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奈,自责,命运!

  陆景泓现在居住的屋子不足三十平米,小的可怜,门和窗都是木质的很不结实,窗子上的玻璃蒙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然后被黑夜中的雨水冲刷,形成一条条带着雨滴的灰败痕迹。

  陆景泓就坐在这样的窗前,一坐就是一整夜,窗外的阴沉的天空似乎被撕了一个大口子,一声声巨雷就响在耳边,陆景泓清俊的脸庞映在被雨水冲刷干净的玻璃上,面色沉重而冷凝。

  他抿着僵硬的唇角,眼睛不眨一下的盯着窗外的雨幕出神,放在膝盖上的手掌紧紧的握着膝盖,笔直的身姿一如既往,就像是一座雕刻好的石雕,亘古不变的姿态,他静默的表情,让人无法猜到他心中所想,然而此刻的他,却无端给人一种落寞孤寂的感觉。

  当苏静文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她走出简陋的卧室,就看到了这样的陆景泓,他无声无息的坐在那里,因为天气阴沉屋内光线不好,陆景泓的侧脸隐在黑暗中,偶有闪电划过令苏静文看清了他俊美却神情寡淡的脸庞。

  苏静文向前走了一步,却险些被横在客厅的椅子搬到,当她稳住身形时,抬眸却对上了陆景泓清冷深邃的墨眸,那一瞬间,苏静文止不住后退一步,并非因为她怕陆景泓,而是因为心中莫名其妙的悸动!

  陆景泓看着苏静文,表情冷寂,墨眸幽深,他静静的看着她,许久之后,才平淡的开口:“既然已经醒了,就没有再呆在这里的必要了,回去吧。”他的声音很平淡,波澜未动,哪怕坐了一夜,身子也叠立笔直,让人不敢贸然撼动他。

  仅仅是一个夜晚,陆景泓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更加沉稳而不动声色。

  苏静文忘了挪步,她倔强的看着陆景泓,就像个耍赖的孩子,赖定了陆景泓这个人,哪怕她心里怕被丢弃怕的颤抖,她还是抬起美丽澄澈的凤眼,看着陆景泓努力的微笑道:“陆大哥……”

  然而,尚未完成的话,却被陆景泓毫不留情的打断,陆景泓抬眸,清冷的双眸扫过面带殷切的苏静文,转头看向别处,抿着唇,近乎严厉的苛责:“你现在要做是回到乔家夺回属于你的宠爱,属于你的一切,而不是在贫穷的地方刻意讨好一个与你毫无关系的男人!”

  声音平淡冷静,却充满了清冷的责备!

  苏静文瞬间沉默下来,一声不吭的看着陆景泓,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一时间,屋内寂静无声,能听到的就是他们彼此的呼吸声!

  许久,又或许是只有一瞬间,苏静文蓦然向前踏出一步,却不慎被那把椅子再次绊了一下,这次她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豁然倒地,她却顾不得膝盖上传来的疼痛,倔强的看着陆景泓:“那个人的宠爱早就与我无关了,他才是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得人!”

  然后,她近乎偏执的看着陆景泓,无赖的坐在地板上,宣告道:“我不会回去的,绝不,不管你是不是讨厌我,既然两年前你带我走了,你就该对我负责!”

  负责!

  这两个字,狠狠的刺入陆景泓的心中最软的角落,疼的近乎让他窒息。

  如果可以,他又何尝想让她回去?可现在她跟着他除了颠沛流离,担惊受怕还能有什么好日子?她还……怀着孩子,怎么能跟他过这种没有明天的日子?

  如果他一开始没有因为拿不出医疗费而通知乔子航,没有因为那些丢下她,该有多好!

  “你怀孕了。”陆景泓冷寂的看着他,即便用了全身的力气,还是控制不住身子在阴暗的角落颤抖着,因为自责,更是因为要亲口告诉她这个答案。

  这个对他们而言,残忍的答案!

  她呆坐在地板上,脸色一瞬间变大煞白,她看着面容沉静的陆景泓,大片大片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滑落,眼泪滑过唇角,她尝到了咸涩的味道,突然清醒了过来,擦干了眼泪,扯了扯唇角,努力的站了起来,凑到陆景泓身边,抓着他粗壮了不少的手臂说:“你骗我的,对不对?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怀孕!你开玩笑的对不对?你怎么可以开这样的玩笑呢,你吓坏我了。”

  陆景泓偏着头,阖上双眸,冷毅的脸庞僵硬着,话再也说不出口。

  苏静文看见陆景泓的表情,脸上所有表情一瞬间凝固,她攥紧了手,眼神无处安放,思绪混乱间,她瞥到了自己尚未隆起的肚子,疯了一般的挣扎起身,冲进了雨幕中。

  陆景泓坐在死寂一般的屋内,看着某个角落发怔,然后他烦躁的站起身,在屋子里走了两步,然后实现不由自主的放在了敞开的门扉处,向门扉的方向走了两步,然后跑了起来,向苏静文远去的方向追去。

  

无奈,自责,命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