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殉情

    那个孩子不是冥逸寒的,事实上,她与他根本就没有发生过肌肤之亲,这一切,都是天澈精心布下的局。

  这些日子,她担惊受怕,生怕逸寒知道了事实,不仅仅是怕他报复,更重要的是,她已深深喜欢上被逸寒宠爱的感觉,仿佛一个无底的深渊,明知道这样很危险,她却深陷其中,越来越无法自拔。

  “咔”

  防风火机窜出蓝魅的火苗,冥天澈借着火光,在近两米远外的黑暗树影中找到那台红外摄像机(可以在黑暗中拍摄肉眼看不到的影像),躬身捡起。

  打开,将刚刚拍摄下的一幕翻看一遍,嘴角勾起满意的笑。

  这个浪.女人,他早已厌倦,况且又是个没有生育能力的废物,等她没有了利用价值,他会在惹火上身之前先做了她。

  ……

  黎明的雾气,缭绕了这片山野,一如山水画中的仙境。

  俊逸高大的身影,匆匆穿行于浓雾之中,刀铸的脸上深锁沉重的阴霾。

  他甚至连看家的警卫都派出去找她了,一整夜了,却没有一点关于她的消息。不久前,他和陆小姚找到了山下,见有车辆上山的痕迹,就抱着一丝希望沿着痕迹找到了这里。

  手机,时刻开着,盼望能接到劫匪勒索的电话,只要能赎回她,再多的钱,都已无所谓。然而,那个小女人究竟在哪里呢?

  “少爷,快来看……”陆小姚慌张的声音传来。

  冥逸寒循声望去,看清荆棘丛外那块青石上的血迹,眉头狠狠的一锁。

  血迹本已风干,此刻却被晨露湿润,褐黑色的颜色,尤其醒目……

  这是她的血吗?冥逸寒忽然惶恐的厉害,不安的看向荆棘丛中,深黑的眸蓦地紧凝,迈步就向前去。

  “少爷,别过去,里面有毒刺。”陆小姚忙跑过来,想要阻拦,他却早已踏入丛中去了。

  俯身,捡起挂在荆棘上的那根红绳,失神的看着,冥逸寒目似刀割。

  不会错的,这是她左脚脚腕上系的那根红绳!

  恍神间,腿上忽然传来一阵刺痛,低头,只见是一枚毒刺隔着裤子刺中了肌肤。

  现在,他脚下这片荆棘似是被什么压过,整齐的倒下了,即便如此,他仍然被毒刺刺中。而那个小女人,当时一定是急匆匆的跑过这片荆棘丛才会连贴身佩戴的红绳都被刮落。

  眼前,好似浮现出那孱弱的身影自荆棘丛中跑过的身影,密密麻麻的毒刺,无情的刺破她细嫩的皮肉……

  他只是被一根毒刺刺中,就痛的这么厉害,那时,她该有多痛?冥逸寒的心,也似被千万根毒刺刺中,咬着牙颤抖着,沉痛的眸子,猩红的仿佛滴血。

  “少爷,你怎么了?少爷……”陆小姚担忧的拉住冥逸寒的胳膊,想将他拉出来。

  然而,他却甩开她,失了魂般径直向前走去。

  “喂,少爷,你这是干什么,唉,你疯了吗?”

  陆小姚焦急而挂怀的声音在身后响着,而他,竟似听不到,双腿被刺痛、划伤,痛感那么真切,他却似一个没有知觉的木偶般直直向前走去。

  那时,应该有人在追赶她,所以那时她传过荆棘丛后,会一直向前跑……仿佛化身为那时的她,冥逸寒痴痴的向前走,走不多时,前路已被断崖阻断。

  断崖边的岩石上,有斑斑点点的血迹,说明她当时在这里停留过。

  而那个女人那么倔傲,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应该会选择自己跳下去吧……脑海中恍然晃过夏曦若跳崖的情景,他闭上眼,着了魔一般向崖下走去。

  ~是让曦若和墨大帅哥再缠绵一阵还是让冥逸寒找到曦若呢?唉,纠结啊,亲,你咋认为呢?在评论区说一下你的看法吧,小镜会采纳哦。~

  

殉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