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0章 随意

    “我已经答应你的要求了,希望有身份的你,不要打扰我的私生活,”,唯蓝一边移步到隐蔽处,一边狠狠的警告着,现在她一点都不想听到,或者看到有关阎氏的任何一个人和一点声音。

  “身份?你真说笑了,我亲自派车去接你,亲自听你诉苦,已经很为你考虑了。”,阎夜冰冷刺骨的讽刺话语缓缓地道出口中。

  “你的身份让我恶心,”,气急败坏的唯蓝恨不能掌掴阎夜几个耳光,这世上的有钱人,为什么可以肆无忌惮的为自己的欲望随意买单?难道肆意践踏就可以对别人的生活置之不理?对,也许有钱人就喜欢肆意妄为和目中无人;类似于他们花着钱财寻找着寂寞···

  “那是你自己的事儿,我只对我的孩子负责,”,阎夜再次高傲的反击着,她恶心?管他什么事,要不是因为孩子,阎夜也不会跟这种脾气倔强,性情执拗的女人多说一句废话。

  “败类,”。唯蓝忍不住的叫骂上了,她知道自己没有势力和阎夜对抗,但她就是不想在骄傲和面子上容忍阎夜的冷淡和无礼。要不然她会感觉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更是一无是处。

  “女人最好不要讲脏话,否则男人有的是办法修理你们,”,现在的阎夜只是轻皱眉头,尽管是第一次被女人叫骂,但他丝毫没有因为这个而动怒火爆起来。

  “无趣之极,···言归正传,今晚我没有时间,而且去那里和代孕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我拒绝。”。唯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聪明的她不想听到阎夜的不满和否决,所以,她自行了断的终止和阎夜继续谈论和争吵。

  ···········

  返回车前,唯蓝把手机还给司机,并以礼貌的告之他,“你可以回去了,”。

  接着,就在唯蓝转身再次踏入酒店之时,两位身着黑色西服的男子,强势利索的架起唯蓝的胳膊就她往车里塞。

  “混蛋,流氓,土匪,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本来唯蓝的情绪就很沮丧了,再加上这群男人的凶暴,她更觉的无望和无助了,所以,她委屈之至的坐在车子的后排座椅上放声的开始大哭起来。

  邵林远叹息一声,跟着也坐在了驾驶位上,默不吭声的他,体贴细微的把车厢抽屉里的一沓抽纸扔在唯蓝的身上,并劝慰的告诫她,“善于的妥协,善于的安于现状,善于的学会容忍,善于的对自己好一点,···想哭就哭吧!”。

  泪水如断了主线的珠帘般,颗颗饱满的珍珠眼泪滴滴的扎在唯蓝的手背上,心痛难耐的她,撩开嗓门宣泄的抱怨着,“我是人,不是他的奴隶,更不是他的罪人,凭什么想要就要,想操控谁就操控谁;他不是人,连畜生就不算,”。

  “唯小姐,这样的话在我面前发泄一下就算了,不要过意的去激怒对方,人有时候就得学会接受,···况且,先生他···,”。说到这里,邵林远果断的停止了下来,心想唯蓝和阎夜的矛盾毕竟属于他们的事情,作为外人是不应该插嘴多语的。

  流着眼泪的唯蓝,沉默安静的双臂抱肩,慵懒放纵把自己陷入车椅中,此时的每一刻她都要好好的记住被羞辱时的心痛和羞愤;如在将来有机会可以一吐为快,那么她到时绝不会手软。

  ···········

  “杰,我回去了;今晚你好好休息,改天我一定弥补,”。

  简单娟秀的字体,清醒明目的显现在了黄色的便签纸上,陈杰腰间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矗立伟岸的站在大床边认真体味的一遍又一遍的阅读着;他想唯蓝是不好意思,是因为太紧张,所以趁他洗澡之时就偷偷的溜走了;

  随之,陈杰拿起手机预备给唯蓝打电话···

  “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对方提示关机状态,轻笑随意的陈杰就此编发了一条短信···

  ············

  站在明港酒店的停车广场,唯蓝冷然的直视眼前的六星级酒店,随之她嘲笑般的哼唧着,“唯蓝,有钱人就是不一样,随意一个召唤,随意一个想要,就可以不干一切的随意着。”。

  

第10章 随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