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中有什么碎掉了

    “逸寒,她要害我,张小素要害我,你打死她,打死她!”

  慌乱无措的声音传入耳中,夏曦若发现,现在眼前这个蜷曲的女人,眼神开始涣散,又变成了那种神经兮兮的样子。

  “乖,我都看到了。”磁性的安慰声中,冥逸寒高大的身影自她身边走过,轻轻将地上的人抱起。

  擦肩而过的那瞬间,夏曦若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沉冷的气息,知道一定不讨好,趁他怀里抱着人,转身想逃。

  然而,一步还没迈出,右手就被他铁箍般的手指钳住。

  “做了坏事,就这样一走了之吗?”阴鸷的声音,仿佛冰冻,只用一只手抱着苏怜悯,另一只手紧紧钳住夏曦若柔弱无骨的小手,硬生生将她拉回。

  “道歉!”

  上一次,或许不是她故意,而这一次,她威胁怜悯,他亲眼所见。

  这个看似善良的小女人竟然威胁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弱女人。

  在他强劲力道的拉扯下,夏曦若不禁转回头,望见他犹如冰封的脸,不禁打个冷颤。

  “给她道歉!”红白分明的唇齿间,迸发出清澈的音节。

  一字一句,携着不容反抗的威仪与冷意。

  “好……”夏曦若皱皱眉头,看向蜷缩在他怀中的人儿:“苏怜悯小姐,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是的,这样做,她本就是内心有愧的,就算他不威胁,等问出了结果,她也会主动向她道歉。而现在,冥逸寒冷的这么可怕,她就算讨厌他,也不会不明智到与他这样硬碰硬。

  “以后别打扰她!”一把甩开她手,冥逸寒黑着脸走出了洗漱间。

  望着他幽冷的背影,又想起苏怜悯刚刚的目光,夏曦若内心一种莫名的抵触情绪涌上来,忽然对着冥逸寒后背怪怪的说:“冥逸寒,她手里的药,有半瓶倒进了水池里。”

  说完,做了恶作剧的孩子般,向门外跑去。

  “你当我是瞎的吗?夏曦若,你可真是个谎话连篇的大骗子。”

  身后传来他偏冷调的声音,曦若不由转身,看向苏怜悯的手,只见她两手空空,那个药瓶,竟然不见了。

  骗子就骗子吧,反无论他怎么看她,她都不在乎……眼中闪过一丝无谓,“咔”的关门而去。

  关紧房间的门,夏曦若坐在沙发上平息着自己的情绪,某一刻,目光,倏地定格在墙角那台电脑上。

  走过去,打开。

  上周五,因为妈妈失踪的事而耽搁了;今天,她该给“东篱下”发邮件了。

  “东篱下”是她五年前结识的笔友,她不知道现实中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通过每周的互通邮件,她知道,他的内心是善良而豁达的。

  她与他的邮件,只诉说心情,从不多问彼此间其他的事,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

  安抚下苏怜悯,冥逸寒便离开了她的房间,站在走廊中,双手握着白玉般的栏杆,俯瞰一楼客厅中的繁华,心中,仍旧很冷。

  望见夏曦若威胁苏怜悯那一幕时,内心深处某个角落,便似有什么破碎掉了。就仿佛,对什么抱了希望,后来,却又失望。

  “嗡嗡。”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冥逸寒拿过手机,望见是“幽谷雪莲”来件提醒,眼前骤然一亮。

  

心中有什么碎掉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