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伤口,终有一日会变成不痛不痒的伤痕。

   苏静文被带回乔家的时候,手腕上的伤口因为血液自主凝结的原因已经止住了,但苏静文双手手腕上深可见骨的伤痕还是令准备看好戏的乔倩儿吓得躲在了苏薇安的身后。

  乔子航把苏静文丢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吩咐佣人把昏迷中的苏静文送回房间,然后在苏薇安担忧的询问中,稳步走上了二楼。

  苏薇安看到苏静文受伤,心里没什么感觉,她在意的只是苏静文这颗棋子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在那之前不死就行,但表面上的戏份还是要做足的,所以她紧跟在乔子航的身边询问着苏静文的伤口是怎么回事,还有没有受伤。

  乔子航到底是黑道领袖,也只是眼神闪了闪,对苏薇安道:“只是把她吊起来一个晚上而已,没受什么伤,不用给她请医生。”说完,脱下穿了一晚的西装,解下领带,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脱下衬衫时,苏薇安看着他脖子古怪的眼神!

  乔子航脖子上有抓痕,他自己没有多在意,却被苏薇安瞧了个清楚,男人和女人就是这样,男人纵使在精于算计也会有粗心的时候,而女人却在意更多的细节,乔子航与苏薇安就是这一类的人。

  “呀,脖子怎么弄的呀?伤口挺深的,可别感染了。”苏薇安心里已经猜到了些什么,然而她还是这么问,乔子航脖子上的抓痕太明显了,她想不发现都难,其实对于乔子航会与苏静文发生什么苏薇安一点都不意外,这也恰恰是苏薇安计划的一部分!

  乔子航动作一顿,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是有些疼,然而对于身处黑道的他来说,这种小伤真是不值一提,他深邃的眼眸闪过一丝暗芒,才道:“帮里有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处理她的时候不小心被抓伤的,你别多想了。”乔子航转过身,揽着苏薇安的肩膀,耐心的解释。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不相信你呢?坐到床上去,我给你擦药,这样好的快些,不然让帮里的兄弟看到,还不要以为我是个母老虎!”聪明的女人从来都知道什么时候该装傻,什么时候该调节气氛,有些事点到为止。

  乔子航很听话的坐到了床上,却在苏薇安找到医药箱内的药水,打算给他擦药时,不老实的扑到了苏薇安,两人不一会就在床上纠缠在了一起,而屋内也响起了苏薇安兴奋的呻吟声……

  *

  苏静文醒来时,已经是次日清晨,她醒的很早,大约早上五点钟,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自己身处的环境。

  乔家的佣人挺多的,而这个屋子虽然是下人居住的房间,却也是其他佣人挑剩下的,也因此房间内的光线不是很好,床板也很硬,这倒不是乔子航故意刻薄苏静文,只是没有人在意此刻的苏静文而已。

  苏静文靠在床头,右手按着额头,手腕上的伤口经过了处理,白色的绷带缠绕成一圈又一圈,隐隐的透出血色,然而苏静文此刻唇角上却挂着恬淡的弧度,她……做了个好梦。

  她梦到自己与陆景泓一起坐在埃塞俄比亚所居住的住所大门前的土堆上,一起看云卷云舒,听陆景泓说话。

  很平淡的梦,却勾起了苏静文心中的眷恋,陆景泓于她而言,是比亲情还要深厚的感情,陆景泓所给她的,甚至比苏晋安与廖淑英那十几年还多……

  “陆大哥,你在哪里?你……不是有意丢下我的是不是?”

  苏静文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默默的想念着陆景泓对她的一切,心中突然就被注入了一股温暖的力量,最起码苏静文不是一个人,最起码还有一个人会对她无限包容!

  *

  陆景泓回到广州,依旧住在以前的平民区,与两年来到这里不同的是,陆景泓这次回来,却被一些眼力极差的贼给盯上了。

  他们把陆景泓围在深夜的小巷中,像极了饿狠了的狼,眼冒凶光,直直的盯着陆景泓,像是看到了好仔的肥羊。

  其实他们盯着陆景泓已经有几天了,知道这小子早出晚归,看上去穷得很,实际上会有些钱财,他们也没想弄一把大的,就想抢几个钱,够今天的晚饭就成。

  或许你觉得不可理解,可事实就是这样,这些年纪不大的孩子,早早的脱离了学校,进入社会,能干的活太少,走上这条路只是迟早的事,他们抢劫了好几起,钱财都不多,眼力问题只是其一,其二也是他们根本就不想把事情弄大,想着抢些钱来花就行。

  于是,就这样,陆景泓在归国不久后,在小巷中遇到了他传奇一生不可获取的几个人物……

  *****

  此章过度!!

  陆景泓会有神马机遇,这几个人会给他以后的人生带来什么样的改变?哈哈哈哈,其实小池很想说,我在酝酿一个阴谋。。。。。

  

伤口,终有一日会变成不痛不痒的伤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