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花心的男人都是脑袋有问题。

   “向山下开!快,后面的车失控撞过来了!”苏静文踢着驾驶座,什么也顾不得的大喊,火红的礼服上因为染上鲜血而变得色彩深沉,她在礼服早已撕坏的裙摆处又撕了一条绑住自己的右手,抓紧了车座。

  能避免跟后面的车相撞的唯一办法就是把车开到公路下面的山沟,然而山沟里树丛茂密,连路都没有他们的车也好不到那里去!

  “啊——航,我不想死,快开,快啊!”苏薇安头发早就因为这一路的飞车而凌乱,她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蛋被泪水模糊的不成样子,涂有浓重眼影和睫毛膏的双眸因为不停地流泪而乌黑一片,加上她分外凄厉的惨叫,看上去像一只恶鬼。

  乔子航也无暇顾及其他,被苏薇安吵得头疼,却还是不忍怒斥苏薇安,他打着方向盘,把车开向一旁的山沟里,然后死死的板着方向盘试图控制车的去向,却因为过度的用力而把方向盘给败坏了,车也彻底的失去了控制!

  *

  香港。

  陆景泓带着刚刚挑选的钻戒,从铜锣湾某间钻戒专卖店走了出来,紧跟着他的王岩几人。

  看着手中包装精美的小盒子,陆景泓缓缓的笑了笑,他身后王岩几人见状,诧异的同时也猜到了是什么能令这位深沉的男人失神,小胖走到陆景泓的身边,拍了拍陆景泓的肩膀调侃道:“嘿,你的孩子也该出生了吧?如果我记得没错,都过了满月了吧?”

  小胖原名李阳,他虽然身手不好,脑子却挺聪明的,人也不坏,没认识陆景泓之前,每一次的抢劫都是他策划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几人抢了三年都没警方抓到过,苏静文晕倒那次,医生是他请的,所以苏静文怀孕的事他们几个也知道,就是在那之后就没见过苏静文令他们有些诧异,当然他们只当是苏静文的父母不同意自己家闺女跟一个混混在一起罢了,没往其他地方想,至于中间陆景泓被关,陆景泓也不说是因为什么事,他们也不好过问。

  陆景泓顿了顿,神情中的欣喜寂静了下来,他深黑色的双眸因为想起苏静文失去孩子后的表现而苦涩黯淡,深沉的抿起玫瑰色的唇瓣。

  王岩长得俊美清秀,他是最会察言观色的了,他没跟小胖和大武混的时候,就是个小白脸专门骗富婆的钱财,所以当见到陆景泓的面色不对劲的时候,推了推小胖,笑哈哈的打了个叉。

  “哦,对了,买这戒指是打算求婚?”

  陆景泓闻言,抿唇笑了笑:“求婚算不上,只是来香港一次总要给她带些礼物。”

  大武与小胖对视一眼,笑而不语,王岩直接调侃道:“你就嘴硬吧,我说广州有那么多女人都盼着你给她们带礼物,我怎么没见你给她们带礼物啊?”

  “首先我不认识她们,所以没必要满足她们夸张的虚荣心和拜金行为,其次她们想要礼物,管我什么事?”

  陆景泓皱着眉,略带不解的语气是对那些对他有非分之想的女人厌烦的态度,事实上除了苏静文之外,其他的女人都会令他觉得多事而呱噪。

  陆景泓严肃脸庞令王岩咬牙切齿,花心的王岩很不能理解别人的痴情,就像一个吃惯了肉的人突然看到了吃素的和尚,然后非常不理解他怎么可以做到不吃肉,不偷腥,他颓废的垂着头,叹道:“算了,说再多你也不会懂齐人之福这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陆景泓挑了挑眉,停驻了步伐,郑重的看着王岩,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据科学家证明。男人花心都是脑袋有问题,智商普遍停留在97左右,以前我还不信,不过听你一席话,我表示对此深信不疑!”

  王岩的脸色就跟吃了屎一样难看,他看着大步离开的陆景泓,气急败坏的吼道:“那个王八蛋说的这话?老子砍死他!”

  大武与小胖捂着肚子大笑,然后从王岩身边擦肩而过。

  陆景泓捂着胸口,俊美的脸庞因为紧蹙的剑眉而显得冷硬,他为什么总有些心绪不宁?

  *

  乔子航的车翻了,因为他坐在驾驶位上的关系,他的腿被卡住了,而苏静文虽然伤口停止了流血,但在这样下去的情况也不妙,三人中也就苏薇安的情况最好,除了礼服被扯坏了,有些狼狈外也没受伤。

  见此,乔子航让苏薇安赶快沿着公路逃走去搬救兵,而苏薇安也没有拒绝的起身离开,背影仓皇而匆忙!

   见苏薇安离开,苏静文冷笑,她捂着手臂瘫坐在车旁,讽刺道:“你倒是信任她,你就不怕她走了再也不回来?她现在是你的妻子,你们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你死了她会是最大的受益人……”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乔子航冷声打断:“你给我闭嘴!”

  ******

咳咳,在网上看到说,男人花心都是脑子有问题,不知真假。。。不过表示好赞同这个说法啊!

花心的男人都是脑袋有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