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蜕变,两年逃离

   苏静文逃了,因为天生的危机感,她不会傻到认为苏薇安口中的撒哈拉沙漠集中营是什么好地方,凭直觉,苏静文就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到了那个什么集中营,她一定会死无全尸!

  苏静文不否认这与苏薇安一直以来给她的坏印象有关。

  吃过了廖淑英给她做的午餐,苏静文最后看了一眼住了两年的别墅,毅然离开!

  *

  苏静文在广州举目无亲,而苏家也不会再接纳她,所以她只能投奔陆景泓,那一天,正巧是广州大雨,苏静文站在陆景泓家的门口很久,最终还是敲开了陆景泓的家门,求他收留她。

  而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当陆景泓看到满身伤痕的她时,是怎样的心痛。

  苏静文在陆景泓的家中顺理成章的留了下来,她跟陆景泓说清了自己为什么逃家,陆景泓当晚就决定带着苏静文以及他的母亲宋婉怡离开了广州。

  而在他们离开不久后,整个广州的航线都被封了起来……

  *

  两年后。

  位于非洲东部,地处红海西南的东非高原的埃塞俄比亚是一个相当贫瘠的国家,而陆景泓与苏静文就在这个贫瘠的国家的一个部族安定了下来,并且在这里生活了两年。

  两年中,苏静文与乔子航去过很多地方,最后却定居在这个贫瘠的地方,然后蜗居于此,而陆景泓的母亲,也在一年前去世,就葬在不远处的坟场内。

  黄沙土的街道上,一群年纪不大的黑小孩撕扯着打架,一个穿着体恤,牛仔裤的女孩一脚踹开扯着她头发的男孩,把自己刚刚抢回来的鸡抱在怀中,指着黑色皮肤,梳着一大堆小辫子的女孩嚷道:“这是我家的鸡,加玛!”她的神情凶狠,白皙的脸蛋在这个部落是一道很美的风景线。(全是黑人,只有一个黄种人,能不美吗)

  这可是他们花了钱买回来的,这个臭丫头竟然敢偷!

  “你凭什么说是你家的,它是我们家的!我哥哥作证!”加玛是个标准的黑人女孩,穿着的长裙有着奇异的花纹,她指着刚刚抓着苏静文头发的男孩嚷道,气势汹汹。

  苏静文冷笑一声,扬了扬手中的鸡,大声说道:“大黄(鸡的名字)啊,你是多么神奇,你看看,有的人都为了你,把黑的说成白的,错的变成对的了……”说完扫了一眼眼神闪躲的加玛,苏静文恶狠狠的警告道:“加玛,你偷人家东西不止一两次了,现在还敢把注意打在我家的头上,再有下次小心我揍你!”

  苏静文呲牙咧嘴的说,哪里还有两年前的优雅端庄的样子?现在的她,可是在闪族,出了名的能打!

  说完苏静哼了哼,也不顾气愤不已的加玛兄妹,转身就要回家,却在看到不知站在她身后多久的陆景泓时,吓得跳脚!

  陆景泓看着苏静文,面色沉静,他黑色的眸子掠过面色涨红的加玛与拘谨的加玛哥哥,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往家走,深沉而冷淡。

  加玛和她的哥哥见到陆景泓,再也没了刚刚的气势,对于他们来说,这两个外来人是神秘而奇特的,尤其是陆景泓,他一向寡言,却只是一个眼神就能够让族长都忌惮!

  *

  回到家,苏静文自觉的淘米做饭,虽然已经在这个贫瘠的地方生活了两年,苏静文的厨艺还停留在不会把饭烧焦的程度……

  *

  晚饭很简单,一锅米饭,一个鸡蛋汤,没加任何的东西,他们穷的甚至连番茄都吃不起。

  不是陆景泓没有能力,只是面对着乔子航两年来都不曾放弃过额追查,陆景泓又怎么敢带着苏静文离开这里打拼?

  大米他们从倒卖劣质大米的粮贩那里购买来的,味道和质地都不怎么样,更是搀着很多的沙粒(剧情需要,别问我他们为啥不吃面包),即便淘洗了很多遍,也未必见得干净。

  对于自己煮的米饭里还有那么多沙粒,这让苏静文羞愧而沮丧,她看着自己碗中的米饭,觉得难以下咽,每一口米饭,都有几粒小的石子,隔得牙生疼。

  陆景泓默不作声的把自己碗中的沙粒挑干净,然后把自己的那碗送到苏静文的面前,自己则拿起苏静文的那碗米饭,继续挑沙粒,由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苏静文早就习惯了陆景泓的沉默寡言,而对于陆景泓的照顾她自然是欣然接受,只是她很好奇,为什么陆景泓会照顾她两年,还没有任何的怨言。

  似乎感觉到她不解的视线,陆景泓看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挑石子,慢悠悠的开口道:“不要试图把心思丢在那些你无法参透的事上,如果有那种时间,你更应该学会如何洗干净我们要吃的东西。”

  苏静文只是一笑,并未因陆景泓刻薄的话而感到难堪,她嬉皮笑脸的说:“陆大哥,你可真是一个奇怪的人。”

  陆景泓手中动作一顿,看了看外面的天,说道:“要下雨了,我去牛赶回家,吃完了,碗就放到一边”说完,他面无表情地离开。

  *

  埃塞俄比亚的二月天气变化就像是娃娃的脸,瓢泼大雨说下就下,就像今晚,明明白天时还是晴朗的,晚上就下起了大雨,苏静文有些担心,然后她冒着大雨去寻找陆景泓,这样做的后果,令她发起了高烧,陆景泓使用了土方法,给她用酒精搓了全身,却还是不见效,到了晚上时,苏静文已经被烧成了肺炎……

  纵使一向云淡风轻的陆景泓也慌了神,她抱着浑身滚烫的苏静文,跑去借了牛车,把苏静文裹得严严实实的又把家里仅有的雨衣披在苏静文的身上,冒着雨连夜赶往附近的城镇。

 

蜕变,两年逃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