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对她的感觉,变了

    其实,被夏曦若发现那件事后,苏怜悯也是后怕的。那时,被欲望冲昏了头脑,只想与冥天澈亲热,才没有让他去追,而现在,如果夏曦若说出来,逸寒就算不相信,恐怕也会对她有所怀疑。

  她走时苏怜悯不是还跟冥天澈在车里的吗?竟然回来的比她还要早……

  夏曦若眯着眼睛看了苏怜悯一眼,嘴角不自觉的勾起弯弯的笑,快步从她身边走过。

  “以后周末不准外出。”

  好听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夏曦若娇小的身影微微停顿,然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

  漠然疏离、置若罔闻,便是她对他的态度。

  冥逸寒眯紧的璀璨眼眸中,是她融入纯白色的旋转楼梯的翩然身影,一味的向前,似乎,他在她的世界里,完全没有存在感。

  心中,莫名的生出无限的空落感,有力的大掌,紧紧压住苏怜悯的背部。

  “啊!”

  怀中吃痛的叫声,将他的意识抽回现实,低头,正对上苏怜悯的眼神,怪怪的,仿佛正常人害怕时的样子。

  “逸寒,她要害我,我好怕,我好怕……”惶恐声中,苏怜悯眼神又涣散成神经质的样子。

  菲薄的唇微微阖动,他却没在说话,默然拉着苏怜悯上了楼。

  安排下苏怜悯,冥逸寒便回了书房,点一根烟,还没吸两口,门就被“咔”的一声推开了。

  “少爷,她回来了?”

  “恩。”冥逸寒黑着脸弹掉烟灰。

  “哎呦,少爷,你面色不太好,怎么了?”陆小姚笑嘻嘻的走进来。

  冥逸寒白她一眼,不搭理她。

  陆小姚长年吃住在他家,在他心中,早将她当做了顽皮的妹妹,虽然屡屡办事不利,他也总是不予计较。

  陆小姚见他不理睬,无趣的摇摇头,将一个信封放到他面前的茶几上:“你的信,有人放到传达室的,我顺便给你捎了过来。少爷,你这几天真的很反常啊,是因为夏曦若……”

  “出去,出去!”冥逸寒倏地打断她,不耐的摆手。

  “哦。”陆小姚终于撅着嘴转身,悻悻离开了。

  拿起手边的信封,拆开,取出里面的三张照片,看清照片中的情景,冥逸寒本就阴沉的脸,愈加冰凝。

  ……

  浅红的蕾丝窗帘敞开了一半,孤单的人儿坐在藤椅上,看外面的夜色渐渐晕染。

  饿了,然而,想起要与冥逸寒坐在同一个餐桌吃饭,就不想动。

  怕他,更怕与他靠近时那种不能自主的感觉。

  “咔”

  门被急促推开了,如镜的窗玻璃上映出他身影,伟岸而沉寂。

  “女人,你就是学不会安分。”

  幽沉的声音中,镜子中的倒影渐渐清晰,她看到,他的脸,阴郁的厉害。

  “怎么了?”用最漠然的语气与他说话,纵然心中难免害怕,依旧安静的坐着。

  又没做亏心事,她怕什么呢?

  心念交错间,他已站到她面前,深邃的眸,紧紧盯着她的脸:“夏曦若,自己做了什么,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抬手,三张照片朝她雪白小脸甩下。

对她的感觉,变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