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人,你忘了你的身份

    “你说什么?”冥逸寒冷冷盯着这个可恶的男人,脸阴黑的更加厉害。

  “呵。”墨天翎勾唇,倏地抬手,抓住冥逸寒揪着夏曦若的右手:“你见过在荒郊野外偷情的吗?你见过因为偷情伤成这样的吗?冥逸寒,你是脑袋进水了么?”

  此刻,冥逸寒已看到冥天澈左臂上的伤,还有地上的酒盒和子弹,隐隐意识到些什么,不自主的随着墨天翎的力气松开了夏曦若的衣裳。

  “希望是这样,以后,离她远一点!”冷声掷下,一把甩开墨天翎的手,双眼余光不自觉的撇向夏曦若,只见她正捡起地上那根红线,牢牢攥在了小手中,说明他记得没错,果然是她的东西。

  “那是我的事。”清冷的声音倏然传来。

  冥逸寒凝眸,冷然向墨天翎望去,正撞上他寂静的目光,刹那间,已与他用目光进行了几个交锋,心,隐隐一颤。

  交际圈子广泛的冥逸寒,商界精英、官场名流,都见过不少,却从没有人对视他冷若刀锋般的目光还能如此从容。

  而这个男人,非但是从容,而且淡漠清高,就仿佛他早已看透一切,所有的威胁,他都毫不畏惧。

  这个男人,绝不简单。

  “真的在乎她,就保护好她,别让她再出这种事。”清朗声中,墨天翎抬手扯过还盖在夏曦若腿上的外衣。

  起身,同时披上外衣,飒然转身就走。

  “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夏曦若忽然站起来,对着他背影说。

  冥逸寒张着疲惫的双唇,冷脸僵住。

  墨天翎转身,瞥冥逸寒一眼,怪怪的笑着走到夏曦若面前,低头,薄唇凑到她耳边,低低的说着什么。

  这个女人与那个男人,就在他面前,脸靠脸这么贴近,这么暧昧,就仿佛一对恩爱的情侣……浓郁的嫉妒如火般熊熊燃起,冥逸寒一把抓住夏曦若的胳膊,将她拉入怀中,紧紧抱住:“女人,你忘了你的身份。”

  问一下救命恩人的名字,这不是情理之中的事吗?夏曦若想要反驳,然而,感觉到他愤怒的喘息声,和身上袭来的冷意,还是知趣的闭上了嘴。

  是的,冥逸寒这些日子对她好的反常,然而,这改变不了他与她之间的交易关系,还有他囚禁母亲的事实——

  她不过他的生子工具!

  “冥逸寒,看好她,不然这么好的女人随时都会被抢走。”墨天翎玩味而挑衅的看冥逸寒一眼,目光再次落在夏曦若脸上,凝视她的眼睛,墨眸中掀起伤楚的忧郁。

  心中,某处地方,绞痛的厉害,微蹙起眉,转身,毅然向前而去。

  “喂,你保重。”夏曦若望着他背影,轻声说。

  高大的背影微微停顿,旋即,他迈开坚毅的步子,头也不回的向山下走去。

  这个寂静而神秘的男人,奋不顾身的救了她,却清风般拂过她的世界,从不求她任何的回报……怔怔看着越走越远的身影,曦若忽然有种莫名的恍然若失感。

  还在失神,就感觉冥逸寒的双臂收的更紧,挤压的她,几乎喘不过气。

   “夏曦若,回家再跟你算账。”冥逸寒先是用双臂紧紧挤压了她一下,随即冷冷将她甩开。

  转身,沉着脸向前走去。

  她看墨天翎时的眼神温柔而不舍,令他心烦意乱的厉害。

  “哎呦,曦若姐,你没事吧。”一直瞪着眼愣在一旁的陆小姚,此刻忙跑向前搀扶住夏曦若的胳膊。

  夏曦若打量着陆小姚:“没事,小姚,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当然没有,我这不好好的吗,曦若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啊,你怎么和那个大帅哥在一起呢?”陆小姚在车中被打昏,醒来时,发现自己正趴在那堆拆迁区的废砖堆上,她的包和夏曦若的包都被丢弃在她右手边,包里的钱包中的钱已经不见了,其他物品却没有丢失,她立刻慌张的给冥逸寒打了电话。

  “唉,有人买通了杀手杀我,幸亏他及时赶到救了我。”

  听到夏曦若这句话,冥逸寒不禁放慢了脚步,浓密的眉不动声色的锁紧。

  “哎呦,自从那天见到他我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你看,啧啧……”

  陆小姚正在感叹,忽见冥逸寒转回身来,凌厉的目光令她不禁噤声。

  “你之前见过他?”冥逸寒幽冷的目光自陆小姚和夏曦若脸上扫过,自从见到夏曦若,他不再有昨晚的沉重,却变得异常的冷。

  陆小姚耸耸肩:“是啊,前天曦若姐还请他喝咖啡了呢,昨天他也在咖啡店里,他还摔坏了我的……”

  话未说完,就感觉少爷的脸阴鸷的怕人,忙闭上嘴,错愕的朝夏曦若瞧去,见她的脸色,也不太自然。

  这些话,该为夏曦若保密的吧,但是,她又怎么能欺骗少爷呢?唉……陆小姚心中暗叹一声。

  原来这个女人和那个男人早就认识,既然这样,为什么刚刚她还装模作样的问那个男人的名字呢?演戏给谁看呢?

  “夏曦若,原来你是这么工于心计。”内心倏地涌起一丝失望,冷眼瞧了夏曦若一眼,他转身,快速向前走去。

  “曦若姐,我看这次你完蛋了。”陆小姚嘟着小嘴,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也不怪少爷,少爷对你这么好,你却跟别的男人……唉,你这样做真有点过火了。”

  过火了?难道连陆小姚都觉得她和那个男人有什么吗?夏曦若睁大两眼瞪了陆小姚两秒钟,终究没有解释什么。

  无所谓了,反正,她内心无愧,反正,那个男人对她的看法,她不会在乎……可是,虽然这样劝慰着自己,她心中,怎么却有一丝不甘?

  呵呵……夏曦若黯然笑笑,回头,望一眼那条消失在山脚的影,耳边,似乎又响起他刻意压低的声音。

  他,仍旧没有将名字告诉她,那时,只是附在她耳边,对她说:“夏曦若,我有梦游的习惯。”

  是的,他一定是梦游了,不然,她睡前明明是将他的衣服盖在他身上的,怎么忽然会跑到她身上了呢?而他,又怎么会与她靠的那么近?近的,令她这么尴尬、这么的难以收场。

  三个人,一先二后原路返回,不多时,已回到昨夜出事的地点,曦若向四周望去,只见雾霭之中,昨夜被绑缚的四个人,连同那辆箱车和那辆摩托车,都已不见了踪影,唯独那片荆棘丛,还有压塌的痕迹。昨日凄惨的一幕又浮现心头,不禁觉得凄凉。

  进了大厅,陆小姚便直奔厨房而去,一时间,柔光弥漫的空间里,只剩下夏曦若和冥逸寒。

  “嗒、嗒、嗒……”

  不安的小脚打在乳白色的旋转楼梯上,清脆细婉的声音,好听的尴尬。她低着头,看着脚下那个高大的黑影,心不安的似乎要跳出来。

  这男人,一直跟在她身后做什么呢?

  而且,跟的那么紧,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胸膛传来的温度。

  加快脚步,上了楼,迅速走到自己门前,小手放在门把手上,“咔”的开门,快速进门,刚想关门,却见他也跟了进来。

  “我想一个人休息会儿。”夏曦若诺诺说着,挡在他面前,想用娇小的身体将他挤出门去。

  垂眸看着她,冥逸寒的俊脸上始终笼着一层阴霾:“昨晚累坏了?”

  用怪异的口吻说着,他以健硕的身体将挡在面前的她挤开,反手重重将门带上。

  “什么?”夏曦若惊愕的瞪圆了大眼,还在等他回答,却忽的被他拉入怀中,紧紧抱住。

  夏曦若两手条件反射的挡在他胸前,试图隔开与他的距离,却没敢过于反抗。

  今天,他很冷,很怪,也很可怕,就仿佛一头心中怀着无限怒气的野兽,她就算再不明智,也不想与他硬碰硬……

  于是,她极力软下声音:“我真的累了,冥总,让我休息一下好吗,我还要去上班。”

  话音刚落,上身却猛的被衬衫勒紧,紧接着是“嗤”的一声布料被破碎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空气中的凉意。

  “噗、噗、噗……”

  蓝色的纽扣,散落在脚边。

  他已硬生生将她的衬衫从中撕开,一把扯下,丢在洋红的地毯上。

  “干什么?”惊颤的想将他推开,而他,双臂一紧,就将她牢牢禁锢在怀。

  现在的她,上身只穿一件雪白的蕾丝文胸,大片雪白的肌肤都绽放在外,虽然这样在他面前已不是第一次,但还是有种难言的抵触与羞涩感。

  惶恐的看着他,被束紧的孱弱身子,极力挣扎。

  “夏曦若,让我检查一下你身上有没有别的男人的痕迹。”幽冷说着,垂头,俊脸埋入她香颈中,仔细的嗅着她身上的气息。

  俊挺的鼻尖、刀削的薄唇,蹭着她细腻的肌肤。

  ~感谢妞儿们随小妖,随本文一路走来,《生子情人》明天要入v了。首先,这是妞儿们的大力支持,其次,也是网站对本文的认可,再次,小妖还要以此谋生……明天会爆.发两万字,以此为谢。

  此外前文的许多悬念,比如,雇杀手杀曦若的人是谁?张小素、苏怜悯和冥逸寒之间的究竟是怎样的关系等等,这些悬疑,都会随着以后章节的迅速爆.发而揭开。

  相信,部分喜欢此书的姐妹们还是免费用户,其实,充值很方便,不过几分钟的事,而且看书可谓是廉价,少喝几瓶饮料就把看完此文的钱省出来啦,尽量支持下吧。

  妞儿们,别犹豫啦,勇敢的点击下一章吧。

  鞠躬、致谢。

  ~

  

女人,你忘了你的身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