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活体解刨!

   寂静的夜色因为陆景泓的到来而变得沸腾起来,医院内的小护士们纷纷聚集在一起,看着俊美的陆景泓泛着花痴,而聂牥则自命风流的对那些小护士笑的花枝招展,却没有想到他肥的流油的体态,做出那种表情有多猥琐。

乔子航的保镖看到来势汹汹的陆景泓等人,首当其冲的试图阻拦陆景泓的脚步,却被陆景泓一脚踹飞,聂牥嘻嘻哈哈的笑着,大手一挥,身后的人和乔子航的人就打了起来。

 当陆景泓带声势浩荡的带着人走到乔子航与苏薇安面前时,苏薇安一下子就呆了,双腿微微颤抖,怎么也站不住,而乔子航蹙着眉,双手放在裤袋内,眯着眼睛和聂牥打招呼,显然两人认识。

  陆景泓却管不了那么多,一把推开乔子航大步向手术室闯去,乔子航被聂牥给缠住了,给两旁的大手使眼色让他们拦住陆景泓,然而他的人也被聂牥的人给缠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陆景泓产同无阻的走到手术门前,一脚一脚的踹坏了手术术的门,破门而入!

  聂牥不是没看到乔子航的脸色有多难看,但他是谁?香港信义帮老大,别人怕乔子航,他可不怕,见陆景泓闯入了手术室,聂牥才笑哈哈的对乔子航说道:“最近在哪发财啊,兄弟。”

  乔子航沉着一张俊脸,眯着眼睛看着聂牥,语气寒冽:“聂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说完看向不停推拒的两伙人马,屈就着聂牥的身高,低下头,冷笑道:“听说最近香港很太平,怎么聂老大很闲?”

  当陆景泓踢开手术室的门闯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苏晋安拿着手术刀割开苏静文表皮的画面,旁边放着几个白色的手提箱,看样子是用来装东西用的,别人也许看不出那是什么,然而在黑道混了这么久的陆景泓却清楚,手术室内有着浓郁的血腥味,而苏静文脸色惨白,就那样安静的躺在手术台上,似乎已经死去……

陆景泓的心就像猛然间被人拿了锤子重击,他喘着粗气,眼神阴冷的看向苏晋安,他无法想象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人,他竟然亲手给苏静文做活体解刨!

 用尽了他引以为傲的理智陆景泓才控制住自己没有动手去揍苏晋安,他大步向苏静文走去,待看到苏静文身上只有下腹被割开了一条不深的伤口时,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一切都来的急!

  苏晋安不知道陆景泓是谁,然而突然被人闯入这是他和苏薇安都没想到的,他一时惊诧的什么也说不出,只能呆呆的看着陆景泓抱起苏静文他才回过神来,拿着手术刀就向陆景泓冲了过去。

  陆景泓紧紧的抿着唇,眉宇间尽是阴冷的搵怒,眼见着苏静文呼吸越来越虚脱,他心里犹如被人拿着刀一下一下的割开,心中的愤怒让他的双眸变得猩红,他就像个愤怒的野兽,整个人散发着骇人的气息,而当苏晋安不顾一切的拿着手术刀向他冲过来时,他抱着苏静雯,笔直的长腿巧妙的避开苏晋安的刀锋,一脚揣在苏晋安的腹部!

 

活体解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