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8章:绝望的紫色

    人最可悲的是想要找人说再见都找不到人,叶安凉站在一家人的面前,终究是说不出一句话。

  梦幻紫的婚纱穿在她的身上如痴如梦,看的令人心旷神怡,而此刻的兰何欢就看的入迷了。他从来不知道叶安凉穿上婚纱是这样的漂亮,尤其是这一袭紫色的婚纱。她高高在上的孤傲,雍容华贵的端庄,步步生莲,浅笑如花。

  叶安寻站在一边,气的全身颤抖,她伸手想要拉扯兰何欢,却被他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你还真是悲剧,连个男人都看不住。”赵红素向来就看不惯叶安寻,此刻自然是要回马枪伤人。想当初她可是没有少受叶安寻的气,就因为她母亲是叶鸿坤妻子,所以她就有几分傲慢,甚至是刻薄。

  “看不看的住不用你这个破鞋来提醒,还是看好你自己这张臭嘴的好。”要比骂人,她叶安寻也不差。只是一来一回,心中难免有一些气愤。

  由于时间早,家中也没有几个人到场。就算是到场的也都是看戏的多,就是要看着叶安凉这个大小姐如何嫁给一个糟糠的老头。不过见到人以后,谁有话也说不出来了。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典雅,就算嫁的再不好也令人吞了几口惊艳。

  叶安凉透过薄薄的轻纱,眼中不由还是有几分失落。没有母亲,就连父亲也是随便的几句话就进了房间。从父亲的身上,她闻到了浓浓的香水味,不属于家中任何姨娘的香水味。女儿出嫁前夕,父亲贪欢在温柔乡中,这还真是讽刺。

  转身,叶安凉毫不留恋地上了飞机。

  此去,将是什么样的命运,她不知,却痛了心,惹来一双泪眼迷离。

  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有人大声叫她,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声音。

  回头,远远的,叶安凉看见流渊就站在飞机的云梯之下。

  “大小姐……”流渊红了一双眼,冲过几个保镖才到了云梯之下。他发丝凌乱,胡子拉碴,完全失去了往日美玉般的俊秀隽永。

  叶安凉脚步顿了顿,他如何出现在这里。

  “大小姐,你不要嫁人。我求你,求你不要嫁人,我……”后面的话梗在喉咙中,流渊喊的声音嘶哑,却完全没有法子出声。他说不出来,他说不出来,你不要嫁人,我娶你。只是因为浓浓的自卑,盖住了他所有的渴望。如果他不是一个ji0女儿子,如果他不是一个贵妇人的***如果他不是一个身子肮脏地位低下的人,他一定会说。只是事实永远都是事实,所有的一切改变不了他的自卑。

  风吹动那层层的紫色婚纱,如同是一只开的疯狂的紫罗兰,几乎要在风中撕裂的开放。有那么一秒钟,叶安凉眼中有几分期待,只是下一秒钟她的心就不再有期待。

  这样的世界,没有人可以带她走,也没有人可以给她想要的。她的人生就如同是牵线的木偶,操纵的永远都不是她自己。

  如果流渊能够说出口,那该有多好,只是微妙的一秒钟,叶安凉却觉得自己从动心的高台上跌落破碎了。他的羽翼给不了她要的温暖,而她的命运之轮也无法改写玩偶的命运。

  终究,他还是没有办法洒脱一次。

  如同她,也无法忍心摆脱身上的锁链。

  脚步不再迟疑,叶安凉步入了机舱。

  一抹紫色消失在流渊的眼中,那抹紫色却成为他生命里最为绝望的颜色。

  如果可以说爱,他愿意忍受涅槃之痛。如果可以说爱,他愿意化为粉尘飞散。如果可以说爱,他愿意用一生去守护。

  天涯的一方,有她的存在,就有他的身影。不离不弃,是他十四岁那年给她的誓言。

  

058章:绝望的紫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