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四章 咬脖子

    陆子骞低头睨着哀求他的丁想容,微眯的星眸内,没有丝毫的暖意。

  “沈设计师,我宝贝嚷着要回家,我也不好意思留下来送你去医院,那么这个美差就让佑泽代劳吧,我先走了!”沉默了许久,陆子骞甩开丁想容的拉扯,改为半拥抱的姿势把她搂住,同时含笑地跟沈如一番客套后,才带着丁想容率先离开。

  “佑泽,我们走吧,他们已经走了!”等陆子骞他们走了很久后,沈如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对还杵在原地当雕像的佑泽轻声说道。

  “他们很快就要结婚了,你也该放下了不是吗,佑泽?”

  陆子骞对丁想容的感情是真是假她不知道,但她知道,佑泽和丁想容是没有办法复合了。

  “看到她,我永远都放不下……”佑泽几乎自暴自弃地喃喃自语着,眼中的愤怒和恨意都褪去之后,只有无尽的绝望在徘徊。

  他没有办法一下子忘记想容,因为深爱过,所以遗忘起来更痛。

  曾经他以为他和想容可以一辈子在一起的,可陆子骞的蓄意破坏,他们的爱情就这么结束了……

  他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刚才想容那么维护陆子骞,谁又知道他那时的心到底有多痛呢。

  “抱歉,刚才我失手推了你才让你崴到脚的,我送你去医院吧。”回过神来的佑泽见沈如一脸隐忍的痛苦之色,不禁愧疚地低声开口,同时走过去绅士地扶着沈如朝外走。

  “陆子骞,我想回自己的房间睡觉。”回到了陆家,上了楼,丁想容抗拒地推开了陆子骞,咬着唇,低着头跟他小声哀求道。

  见过了泽,她今晚实在没心情被他百般羞辱。

  “我的房间不是也可以睡觉吗?”陆子骞并不买账,而是重新扣住了丁想容纤细的手腕,强硬地把她拖进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陆子骞立即把丁想容甩在了床上,自己则马上欺身压了上去。

  “陆子骞,求你,不要……”当陆子骞压上来的一瞬间,丁想容本能地伸手去推拒压在她身上健硕的男性身躯,一张绝美的小脸上溢满了苦苦的哀求。

  放过她吧,哪怕就只有今天一晚。

  “宝贝,见过了老情人,就对我这个未婚夫准备不理不睬了吗?”陆子骞轻而易举地把丁想容的两只小手摁在了她身体的两侧,薄唇轻佻地吻着她的白嫩脖子,并流连在颈动脉处啃咬,仿佛丁想容的回答不让他满意,他就一口咬下去,吸食她甜美的血液作为惩罚。

  “不是的,我已经忘了他,真的……”丁想容很害怕,胡言乱语地保证着她不再想佑泽,可如此却偏偏有了几分欲盖弥彰的味道。

  “宝贝,你很不乖,我该怎么惩罚你呢?”闻言,陆子骞不屑地冷笑,星眸半眯着,睨着那微微跳动的颈动脉,突然有了强大的嗜血欲望。

  她竟敢对他说谎,看来他调教得还不够彻底!

  “啊——”脖子上突然传来的剧痛让丁想容害怕地叫出了声。

  陆子骞,他居然像个吸血鬼一样咬她的脖子喝她的血……

  

第八十四章 咬脖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