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我的去留,轮不到你们做决定!

  乔子航带着苏静文回到广州乔家已经是半个月的事了,陆景泓的那一刀,虽不致命,却危险的擦过左肾,也足够乔子航休养一段时间。

  乔子航十五岁之后,就没有被谁重伤过,而这一次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伤了肾,乔子航的愤怒可想而知,他派了人去查那个少年的资料,却意外的得知,这个少年就是两年前带着苏静文‘私奔’的人!

  得知这件事时,乔子航举起病房的椅子,砸碎了VIP病房的玻璃,这种毫不掩饰的暴虐,令乔子航风度尽失,一时间成为了医院中医生护士都躲避服侍的对象。

  而苏静文因车祸一直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直到三天后才醒了过来。

  *

  广州乔家。

  苏静文的伤经过了半个月的修养,已经好了很多,但右腿脚踝的粉碎性骨折令她暂时不能行走,所以当她回到阔别已久的乔家时,是坐着轮椅被人推进来的。

  苏薇安看着苏静文坐着轮椅,心里并没有多意外,她有她的消息来源,自然知道苏静文在埃塞俄比亚发生了什么,然而她还是抱着两岁大的儿子,发出惊讶的声音。

  “文文!”苏薇安美眸瞬间泛起一片水雾,怜惜慈爱的看着苏静文,心疼的说道:“天……是那个该死的伤了你?!”

  苏静文只是淡淡的看着苏薇安的表演,两年了,苏薇安还以为她是当初那个任性天真的女孩吗?

  这种把戏,两年中,苏静文在陆景泓的教导中早已不需要花任何的心思,都能看透!

  乔子航的脸色有一瞬间的凝滞,他的眼眸掠过坐在轮椅上的苏静文,然后略带厌恶的撇开眼,走到苏薇安的额身边,抱过她怀中的孩子,温柔的转移了话题:“别管她了,倒是你,怎么抱着浩儿出来了?孩子还小,万一接触到外面的细菌,生病了怎么办?”

  乔子航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爱护之意从来都不加掩饰,这个孩子虽然是试管婴儿,却结合了他与苏薇安的精子与卵子,是他们正真的唯一的孩子!

  苏薇安却看乔子航,还是把所有的视线放在了苏静文的身上,她保养良好的白皙无暇的手,轻轻的抚上苏静文消瘦的脸颊,怜爱的看着苏静文,正要继续演戏,却被苏静文一把打开!

  挥开苏薇安的手,苏静文眸光掠过面色微沉的乔子航,然后抬眸,轻扬眼睫,挑眉道:“谢谢……姑姑的关爱,不过我累了,需要休息。”然后她垂下眼帘,唇角扬起一抹恬淡的弧度。

  乔子航剑眉狠狠的皱在一起,似乎对于苏静文肯叫苏薇安姑姑而感到意外!

  苏薇安眸底掠过一丝诧异,然后她温婉的扬起唇角,淡淡的吩咐佣人带苏静文去休息。

  *

  苏静文从没想过,阔别两年,她回到这里还能接受以前小姐般的待遇,她毫无意外的住在了一楼的下人房,而她的回归,没有任何人真正的欢喜,就算是她的父母也未曾出现。

  苏静文不止一次的怀疑,难道过去的那是几年,她的父母给她的关爱,都是她的幻觉吗?

  苏静文的腿虽然是粉碎性骨折,拄着拐也是能够行走的,之所以回乔家时,她坐着轮椅,完全是她知道苏薇安一定会趁机做些什么,所以她选择了对她最有利的轮椅。

  阔别两年,苏静文想找回一些东西,比如她的父母曾给她的礼物,她想要确定曾经的一切并不是她的臆想,然后她在佣人们诧异的视线中,上了楼。

  对乔家,苏静文比任何一个人,都熟悉,所以她准确的找到了两年前她最后居住的房间,却发现这个房间似乎有了新的主人!

  房间内是与两年前风格迥异的粉色装扮,从格局到墙纸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苏静文一时间只能站在门口,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如果她早就知道这间房已经属于了别人,她怎么也不会贸然闯入!

  “喂,你是新来的佣人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没礼貌,我说过了我的房间不要你们打扫!”

  就在苏静文暗自懊恼时,却听到了清脆却难掩刁蛮的声音,苏静文皱着眉,转身,看着这间卧室的新主人。

  是一个漂亮年轻却陌生的女孩!

  “抱歉,我……”苏静文拄着拐杖,抿着唇道歉,却在暗暗思索女孩的身份,这间房以前是客房不假,然而按照现在这种豪华的级别来看,绝非客房那么简单,而能拥有这样一间房的女孩,在乔家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地位,可想而知。

  只是……她是谁?

  女孩穿着一身粉色的裙装,蓬松的卷发衬得她脸蛋圆圆的,还有些婴儿肥,她的眼睛很大,打量着苏静文的视线轻蔑而不屑,当看到苏静文拄着拐杖时,皱眉嗤笑道:“乔家怎么会请了一个残废做佣人?”

  然后注意到苏静文廉价的衣裤,几步走到苏静文的身边,一把推开苏静文,没有得到缓冲的力道,令苏静文一下子就摔倒在地,别的地方倒没什么,就是受伤的腿一阵剧烈的痛!

  苏静文抬眸看着衣鲜靓丽的女孩,眼眸不知不觉就染上了几分憎恶。

  “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像你这样贫穷的人,怎么能进我卧室打扫,天,你还碰了我的门是不是?”然后她像是天塌下来一样夸张的大叫:“哦,你都不知道你的手有多脏,会带来很多细菌的吗?!,丁妈!丁妈你快来啊!”

  苏静文由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她扶着拐杖艰难的站起身,然后听到了蹭蹭蹭的脚步声,紧接着她就看到了这辈子都忘不掉的人——丁妈!

  那个两年前睁着眼睛冤枉她的佣人!

  “哎呦,我的小姐,发生了什么?”丁妈的眼眸只是扫过苏静文,然后平淡的移开,那件事两年都过去了,丁妈自然是有恃无恐,她可是子恒先生的人!

  “她!就是这个该死的佣人竟然敢用她肮脏的手碰我的卧室,丁妈,你快把她赶出去,我看到她就会想到无数的细菌,好恶心啊!”

  “这……”丁妈有些迟疑,然而当她想到自己的靠山,就有些有恃无恐了,她走到苏静文的身边,语气并没有刚刚对待女孩的恭敬,态度散漫,她说:“小姐说了,看到你会……”

  啪——

  然而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苏静文的一巴掌打断!

  苏静文看着丁妈,哪怕拄着拐杖,行动不便,也气势惊人:“她不知我的身份,口出狂言,这我可以理解,但我的去留,还真就轮不到你们决定!”

  *****************************************作者有话说**************************************************

  猜猜那女孩是谁?啦啦啦啦

  

我的去留,轮不到你们做决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