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两个手机

      第二十四章

  无愧于心!

  田心苒已经忘记当时自己怎么回答孙灏然的,只是从此她再也不问孙灏然的工作。那个世界她真的无法判定谁错谁非,比起那个世界的残酷,她宁愿简单地活在自己黑与白的单纯中。

  现在,田心苒却莫名其妙地想起当初那个女人,如果孙灏然败了,或者她就不会死。那是一桩离婚案,离婚没有悬念,关键是在争夺孩子的抚养权上。

  孙灏然是男方的代理律师,为了胜诉,他做了充足的准备。从对方的经济到交友,居住环境他都做了详细的调查。女人没有男方经济条件好,孙灏然抓住这一点驳倒了对方。

  田心苒清晰地记得那女人最后骂孙灏然的话:“我可能无法给他提供精美的食物,昂贵的衣服,可是世上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他……”

  案子败诉,那孩子被男人送出了国,女人可能一辈子都再看不到孩子,绝望之下从男人的公司顶楼跳了下去。

  孙灏然只是尽了自己的职责,男人也是维护了自己的利益,女人想不开是她的事,谁也没错。

  田心苒看着床上躺着的父亲,她可以扔下父亲,因为他对不起妈妈,让她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她是属于妈妈。就算她不管那对兄妹,也没有人说她不对,可是……她就是做不到。

  这就是她和孙灏然的区别吧!因为她无法说自己无愧于心。

  两人显然对工作这个话题达成了某种默契,聊了几句因为不能碰触实质就聊不下去,依然靠着彼此,身体近在咫尺,心却似越离越远。

  尴尬中,孙灏然的手机响了,田心苒没动,孙灏然却推了推她说:“对不起,我出去接个电话。”

  他边说边站了起来,边掏着手机边走了出去。

  田心苒骤然失去靠着他的温度,冷的打了个喷嚏,裹了裹大衣,又靠墙倚着。

  孙灏然一会匆匆走了进来,田心苒扬眉:“有事?”

  “对……所里有点事,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伯父吧!”孙灏然拿起自己的包,边扣着大衣纽扣边说:“有事你给我打电话,别急啊,伯父一定没事的”!

  “嗯。”田心苒陪着他往外走,送到门口孙灏然就不准她送了,说:“外面风大,你穿的少,进去吧!我走了。”

  “小心点。”田心苒垫起脚尖,吻了吻他的脸,搂着他的肩膀,很想他给自己一个结实的拥抱,这样或者会让她惶惶不安的心定下来吧!

  可惜,孙灏然包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退后两步,下意识去拿手机,想到什么,又放下了手,匆匆地说:“我走了。”就转身离开了。

  田心苒见他边走边掏手机,她有些索然地耸耸肩,转身要回病房,还没迈脚,突然有丝困惑浮上了心头。

  孙灏然刚才接了电话后手机是放在大衣口袋的,现在响的手机是他包里的,而且两次手机来电完全不同,孙灏然的风格从来不用分组铃声,难道他有两个手机?那为什么不告诉她另一个手机号码呢?

第二十四章 两个手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