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她先在都不记得我了,抢回来做什么?

   乔子航倒在天台上,看着陆景泓挺拔的身影消失不见,才松了一口气躺在地上,他看着天空云卷云舒,慢慢变换出浓重的色彩,然后直到大雨倾盆而下,也没有起身离开,陆景泓的一拳并没有令他恼怒,相反的就如这场雨一样,令他有些清醒过来。

  苏薇安那个女人……

*

人生本就无常,陆景泓如若是早就知道如果只是去陪聂牥吃一晚面就会失去陪在苏静文身边的机会,那么他就算饿死在苏静文的病床前,也绝不会离开半步,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的事……

 他站在广州的大街上,突然有些迷茫,被苏静文遗忘的陆景泓还可以做什么呢?他想起了没遇到苏静文之前那个抱着远大理想的陆景泓,然后他颓废的垂下了头,变得无所适从。

 如果他的人生不曾出现苏静文这个人,那么他还可以是哪个虽然贫穷却拥有远大抱负的男人,可能现在已经成为了自己期望的政界高官,然后依照着自己最初的想法,为李氏家族洗去冤屈,然而当他的人生中出现了苏静文这个人,然后又突然失去的时候,他变得像是行尸走肉,再也没有了云淡风轻的资格。

  大雨瓢泼,连空气都冷寂下来,他站在雨中,雨水打湿了他的短发,却让他看起来更加凌厉,怢然他抬眸看向阴沉的天空,任大雨狠狠的砸在他的双眸中,眼中一片坚定。

  即便她遗失了属于他的那份记忆又怎么样?即便她以后的人生可能没有他的一席之地又怎么样?他可以还是那个静静守候在她身后的男人,即使默默无闻!

  然后他走到公交车站台上,随意的上了一辆不知通往哪里的公交车,他告诉自己,等这一辆车抵达终点,那么陆景泓就会变回以前那个陆景泓!

 聂牥第二天得知苏静文失忆的一切详情时,很担心陆景泓,所以当陆景泓穿着一身已经阴干的西装满脸疲惫的踏入他酒店的房间时,聂牥大怒,骂道:“就一个女人而已,你至于把自己搞成这样吗?她忘了你,你也忘了她,再找别人就是了,这天下缺吃缺喝,却独独不会缺了女人!”

  陆景泓听他骂完,才道:“聂哥,帮我查一下苏薇安这个女人,乔子航摆明了还爱她,如果不拿出证据,乔子航就会留着这个女人,我怕静儿斗不过她。”说完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店准备好的威士忌,一仰头一杯酒就这么喝进了空肚中。

  聂牥看着都觉得眼疼,这威士忌后劲最烈,这么喝下去一会可有的受,他一把夺下陆景泓手里的酒杯,怒其不争:“你这是干什么?退一万步讲,你就是不找别的女人,行,那咱们动手把人抢回来,总行吧?!”

 “她现在都不记得我了,抢回来做什么?我不想让她把我想成第二个乔子航,静儿一向最讨厌别人强取豪夺,我不能那么做!”陆景泓抿着唇,充血的双眼看着窗外的天空,雨过天晴,而他的世界却已经灰白一片。

她先在都不记得我了,抢回来做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