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别有居心!

   黑暗总是能给人无边无际的恐惧,苏静文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储藏室,嗅着灰尘,不吃不喝的生活了两天,这令一向养尊处优她体会到了身处地狱的滋味。

  起初的一天,苏静文一点也不敢动,她似乎能够感觉到漆黑的屋子内有无数双眼睛不怀好意的盯着她,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那是她的臆想,然而都不管用,无边的恐惧包围着她,然后她放声大哭,随便找了一面墙,用尽力气敲打,求他们放她出去,却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一个一向被宠爱的十五岁女孩,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尝试到了饥饿,恐惧,无助的滋味,并且不知不觉的长大。

  她往日里粉嫩的唇瓣因为长时间没有饮水而干裂,她细长的丹凤眼有些涣散,短短两天的时间,她从失望到绝望,那一瞬间,苏静文就长大了。

  然后就在苏静文以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贮藏室的门被打开了,苏静文虚弱不堪,她眯着眼望向门口的方向,就看到了一脸冷硬的苏晋安与满面复杂的廖淑英!

  苏静文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然而当苏晋安一巴掌打到她的脸上时,那么疼,她才知道不是梦。

  苏静文的唇角一下子就被打裂了,她舔了舔铁锈味的血丝,虽然只是一点血,也缓解了干涸的喉咙,她眯着眼,仰着头看着自己父亲粗矿的脸上那陌生的怒气,脑子发胀,胃也一阵阵的疼。

  “那是你姑姑的男人,你的干爹,你都做了些什么!”苏晋安指着苏静文的鼻子咒骂,粗矿的脸庞因为生气而涨红,他骂道:“若是一开始就知道你会这么不知廉耻,我就该……就该掐死你!”

  “老公!”廖淑英扯了一下苏晋安的袖扣,她虽然也觉得苏静文这次闹得很过分,却还是不待见自己的丈夫那么骂女儿的。

  苏晋安也是被气疯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养大,自己教育的孩子只是分离了两年就会做出这样的事,和自己的姑姑抢男人,这令苏晋安觉得可笑而愤怒!

  面对父亲的质问,母亲难看的脸色,苏静文觉得自己十五年的生活就是一场笑话,为了父母喜爱,她勉强自己学习贵族礼仪,用自己讨厌的淑女准则来约束自己,全世界都知道她是乔家的小公主,全世界都以为她最幸福,她也曾那么以为,而原来都是假象么?

  那么,谁可以告诉她,什么是真,什么假?

  *

  苏静文是被苏晋安拖着走进苏薇安的房间的,她已经饿了两天了,别说是挣扎,就连说话都要耗尽她所有的力气,她眯着眼,干裂的唇使她看上去狼狈而脆弱,她也看到了坐在苏薇安床边,细心呵护苏薇安的乔子航。

  那样的温柔,曾几何时也属于她,到底是什么把那些给毁了?

  苏静文即便是到了这个地步,还是想不通。

  苏晋安把苏静文按在苏薇安的床边,对苏静文怒斥道:“还不给你姑姑,干爹跪下赔罪!”说完也不顾苏静文的身体到底受不受得了,把苏静文按在了地上!

  苏静文的膝盖接触到铺着羊毛地毯的地面,并未受伤,然而连日来的滴水未进让她虚弱不堪,她纵使想要反抗,也力不从心,然而她依旧态度强硬的强调道:“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认!”

  乔子航本是给苏薇安喂粥的,听到苏静文这么说,一下子就把手中盛着热粥的碗砸到了苏静文的额头上,他恶狠狠的转身,抓起苏静文的下颚,阴测测的说道:“苏静文,你到底有没有心!你知不知道,为了出去找你,薇安出了车祸,要不是发现及时她会死,会死你懂么!”

  苏静文额头上顿时散开一片血花,鲜血顺着额头蜿蜒而下,模糊了苏静文的视线,她看到乔子航眼底的猩红,乔子航往日里温和的眼眸变得像野兽一样凶狠,她的下颚被捏的很疼,她想要打开乔子航的手,却连手臂都抬不起来,她眼珠转了转,瞥向苏薇安,却刚好撞见她挑衅的笑,苏静文嗤笑一声,不再解释。

  信我的人,不必解释,不信我的人,解释又何必!

  “航……别这样对文文,她还是个孩子啊!”苏薇安躺在床上,她额头上缠着纱布,清澈的眼眸扫过苏静文,带着包容,然后她的视线凝在苏晋安的身上,说道:“哥,你怎么能那么对待文文呢,她只是太小了,不懂事而已!”

  苏晋安闻言,眉头微微一簇,把苏静文丢给了刚刚走到门外的廖淑英,说道:“带她去处理下伤!”

  而当苏静文被廖淑英带出房间后,却听到房间内,苏薇安看似好心的提议:“文文一定是被有心人利用了,她太单纯了,这样可不好,航,不然……我们送她去撒哈拉沙漠的集中营训练一下,这样也免得文文以后在被人利用!”

  乔子航想到苏静文那个样子,只认为苏薇安是在为苏静文解围,想也不想的就答应了,道:“好,都依你。”

  *

  而就在乔子航忙着照顾苏薇安之际,乔氏家族内部,发生了不小的变动!

第十四章 别有居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