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坦白从宽

    “宝贝,怎么了?”伸手摸着丁想容迅速白下来的小脸,陆子骞在心里冷笑了一声,面上却丝毫没改变。

  小瞎子这是做贼心虚了是吗?

  “我……没事。”丁想容细微察觉到了陆子骞语气里的变化,吓得更胆战心惊的。

  如果自己对陆子骞隐瞒佑泽今天来过的事情,他一定不会放过自己,不如自己主动跟他坦白,或许那样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子骞……今天……白天的时候,佑泽来看望过我,他待了一会儿就走了,我和他之间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请你相信我!”丁想容犹豫着把今天佑泽到来的事情说给了陆子骞听,煞白的小脸上充斥着极大的不安和恐慌。

  陆子骞,她从来都摸不透他的脾性,正因为他的喜怒无常,自己才会这么怕他。

  “是吗?这事没人告诉我,宝贝,你这是在跟我坦白从宽吗?”陆子骞轻笑了一声,然后极其亲昵地吻着丁想容的脖子,微眯的星眸内是另一片阴鸷的算计。

  小瞎子主动跟他坦白了佑泽来过的事情,这说明什么?她在害怕自己知道后会处罚他,所以来个先下手为强,让他找不到理由跟她生气。

  好得很啊,小瞎子变得跟小狐狸一样狡猾了!

  “子骞……我不会再和佑泽有什么关系了,请你相信我!”琢磨不透陆子骞这一声轻笑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丁想容只好更加小心翼翼地应对他。

  “我知道,宝贝!”陆子骞一边亲吻着丁想容的脖子,一边忙着脱她的衣服,薄唇里吐出暧昧的喘息声。

  “我听说佑泽很快就要和沈如结婚了,到时候我带你去参加他们的婚礼好吗?”

  陆子骞的眼神一直在盯着丁想容的小脸看,所以丁想容有丝毫神情上的变化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好。”丁想容微笑着,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陆子骞健壮的腰,柔顺地任他予取予求。

  泽和沈小姐很般配,他们能够结婚,自己也很开心。

  丁想容平淡的神情让陆子骞分辨不出她此时此刻的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不禁让他有些气恼,便用力地在丁想容的身上了留下自己的印迹。

  丁想容不敢呼痛,只是蹙紧了眉头,任由陆子骞粗暴地蹂躏她稚嫩的身体。

  “宝贝,你是属于我的,记住了!”相对于之前的蹂躏,陆子骞占有丁想容的时候却异常的温柔,但他的话却是那么的霸道,仿佛是最可怕的魔咒,把丁想容的呼吸都要囚禁。

  “佑泽,你今天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小如等你很久了。”佑母见佑泽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便赶紧迎了上去。

  “我有点事。”佑泽茫然地看着坐在沙发里的沈如,突然很厌恶自己来。

  为什么他就挣脱不了这样的枷锁,非要和沈如结婚不可?

  即使他和沈如之间是假结婚,他还是如此的痛恶不已!

  所有人都在逼他,他的父母,沈如,沈如的父母,陆子骞,甚至是想容!

  这些人联合起来把他彻底逼上了一条自己不要走的绝路!

第一百五十五章 坦白从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