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章 应季的花朵

    明港酒店

  顶层的总统套房,唯蓝穿着简单的格子衬衫,和淡蓝色的牛仔铅笔裤;她朴素自然的站在阎夜的面前,然而此时她正带着有色眼镜,怨愤般的打量着屋里的一切。

  “进去冲澡!”。阎夜圣旨般的下令道。

  “···什么?”,茫然的唯蓝,似乎没有听清楚阎夜的叫唤,刚刚她一直在打量着别处,根本就没有把他本人当正眼瞧儿。

  “把你身上的男人味儿给洗彻底,”。再次,阎夜重复的命令着唯蓝;面对这个女人,阎夜的话不知不觉的多了起来,而且还是重复胁迫的那种,他觉得真够无趣的。

  倔强的唯蓝,反驳的回应他,“是不是有钱人都喜欢命令别人?说话连带圣旨的指令着,当然你就是有钱人;···有事说事,我身上没有鸡毛蒜皮的病菌,不需要洗澡。”。

  “你很聪明,骂人开始不带脏字了,”。随之,阎夜起身大跨步的来到唯蓝身前,猛然用力的揣着她的右手腕就把她拖向浴室的方向。

  “嗯!你放开我!”。唯蓝一边拍打着阎夜的手臂,一边愤怒的抱怨着,怎么这样的火爆男偏偏让她遇上了?

  咚!!

  浴室的门板被阎夜给一脚踹开了,随之,他毫无吝惜的一准把唯蓝推到超大的浴缸中,他还用自己的右脚把唯蓝挂在浴缸沿上的小腿也随带给踹到浴缸里面。

  “救命呀!救···”,扑打着双臂,唯蓝吃力的在浴缸中翻滚着;此时她有点被丢入泳池的感觉,因为从她被丢进来那一刻起,她就不停的喝着洗澡水;这会儿她被抢到了鼻子,正悲苦着呢。

  站在浴缸外面的阎夜,垂目望着正在和水奋战的唯蓝时,他冷哼一声的提醒道,“别淹死在浴缸中,传出去会被人笑死的,”。

  “啊!···畜生,今天我要是没命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全家,”。唯蓝狼狈的坐了起来,双手还一边擦拭着眼眶一边四下寻找着浴巾。

  就在这时,阎夜看见了唯蓝脖颈处的吻痕,而且还不止一片,随之,他高呼的再次命令,“洗干净!”。

  望着阎夜的背影,唯蓝沉重的低吼道,“我就是不洗,也比你们这群高尚之人干净的多,”。

  咚的一声,房门被阎夜给狠劲儿的合上了。

  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唯蓝委屈心痛的再次流下了眼泪,她一边脱着衣服一边絮叨着,“我的命就像应季的花朵,时而绽放,时而败落;别人笑我傻,说我笨,我终于承认了,因为我真的很笨,也很傻;”。

  随后,唯蓝放声呜咽的又开始了哭泣···

  ············

  唯蓝穿着淡粉色的浴巾,头发顺柔微干的来到客厅里,现在里面真空的她,正羞涩着小脸,毫无底气的落座在了阎夜对面的布衣沙发上。

  “我洗过了,你说吧,”。唯蓝想要尽管的离开这里,所以,她此时唯有硬着头皮,死气摆脸的主动和阎夜心平气和的谈话了。

  “今晚陪我,”。阎夜再次言简意核的丢下了一颗闷雷。

  惊吓中的唯蓝,目瞪口呆的望着也是一身浴袍的阎夜;今晚留下来这句话傻子都能听出他的含义。

  随之,唯蓝愤怒的咆哮着,“哼,阎先生说话真是风趣,第一次:我要孩子;第二次:今晚陪我:我是该笑着接受呢?还是扇你一巴掌意表愤怒?你有老婆吧?如果一个男人对着你那娇滴滴的妻子性骚扰,我想反问高尚的你,你是笑着接受呢?还是拳头下去痛打那个恶棍?你能告诉我吗?”。

  “你很聪明,我的女人我会保护,就不劳烦你担心,···说吧,你是等着我抱你上床?还是主动请缨的躺到床上去?”。阎夜也学着唯蓝的问话,一句反问de逼迫着她;其实像今天这种事情,他完全可以直接的把唯蓝给扔到床上,就地办事儿;但他这次没有···

  “有病,你们全家人都有病;身为女人不自己为丈夫生孩子,却找人代孕;外界传言的爱妻子如爱自己的男人,更是疯狂的背着家中的老婆找别的女人慰藉,还真是验证那句话‘蛇鼠一窝’;···哼,你说生出的孩子会像谁?爸爸?还是妈妈?”。唯蓝彻底的失控了,现在她已经被暴怒给冲晕头,当再望着眼前身份高贵的男人时,更是气打一处来,管TMD先一股通的宣泄个干净再说后话。

  听到这些质控,阎夜比她还要难受和愤怒着,有谁会体会到自己的妻子像为他生一个孩子已经快要成风疯那种。然而,年轻的妻子在不久的将来会离开人世,就像唯蓝所说的:她的命就像应季的花朵,绽放了就要过期的凋零;她的一声正如诗人文中所表达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所以,可怜的妻子既不能留下一子,也不能带着一生遗憾感慨而去。

  沉默半刻后,阎夜凛然气度的起身站着,随之,他淡漠冷冽的抓住唯蓝的手臂,并冷冷的陈述着,“征服女人就得在床上,不乖的女人也唯有在床上能训教。”。

  接着,阎夜就狠劲儿有力的拖着唯蓝的手臂向主卧房走去,今晚他要好好的教训这个倔强顽劣的傻女人。

  

第11章 应季的花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