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逼我辞职吗?

      第二十七章

  该死的展凌风,是怕她在翼天没敌人,拼命地给她树立敌人吗?

  展凌风,你到底想做什么?逼我辞职吗?

  田心苒猛地推开门,一腔怒气在看到面前的黑影时被吓没了。

  还没看清面前站的是谁,就被拉进了门,随后自己就被压在了门上。下一秒,潮湿,带了点咖啡香味的唇就压在她唇上。她受惊的唇还没合上,那条灵巧的舌就蛇一般钻进她口中,肆虐起她的唇齿。

  挣扎都落在了他的怀抱中,那柔软的薄毛衫温暖舒服,诱惑着她的手停留。

  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压在门上,退无可退地被蹂躏着。

  肺中的空气被持续不断的热吻抽走,还越吻越烈,田心苒只觉得自己意识因为窒息而开始涣散,就在她以为自己会成为第一个因为吻而窒息死亡的人时,那人终于恩赐般地放开了她。

  她像要溺水的鱼,得到氧气就拼命地呼吸着,狼狈得根本没办法声讨造成她如此狼狈的人。

  “心心……这是对你不乖的惩罚!下次再敢不接我的电话,我发誓给你的惩罚会比这厉害十倍……”

  邪魅般的男音在她的耳边半是控诉半是警告地呢喃,本是很温存的动作,却因为里面含的意思让人更觉得残酷。

  田心苒无力地被他压着,她敢发誓,此时她就像一条没骨的鱼,只要他一抽身,她铁定就滑在他身下像一滩软泥。

  “你凭什么?”喘过气,嘶哑的抗议少了一点威力,倒像是情侣间的娇嗔,弱势的让田心苒面红耳赤。

  “凭什么?”展凌风的手不知不觉探进了她的毛衫,在她的肌肤上缓缓地爬行着。

  “凭我对你有兴趣……心心……我爱上了这个游戏……在游戏没结束前,你要陪着我……一直玩下去!”

  展凌风的唇边说边从她的唇角一路吻了上去……

  酥麻的感觉自不同的方向侵袭到田心苒的神经,让她浑身更无力了,脑里厌恶他的话他的人,身体却很享受他带来的愉悦感觉,两种极端,让她矛盾的想自杀,这人就有本事制造出这样的效果啊!

  “展凌风……你这个****我要告你性骚扰……”

她还是不甘地叫了出来,虽然无力,却传递出她的愤怒。

  “是吗?告我?不知道心心要请谁做你的律师呢?孙灏然吗?听说他已经是大律师了,嘿嘿,我很希望能在法庭上见到他呢!不知道他会对他女朋友被性骚扰的人做什么辩护呢?”

  田心苒被他说的话弄得一怔,随即恼羞成怒,扬起手来想给他一巴掌,手在半空被钳住了,跟着被拉到了展凌风唇边。

第二十七章 逼我辞职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