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6:兔子急了

  苏东赫本是想挑逗教训她一下,谁让她处处跟他作对!

但随着吻的慢慢加深,他似乎越来越失控,吻对于苏东赫来说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他吻过的女人不计其数,但那些女人的唇上总是涂满了化学物品的口红,香腻得令人作呕,更多时候唐婉儿也不例外。

可令他意想不到的是,这个让他唾弃到骨子里的小女人,小小的唇瓣竟有一股自然的芳香味,灵舌滑入她的口中,他就像是饥渴的旅人爬山涉水,历经艰险好不容易找到了世外桃源的甘泉水,一时间难以自持的一再索取,恨不得一口气将她吸干。

虽然这早已经不是慕晴的初吻,但未经懵懂爱情的她,仍旧把亲吻看得很重要,她认为接吻应该是两个情投意合的恋人才该做的事,而两个完全不相爱的人唾沫交融是件极其恶心得不得了的事。

她试图躲避,但头被他的大手掌控固定得动弹不得,她用抵在他胸膛上的两只小手用力的推了推他,可惜她的绵力远不如他,非但没将他推开,反而令他将她抱得更紧。

“唔……”舌头突然被他咬了一下,以示他对她抗拒不满的惩罚,慕晴吃痛得闷咕了一声。

他的一只大手,不知何时已移向了她的后背,沿着她僵硬的背脊轻轻拂过她的每一寸肌肤,他掌心的温度是滚烫的,然,带给慕晴的却是一阵不寒而栗。她惊恐的睁大眼睛,心里害怕得要命,他想干嘛?不会是想……

不用她猜测了,他修长的手指在她内衣的扣子上轻轻一拨,给了她答案,顿时一对受惊的玉兔弹跳了出来。

不——

慕晴失控的捏紧粉拳打砸着他奎健的肩膀,惊恐的眸子里全是屈辱的泪水。

这个混蛋,他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浑蛋,浑蛋,浑蛋……

嘴被他堵住了,慕晴骂不出来只能在心里发泄着委屈,一边打着他,一边哭。

终于,他舍得离开了她的唇,一只大手就将轻易的将她两只手握住,而另外一只大手一只搂着她的背,替她遮掩着春光,慕晴的担心其实是多余的,苏东赫这样做的目的,并不是要让她的春光便宜别的男人,而是给某人警告,用行动来告诉他,这个女人是他的,即使再卑贱,在他眼里再不屑一顾,他也做不到慷慨施囊,与人齐享!

这就是苏东赫,自私又霸道,心眼比针孔还要小。

慕晴静静默淌着眼泪,两眼空洞的望着他,受伤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白兔。

见她吓得似乎快傻了,苏东赫微微有些抱歉的拧了拧眉心,这女人的胆子,还真小得在他意料之外,松开她两只被钳制的手,他好心的替她系上了内衣带子,而后又屈尊弯了弯腰替她拾起了地上的衣服披在她身上,用一副云淡风轻的口吻说道。

“你可以走了!”

说得多轻巧啊,把她吓个半死,他却像是没事儿的人一样,打发她,就像是打发一只小猫小狗。

见她不为所动,苏东赫勾了勾唇角,眉眼里尽是富家公子的玩世不恭:“你要还不想走,可以学着点人家的大方。”他冲前面挑了挑眉。

慕晴僵硬的转过脖子,只见对面那女人真把自己给脱光了,非但不觉廉耻,还卖弄风骚的摆了几个性感的Poss。看着她上面的两点肉,跟下面的yin-毛,慕晴仿佛像是掉进冰窟里了一般,冷得她小脸苍白得几近透明,浑身颤栗得厉害,猛的一下站起来,她乘苏东赫不备快速的抓起桌上的酒杯,将里面还剩大半杯的啤酒泼在了他含笑的俊脸上,哆嗦的嘴唇咬牙切齿的挤出两个字——

“变态!”

重重的放下酒杯,转身,她大步款款的走出包房,不管身后的苏东赫脸色气得有多恐怖,内心抓狂得有多想杀人。

砰的一声,将他咆哮的那句:“女人,你他妈的给我死回来。”给阻挡在了门里。

呵,谁说兔子急了不会咬人!

046:兔子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