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喝醉酒了

  对视他凛冽眼神,李萌萌不敢再吭声,眼前这男人虽是面无波澜,却已经明显透露对她的警告,即便不甘心,她也得下车。

一下车,他的车便离开,李萌萌不免对千夏怨念更深,“准是被符千夏那个女人坏了以律的兴致,这女人,怎么那么讨厌!怪不得以律要在外面找女人。”

*****

夜里,大道宛若一条寂静的灯河,悄无声息的蜿蜒流淌,为整个城市披上一层昏黄的柔纱。

符千夏站在房间落地窗,静静的欣赏着A市的夜景。

冷风袭来,不由得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一旁的初云忍不住打趣,“这是有人想你了。”

千夏垂下眼帘,面无表情,“这个世界上,恐怕会想我的人还没有出现。”

即便是语气平淡,依旧听得何初云的心里一酸,对于千夏的事情她最清楚不过,虽是名流千金,却不得父母喜爱,虽是嫁给心爱之人,却被嫌如糟粕。

符千夏牵唇笑,“行了,你回去休息吧,我看看剧本也要休息了。”

“那我回去了。”

“恩。”

千夏目送她离开,关了门,转身走回屋里刚拿起剧本,门铃又想起。

想必又是初云,符千夏无奈走向门口,拉开门,嘴角的笑容淡了,只见门口,一位身穿军装的男人搀扶着浑身酒气的秦以律。

“启轩?”

符千夏对眼前浑身透着阳刚之气的男人有印象,这是秦以律的表弟,一直生活在A市特警部队。

“嫂子,我哥就交给你了,他喝的有点多,你也知道,我不能带他回我那儿,只能带到你这了。”

千夏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叶启轩便已经将秦以律给搀扶入屋,搁置在床上。

“我得马上回去,我哥就交给你了。”叶启轩撂下话,就大步离开,早已习惯部队生活的他,步伐特别快,千夏没回过神,他人已经走远,丢下个浑身酒气的秦以律在她的房里。

秦以律醉的不轻,浓眉微皱,大手扯着领带,浑身的酒气。

她站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才无奈的去拿热毛巾帮他擦脸,她坐在床边,轻轻的帮他擦拭着脸庞,这男人的长相真的堪称完美,那斜飞入鬓的剑眉,笔挺的鼻梁,五官宛若出自上帝之手,很好看却并没有减少他的凛冽英气,他睡着的时候并没有那么清冷,就好像她第一次看见他,给人的感觉是温暖的。

她永远都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一个很冷的冬天早晨,她被妈妈赶出家门,浑身被打的伤痕累累,仅穿着单薄睡裙的她,就像一只被丢弃的可怜虫蹲在门口忍受着刺骨寒风,瑟瑟发抖,而他就走到面前,日光从他的背后散落,将他温柔关切的笑容照耀的异常暖和,直直抵达她的心底,那是他第一次随他母亲来符家做客,也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她那样狼狈不堪,浅色的花裙子上有斑驳的血迹,他不但没有嫌弃她,还脱下自己的外套搭在她小小的肩膀上。

也许,从那个时候,他就走进了她的心里,直到他救了她的命,她更是无法自拔的一头扎入这场单恋里。

千夏忍俊不住的伸手轻抚他的脸庞,她是这样痴迷他。

倏然,她的手腕猛地被他灼热的手掌握住,她的心一紧,看向他,只见秦以律半敛着黑沉的双眸,不遑他瞬的凝着她。

他喝醉酒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