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产生嫌隙

    沈小姐……她有了泽的孩子?

  丁想容被这个消息震惊得无以复加,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佑泽知道这个消息吗?”低低地开口,丁想容面如死灰。

  如果佑泽知道沈小姐怀着他的孩子还跟自己求婚,那他太……

  “他当然知道,可知道了又怎么样,他还是要跟我解除婚约,一心想要来找你,和你在一起,你如果真的想和他在一起,我可以去拿掉这个孩子,虽然我万分舍不得这个孩子!”沈如在此刻微微低下了头,有着几分落寞难过的样子。

  即使丁想容什么都看不见,沈如也这么做了。

  “沈小姐,你先回去吧,等佑泽回来,我会找他问清楚,倘若事情真如你所说的一样,那……我会退出的!”丁想容听出了沈如声音里的难过,但她也不是十分相信沈如的话,非要找另一个当事人佑泽问清楚不可。

  “好,我希望你可以成全我可怜的孩子。”到此,沈如也不便强求,说了几句客套的话便离开了。

  丁想容的一颗心却再也平静不下来,沈如的话犹如一根根尖锐的刺狠狠扎着她的心,很疼很疼。

  晚上的时候,佑泽买了丁想容最喜欢的慕斯蛋糕回来给她吃。

  “想容,怎么不吃?”佑泽亲手喂丁想容蛋糕吃,可丁想容愣是没有张口吃下去,无神的眼眸里空寂一片。

  “泽,你从来不骗我对吗?”沉默了许久,丁想容终于开口说话了,可话题却和吃蛋糕风马牛不相及。

  “是,我没有骗过你,想容。在你的面前,我一直坦诚地对待你!”佑泽放下了手中的蛋糕,然后坐在了丁想容的旁边,半搂着她入怀,微笑不已地开口。

  “怎么了,你不会怀疑我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吧?”

  “今天沈小姐来找过我,她说她怀了你的孩子,这是真的吗?”丁想容抗拒地从佑泽的怀中挣扎了出来,冷着小脸开口。

  “我想听你亲口跟我解释这不是真的。”

  泽,我是那么的相信你,如果你把我的信任随意践踏,我会毫不犹豫地离开你。

  “想容,别听沈如对你所说的那些话,那个孩子是个意外,我不承认……”听到沈如来找丁想容说一些乱七八糟的话,他的心又气又怒,但更多的是担忧和慌张,慌着连忙跟丁想容解释清楚。

  “泽,不要说了,我已经知道了……”丁想容突然打断了佑泽慌乱的解释,凄楚地淡淡一笑,难过的泪水蜿蜒过脸庞。

  “对不起,原谅我不能再和你一起了,这枚戒指还给你吧,你快点回到沈小姐的身边,不要让她难过伤心。”

  错了,一切都错过了,她和泽回不去了。

  丁想容用力把钻戒从自己纤细的手指上拔了下来,摸索地放在了佑泽的掌心里,吸气地背过头去哽咽着。

  她要回去找阿花,不想待在这里了!

  “想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离开你的,你也休想叫我回到沈如的身边去,那个孩子我可以给他应有的父爱,可我爱的人是你啊,你怎么忍心把我赶走……”佑泽急急抱住了丁想容的身体,红了眼眶,语带哽咽地哀求道。

  “想容,这次就算我死,我也不会放开你的手!”

  PS:芝麻想说芝麻的文那么差吗?为什么没有人收藏,留言,推荐,欺负芝麻是新人么?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产生嫌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