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冷落她

    “你怎么会在我儿子的床上的?”佑母早上看见佑泽的病床上躺着丁想容,两个人还紧紧地抱在了一起,顿时愤怒地尖叫起来。

  佑母尖锐的声音很快吵醒了沉睡中的两人,佑泽睁开迷糊的睡眼,在看见自己愤怒的母亲的那一刻起,他混沌的神智也一下子觉醒了过来。

  “妈,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以保护者的姿态把怀中的丁想容抱得紧紧的,佑泽问得有一丝愤然。

  “我过来看我的儿子有错吗?”听出了自己儿子语气里的埋怨,佑母的气更是不打一处来,看丁想容也越加的不顺眼。

  “你这个害人精还要不要脸了,我儿子伤得那么重,你还好意思跟他抢病床,还和我儿子抱得那么紧,陆天雄没有教过你‘羞耻’两个字怎么写吗?”

  “对不起,伯母!”被佑母一顿连珠炮似的责骂,丁想容感到很羞愧,忙挣开了佑泽的怀抱,慌乱地下了床,低着头,双手绞在了一起,很不安地咬唇低喃。

  昨天都怪她不好,昏昏沉沉就在泽的怀里睡了过去,不然今天也不会被他的母亲抓了个现形。

  “别叫我伯母,你这一声伯母我承受不起!”佑母不屑地冷笑。

  “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妈!”佑泽气嚷,正想为丁想容抱不平的时候,沈如却在这时候推门进来了。

  “小如,快进来!”见到沈如,佑母的态度转变了一百八十度,走过去热情拉着沈如的手,跟她说着话。

  可以说沈如和丁想容的待遇是天差地别的,这样的待遇也让丁想容很沮丧,很难过。

  伯母不欢迎她,却异常欢迎沈小姐,只因她是个看不见的瞎子吗?

  “佑泽,你今天怎么样了?”沈如看了一眼静立的丁想容,然后面带微笑地跟佑泽说着话。

  “还好。”出于礼貌,佑泽淡淡地回了沈如一句。

  之后,佑母的声音插在了两人的中间,三个人此起彼伏的声音让丁想容半垂了眼睑,一个人,摸索着静静退出了不属于她的空间。

  泽和沈小姐聊得好欢啊,她的突然离开,他也一定没发现吧。

  自嘲地笑了一声,丁想容双手撑着墙壁,略显苍白的小脸上溢满了悲伤。

  过了很久,佑泽才发现丁想容不在病房了,急得他想下床出去找她。

  该死,想容一定是误会什么了,才会这么不声不响地离开!

  “我去替你找吧,你伤成这样还不能下床。”见此,沈如主动开口请缨去找丁想容。

  “那麻烦你了。”佑泽点点头,温润的眼眸中溢满了急切之色。

  他目前行动不便,去找想容真的很困难。

  沈如微微一笑,随即出了病房。

  丁想容扶着墙壁走到了走廊的尽头,却意外撞到了一堵坚硬的人墙。

  来人熟悉的气息让丁想容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

  “陆子骞,走开,我不想看见你!“丁想容冷冷地开口呵斥着。

  自己的狼狈不想让自己最恨的人看见,被他嘲笑,那是最大的耻辱!

  

第六十章 冷落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