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无愧于心

      第二十三章

  孙灏然来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田心苒的父亲已经从急救室里推到了观察房里,她第二天要上班,安勇说他守夜,田心苒让他回去拿点洗漱用品,顺便吃点夜宵再过来。

  所以当孙灏然来到时,观察室里就孤零零地坐着田心苒,她靠在墙上假寐,脑子里什么都没想,时间似乎就静止了。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监测仪表不时发出嘀的一声响。

  她听到了脚步声进来,下意识地睁开眼,看到了孙灏然。

  他穿了一件米色的大衣,外面不知道是不是变了天,他进来就夹带进一股冷风,刺激得田心苒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喷嚏,摸了摸鼻子,淡淡一笑:“来了?”

  “是啊,忙到现在。伯父怎么样了?”孙灏然往床上看了看,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还好,医生说没危险。”田心苒似乎忘了早些时候两人的不快,自然地将头倚到他肩上,撒娇似地说:“刚才吓到我了,我以为我会失去他……”

  孙灏然的肩膀有些凉,被她碰到轻微地颤了颤,没动。

  “你想多了……没事的。”孙灏然迟疑一下,拉过她的手,柔声说:“对不起,中午我的语气太冲,我不知道……”

  “别说了,是我没选对时机,我的语气也不好,我已经忘了。”田心苒笑着,握住了他的手。

  “谢谢……”孙灏然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感激她,理解也好,支持也好,两人似乎达成了默契,抹去那些不好的事,珍惜两个人相处的时间。

  病房里的气氛有些低落,两人谁也没说话,靠在一起似乎怕一开口就得罪了对方,所以宁愿选择沉默。

  这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两人在一起无话可说,以前也不知道怎么缓和过来的,反正这气氛压的田心苒有些难受,无话找话:

  “案子很棘手吧?你看来很累。”

  “还好,已经找到突破口了,现在就等开庭。”孙灏然一谈起工作就有点意气风发,眉目间神采飞扬。

  田心苒在心里苦笑,那个世界其实一点也不美好,充满了虚伪,残酷,她不懂孙灏然怎么就那么热衷。以前不谙世事时觉得他的职业充满了神圣,他第一次上庭她还兴高采烈地跑去观摩。后来见到对方的当事人指着孙灏然骂他冷血时她还觉得人家不讲理,那个案子孙灏然胜诉了,田心苒还请他去海鲜楼庆祝。

  没想到几天后,她在报纸上看到了那个当事人因为败诉跳楼自杀了。田心苒当时看到就吓呆了,看着报纸手抖的厉害,打电话给孙灏然,才问道:“灏然,你看到报纸了吗?”

  孙灏然沉默了一会,说:“你想说什么?是觉得我有错吗?”

  田心苒说不出话来,半天才说:“我……我只是觉得震惊。”

  孙灏然淡淡地说道:“这种震惊在我实习的时候导师已经告诉过我怎么应付了,我现在转告给你:我做的事不可能尽如人意,无愧于心就行。田心苒,我无愧于心。”

第二十三章 无愧于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