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车祸,陆景泓砍了乔子航!

   当乔子航看到苏静文因高烧而布满红潮的脸蛋时,他忍不住嗤笑,他站在床头,冷笑着看着苏静文,眸底是凶狠的邪佞,他并未急着吩咐医生给苏静文注射退烧药和及时的治疗。

  如果不是薇安要见她,顾念那点血脉亲情,他绝对不会救她,只是即便是这样,他也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两年前,她毅然离开,留下的却是广州他名下的地盘大部分被袭,让他损失了近亿的资产,苏静文的离开太过巧合,说她没有和美国李家勾结,这又让他怎么信!?

  或许是乔子航的视线太恶毒,又或许是苏静文即便在昏睡中没有安全感,总之,苏静文就在乔子航阴鸷的视线中睁开了眼睛。

  当苏静文漆黑的双眸倒映着乔子航两年都没有变化的俊美脸庞时,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然而当乔子航的右手掐住她脆弱的脖颈,导致她呼吸受阻时,她才明白,这不是梦,却是噩梦的开始!

  苏静文头疼欲裂,鼻尖喷出的气息灼人,胸腔内也一阵阵的疼,然而最让她痛苦的却是喉咙被扼住,她烧红的脸颊因为呼吸不畅而涨红,苏静文挣扎,利落的短发挡住了她惊恐诧异的眸光,她白皙却难掩粗糙的指尖滑过乔子航的手腕,留下一道抓痕!

  乔子航睨着苏静安,笑的残忍,他看着苏静文痛苦的挣扎,心情突然大好,然而当他的手腕被苏静文的指甲抓伤,留下了一道暧昧的痕迹时,乔子航眸底闪过清晰的厌恶,他放开苏静文脆弱的脖颈,在苏静文剧烈的咳嗽时,一巴掌打在苏静文的脸颊上,把苏静文从病床上打飞到白色的瓷砖地板上!

  “两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恶心!”他们之间,分别两年,第一句话竟然是乔子航难掩厌恶狠戾的语气!

  苏静文强撑着从地上爬起来,乔子航是被训练过的人,他的一巴掌能把苏静文打飞,也能轻易的毁掉苏静文耳朵的听力,苏静文很幸运,她的耳朵没什么事,却暂时什么也听不到,脑子也昏昏沉沉的,但苏静文还是强撑着,在乔子航错愕愤怒的视线中,跑出了病房!

  苏静文并不是为了逃离乔子航,两年来,跟在陆景泓的身边,见过的,听过的多了,苏静文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样单纯而任性了,她知道乔子航来了,她就很难再逃走,只是在她被抓回去之前,她要找到陆景泓!

  *

  陆景泓站在医院前前的某个小巷,豆大的雨点密集的落下,全都砸在他的身上,疼的令人心惊,然而陆景泓却对此恍若未觉,他的视线穿过雨幕,看着医院楼的某个窗口,心里像是漏了个大洞,怎么也填不满。

  他不知道,亲手把她送回那个她想要逃离的地方,是对是错……

  似乎是上天有所感应,陆景泓在下一秒,就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跑出了医院大楼,在雨幕中四处张望,似乎在找什么。

  无端的,陆景泓就知道,她是在找他!

  陆景泓的心,一瞬间痛到难以呼吸,陆景泓突然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她就像个孩子,对他那么依恋,他怎么可以把她丢在那个吃人的乔家!

  他用那双不负孤傲的双眸看着她冲进雨幕,看着她身后追上来的男人,然后在他窒息的呼喊中,看着她被车窗飞,落地,染了一地血色!

  他凄厉尖锐的呼喊,被雨幕中的车鸣给掩盖了下来,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克制自己没有冲出去,然而他猩红的眼角似乎都染上了那妖艳的颜色,变得一片赤红,他跪在小巷内不满粘稠垃圾的地上,看着她被那个成熟依旧的男人抱进医院,眼角流下此生第一滴眼泪。

  *

  陆景泓一直都是冷血的,他也一直为此引以为傲,面对曾经的家族败落,父母兄弟的死,他虽然为此感到遗憾,也珍惜仅剩下的亲情,却在他们都离他而去时,并未表现出该有的悲伤。

  他对感情一向寡淡,却未曾想过,有那么一日,他会为了所谓的一见钟情,尝试了痛彻心扉的滋味。

  陆景泓坐在距离医院大楼不远处的某家类似中国五金商店外的长椅上,慢慢的思索着两年前他看到的苏静文,那时的她也曾歇斯底里的疼痛,她落泪,他即便不忍,却也表现的冷硬,然后试图教会她不要怨恨,他知道她憎恨的是那段亦真亦假的宠爱,那个一去不复返的人,起初他对那个成熟而具有魅力的男人感到嫉妒,然而此刻对他却只剩下愤恨!

  既然无法给她一辈子无限纵容的宠爱,那又何必招惹她,而后苛责她的,污蔑她!

  最后,陆景泓走进那间店铺,抢了一把剔骨刀,然后向医院走去……

  *

  哪怕乔子航不想承认苏静文被车撞倒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停跳了几分钟,也无法掩饰他把苏静文抱入手术室时仓皇的脚步,惊慌的脸色,他站在手术门前,看着白色的门,大声喊道:“苏静文,有本事你就不要给我活着!”

  陆景泓拿着小型剔骨刀走到医院时,手术已经进行到一半,乔子航还在烦躁的怒骂,整条走廊布满了人,却没有一个人敢阻止暴怒的乔子航,这也给了陆景泓一个机会,陆景泓走到暴躁不已的乔子航身边,然后拿出衣袋内的刀,凶狠而利落的插入乔子航的后腰!

  乔子航只觉后腰一凉,然后伴随着巨痛刀被利落的拔出,他的后腰立刻血流如注,乔子航捂着腰后退了两步,靠在手术室白色的门上,他的鲜血立即自洁白的门上蜿蜒而下,流了一地!

  他从震惊到错愕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他看着陆景泓,年轻俊美而陌生的脸庞,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竟然给一个臭小子刺杀了!

  “谁……是谁派你来杀我的?!”乔子航哪怕受了伤,也极了猛兽,他锐利的眸光紧紧的盯着陆景泓,肖薄的唇紧紧的抿着,似乎腰间的上不过是一个小伤口。

  陆景泓眸光冷淡而平静的盯着乔子航,对于他的质问闭口不谈,他知道就算他不说,这个成熟的男人也能查到,与他相比,他的确没有资格拥有苏静文,他还是太稚嫩,然而这并不让陆景泓感到自卑,他相信,终有一日,他能够正大光明的为苏静文讨回公道!

  “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救她走!”陆景泓平淡的说了这一句话,然后眸光眷恋的看向手术室,却理智的知道这个男人的属下将在几分钟内赶来,而不得不离开。

  是的,他终有一天会回来救她走,可是在此之前他要保住这条性命,哪怕他此后会过上颠沛流离的生活。

  砍了乔子航的这一刀,是陆景泓此生做过的最鲁莽的事,然而他并不后悔。

  

车祸,陆景泓砍了乔子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