及时的,两名护士赶紧朝手术室的方向跑去;手术室还没有安排,不过,一切都得为阎夜另行安排,就是创作,也得给这位大人物创造一切便利条件。

  “你放开我,”。唯蓝还是无乱的挣扎着,她手舞足蹈的拍击阎夜的胸膛。

  站在诊室门口的顾萧风,放浪不羁,他轻笑的望着阎夜和唯蓝‘相好’的一面,说:“手术室就在前面,不用抱着走过去,拖着就行,”。呸!顾萧风说的是人话吗?他是恨阎夜过于‘柔情’,还是看不得两人这般‘亲密’,有时候男人的心也是海底的针,让人琢磨不透。

  “放开!”,唯蓝看一眼顾萧风之后,再次挥动双臂挣脱阎夜无动于衷的禁锢。

  “今天是死是活,你都得受孕成功,别试着消灭我的耐性和容忍,半路换人,我阎夜做不来。”。即将走到手术室了,阎夜目光冷淡的望着前方,对唯蓝说话的口气完全处于强势的命令;TMD,和唯蓝睡了两夜,如果,唯蓝没有怀孕,他阎夜今后倒着走路了;天知道,他现在多希望唯蓝怀孕,多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尽管,现在唯蓝不配合,但,阎夜有的是办法让她消停。

  “阎夜,我要告你!”。

  “好啊,告我强奸,告我掠夺,告我逼迫,怎么都行,做完植入手术,你想去哪儿告,我阎夜奉陪到底。”。阎夜的不可理喻,也堪称明摆着就是不讲道理;他抱着唯蓝时,他的心是平静的,走在手术室的路上,步伐更是平稳的,告诫唯蓝时的口气也是泰然自若。总之,这一刻,没有任何人和任何言语能够击打他;因为,他就要当爸爸了。

  手术室门口,一张移动式的病床和三明医护人员正在候命;

  阎夜把唯蓝放在病床上,并居高临下的警告着她,“老实躺着,别给自己和家人找不必要的麻烦,”。

  什么?

  唯蓝瞳孔放开,害怕而惊讶的望着阎夜。

  过想了片刻,唯蓝愣愣的说:“阎夜,你要是对我的家人,做一点不道德,没人性的混事儿,我唯蓝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说完,唯蓝侧过身并背对着阎夜躺在了病床上,当然,这一刻,唯蓝还是流下了苦涩的泪水;阎夜的话就是在威胁她,家中的父母,唯蓝已经体会到心酸而不孝了;如果她的一切被父母得知,估计受牵连的还是平凡的他们;阎夜是谁?堂堂阎氏的总裁,法律和道德的掌控人,唯蓝只有敬而远之了。

  手术室的门关上了,这时,顾萧风拿着一瓶绿茶站在阎夜的身边,说:“你钟爱的口味,喝一口吧!”。

  阎夜垂眸望着顾萧风递过来的绿茶,随之,他接过绿茶,并拧开瓶盖,旦喝了两口后就扔还给顾萧风,“你不进去吗?”。

  “兄弟,你女人又是脱裤子,又是大叉腿的,我一个外科医生,去干嘛?造人?我很乐意进去,”。顾萧风把这瓶绿茶放进白大褂的口袋里,面色平静无波的看着阎夜。

  扭头瞪了一眼顾萧风后,阎夜起步返回刚刚的诊断室。

  “不会有事的,她只是检查是否受孕成功,当然,怀孕的几率在百分之九十九;你做好当爸爸的准备吧,听说,现在的准爸爸得学会给孩子穿纸尿裤,也得会给孩子洗澡,不妨趁着现在的时间,去三楼的妇产科向我们医院最有经验的护士讨教讨教,”。顾萧风跟在阎夜的侧身后方,风凉话说尽的调侃着阎夜;每一天顾萧风见到阎夜时,总是风趣激昂的摸样,他喜欢和阎夜做朋友,一个静,一个动,两人很是互补;尽管,阎夜不喜欢善言,但顾萧风依然愿意与他‘作伴’,兄弟情还真是一个微妙的词眼。

  “我有保姆,不需要操心,”。

  “保姆只是身体上的抚触,她没办法心灵感应的和孩子互动亲近,别给孩子创造寂寞和失落,当爸爸的有责任担当孩子的一切。你的童年是怎样过来的,我想你比我更清楚,”。说道这里,顾萧风刻意的望着阎夜的背影,没有父母的孩子总是漂流的,即便有个家,也是空壳,躯体;他为什么会和秦思敏结婚,这一点顾萧风比阎夜还要清楚;说到底,顾萧风不想让阎夜的孩子走他当年走过的老路。

  说话声消失了,走廊里响彻的只有阎夜和顾萧风走动的声音;两个高大的身影透过走廊尽头的阳光,照射在他们的身体上全是恍然的模糊感;他们动而静止着,身体也像是飘忽的,空灵,寂寞,萧条,冷然,灰暗,就像是这一刻的诠释词。

  ··········

  手术室里,唯蓝上身穿着专用的无菌短袖,披散着长发躺在手术台的上她,直愣愣的盯视着房顶。

  “小姐,往下来一点,”。依旧是带着口罩的女医生命令着唯蓝,不过这时她的手上多了一个探视棒,这个探视棒就是深入唯蓝子宫检测器,外国很多医院都有这种检查受精卵的仪器;

  任命的唯蓝往下送了一点。

  “把腿大开,”。医生拍了一下唯蓝的大腿,再次命令了一句。

  紧跟着唯蓝把双腿再次大叉开,她一脸木然的放空着一切。

  凉凉的东西进入唯蓝的身体里了,紧接着,她紧皱眉头,闭上双眼,她的一双小手死死的抓住手术床的边沿;“啊!”。痛疼的不适感让唯蓝忍不住叫喊了起来;现在她感觉身体被撕开了两半。

  ··········

  诊断室,阎夜背对着电脑屏,无趣的打问着,“看到了没有?”。

  “嗯,受孕成功了,”。阎夜盯视电脑屏幕,目不转睛的打量着电脑上显示的受精卵,也就是一个单体的卵泡。

  阎夜的话一落,顾萧风迅速的转过了身;当他们一同进入这个诊断室后,阎夜便命令顾萧风背对着电脑屏幕,原因很简单,他不想让任何男人看到唯蓝的私密处,当然,也包括手术室里那些女医护人员;可是没有办法,阎夜不能阻止佩戴口罩的女医生。当然,也只有她一个人能看,多一个人,阎夜肯定要把那人的眼睛给挖了。

  “一个受精卵已经着床,她已经怀孕了,恭喜你,要当爸爸了。”。顾萧风看着屏幕上剪接过来的图片,他欢笑而认真的捶打了一下阎夜的胸膛;

  关掉电脑,阎夜回视着顾萧风,淡淡的说:“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唯蓝的身份,销毁这次她的检查病例,另外,有关小敏的病情,你得万分留意了,她现在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止痛药似乎控制不了了。”。

  这边欢喜,那边忧虑;阎夜的生活注定因为女人而头痛着,秦思敏的身体与日俱下,身形越见消瘦,头发也开始脱落,不难看出,她的病情在慢慢的恶化。

  重重的拍了几下阎夜的肩膀,顾萧风轻扯唇角笑似非笑的深看着阎夜,说:“我和她的主治医生一直有联系,她的病情已经开始恶化了,癌细胞扩散,身体的痛疼肯定会越来越剧烈,医生建议住院治疗,因为,她随时都需要输氧或者打止痛针,你要有准备,”。

  “知道了,”。轻声的回应,阎夜起身离开了诊断室;有关秦思敏,他的思绪总是忧虑和不忍;但以目前她的病情来看,阎夜没有必要隐瞒下去了。

··········

继续更新,

  

第65章 植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